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14章 拒收宝雕弓

  等我劝好了哭泣的华筝,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我赶忙从家里拿了点马奶和羊肉,带着华筝,骑着马朝打猎大队的方向赶去。虽然我在托雷的队中挂了个名,但是没有实际的职务,这样一种身份的好处是军营我可以来去自如,而且行动的自由性方面却不会受到什么限制,军队的集结什么的是和我没关系的。

  拖雷也曾经劝我正式加入军营,但是我以练功为由拒绝了,毕竟七个师傅都是江湖中人。大师傅这个时候成了最好的挡箭牌,我一说到他不允许我加入,拖雷立马取消了让我加入的念头,它是深知道这个倔老头子使他得罪不起的。

  进入军营?我才不会呢,我要回中原的,找段天德报仇和去江南和杨康比武才是众位师傅给我的第一任务,拖雷其实深知这一点,所以劝我加入他们的军队,也仅仅实一种尝试而已。而我深知的则是我将去找蓉儿!

  和华筝一起找到了拖雷,我们三个人就在一起打猎。说实话这也称不上什么打猎,而是纯粹的玩耍了,光华筝看见猎物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叫唤就把什么兔子之类的给吓跑了,所以我们忙活了一下午,也没有什么收获。

  等我们赶到聚集地的时候,众人已经回来了,铁木真正准备下令收队回营。忙了一天,大家都收获颇丰,但是谁都没什么炫耀自己成果的意思,因为哲别的斩获一定是远远超过所有人的。

  这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大雕的鸣叫声。众人抬眼一望,只见十余只黑雕在围攻两头白雕,两只白雕十分厉害,但在黑雕的围攻下,已逐渐显得不支,一只白雕也受了重伤。在华正不断的哀求声中,铁木真一声令下,众人纷纷引弓射雕。

  群雕受惊后飞得极高,众人的箭都只能飞到半空中就掉了下来,于是铁木真命人取来神臂弓交与已经升为千夫长的哲别,哲别取箭、引弓,飞箭如闪电一样射出,发出“嗖”的破空声,正中一只黑雕的腹部,众人皆是大声叫好。

  铁木真道:“托雷,郭靖,你们来射。”托雷拿过弓箭,也射下了一只黑雕。

  轮到我的时候,我骑上马,双脚用力一夹马腹,那匹马疾驰起来,我躺在马背上,仰望着上空,看准群雕分布的位置后射出了一箭,箭穿透一只雕的颈部继续向上飞,又中了另外两只的翅膀和腹部,一箭三雕!我心想:呼呼,是不是我能娶三个老婆啊?呵呵,这可不能乱想,要是蓉儿知道了会和我拼命的。

  铁木真见了大喜,说道:“好,我们的军队又多了两个神射手,哲别,你叫出了两个好徒弟!”哲别连忙跪身感谢铁木真的称赞。

  铁木真又对我说道:“郭靖,一箭三雕确实是好本事,今天我打开眼界啊。”说完又是一阵豪爽的大笑。

  这时已经有士兵将我射下的三只雕拣了回来,看铁木真如此高兴,我又来了玩儿心,接过被射穿喉咙的那一只,走到铁木真面前,将雕承给他,说道:“大汗,这支雕有个名字,叫做完颜洪烈,是我献给大汗的礼物。”

  这一下说的铁木真心花怒放,完颜洪烈作为金国使者,在这几年来了大漠很多次,每次都在不停的挑拨桑昆和铁木真的关系,我这么说,等于是在向他宣布完颜洪烈的死刑,甚至让他看到了金国灭亡,完颜洪烈等人成为阶下囚的欢乐场景了。

  大喜之下,铁木真说道:“好,我接受你的礼物,希望将来你能够真正用我们大漠的弯弓射穿完颜洪烈的喉咙。郭靖,我曾经说过,只要你成为哲别,我会将佩弓送你,现在,这张宝雕弓就赐予你了!”

  我大窘,收了他这个礼物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啊,我说雕的名字是完颜洪烈纯粹只是为了过嘴瘾,又不是讨你铁木真欢心,赐我东西作什么?再说了,我收下了你的弓,不就是等于在接受你更高级别的恩惠吗?不行,绝对不行!

  犹豫了一下,我答道:“大汗,您的佩弓是至高无上的象征,与大漠的苍龙是不可分离的,我愿意用最普通的弓箭射穿完颜洪烈的喉咙,以显示大汗的威风。”

  我kao,真恶心,给他拍了拍马屁,弄得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但是为了避免要他的张弓,还是暂时忍了吧!

  铁木真倒是很喜欢我夸赞他,毕竟平时是很少见我如此的。于是说道:“好,那这把弓我先留下,希望我将来能亲手将这把弓送给你。”又转身对着众将士,“将来如果谁能在战场为我蒙古立下大功,这把弓将终身为其所有,象征最高的荣誉。”众人跪倒,高呼着“成吉思汗万岁”。

  我心想:总算是避免了他赐我这个那个的了,不然还真的是麻烦。一张破弓箭有什么用呢,我到了中原又不能拿它射欧阳峰!你还不如赐我一桌菜,让我吃个痛快,老吃牛羊肉的,我很想念萝卜青菜啊。

  我是轻松了,小公主可不高兴了。我刚刚像以往一样偷偷从大队中溜出来,华筝就跟上了我,责问道:“刚才父汗此你佩弓,你为什么不接受?”

  接受了才怪呢,我又不稀罕!我答道:“那把弓要了就不能扔掉,还得好好保存,不然就是对你爹的不敬,用起来都觉得战战兢兢的,能有什么好啊?”

  这可是绝对是大实话,但是华筝可受不了了,把嘴巴噘得老高,嗔道:“你竟然敢对父汗这么不敬?小心我告诉父汗,让他用军棍打你。”

  我才不怕呢,平时和铁木真见面,只要不是正式场合,我就敢开他的玩笑,蒙古人不拘小节,托雷是面对自己父亲的时候从来都是直接喊名字,而我动不动就在托雷面前笑称铁木真为“大漠的苍驴”,而别人可都是叫他 “大漠的苍龙”的。

  我说道:“要了你父汗的那张弓,我本来就会很惨啊!要了以后就不能扔掉,摆在家里占地方,拿在手里又太累人,那东西很沉的。你知道我喜欢随便乱丢东西的,而且还因为丢东西伤害过花花草草和小动物。”

  华筝没有反驳我,道:“那你也可以和父汗说要点别的东西啊,比如你可以,可以和他说,要……要他……要他给你……”

  小丫头越说越支支吾吾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到最后都成了蜜蜂的嗡嗡声,我回头看了看,她的脸已经红得象熟透了的苹果。哎,不妙!我知道她是想要我说向铁木真要将她嫁给我。

  靠,这可不行,让他说出来的话我就难做了。于是我马上岔开话题,说道:“华筝,咱们去看看那对幼雕吧,两只大白雕都死了,它们很可怜的。”说完也不给他在说话的机会,拉起她的手,向在悬崖上那个雕窝的方向走去。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