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18章 挂机大法

  我在崖顶乱转了一阵子,觉得心情稍许平静了一些,于是又回到火堆旁,继续按照运气的法门练习了起来。但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过了以后,我还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效果,马钰也察觉出了我的心浮气躁,安慰道:“靖儿,全真心法讲究的是心静的完全平和,遵循道家清静修为之道,强行练习,反而不能有好的作用。”

  我一想也是,这仅仅是在练习初级的吐纳功夫,如果练习什么高深心法的话,有可能会走火入魔,是十分危险的。所以,入门的时候如果不能形成好的习惯,日后搞不好会有什么麻烦的,所以宁可不练,也不能练得乱七八糟。于是说道:“前辈,看来我今晚打坐也没有什么必要了,睡觉!”说着侧卧在火堆旁,向火堆里扔了两块木柴,用胳膊支着头,闭上眼睛准备睡了。马钰看了看我的样子,微笑了一下,继续闭目静坐。

  躺在地上,我是真的不着急了,这东西急也没有什么用,好好睡一觉,能精神一些,而且搞不好心情变得开朗些的话能够有更好的效果。逐渐抛开了练功的着急心态,但是我心里仍然在默念着运功的路线。念着念着,我还是忍不住运起功来,这次一运功,我是侧卧在地上的,没有像一般和尚道士武林高手那样打坐,本来这应该效果不佳,但是我反而觉得单田中涌起那股热流的热度更强了,而且运行速度相比于以往也更加快了。

  思定则情忘,体虚则气运,心死则神活,阳盛则阴消……,我终于参悟到了其中的一些奥妙:先前我打坐的时候根本就是在走形式,是在为凝神静气儿而打坐,即使能够做到凝神静气,我心中那股因为刚刚开始练习内功法门而激动的感觉却一点儿也没有减弱,这样静坐虽然能够发挥其效力,但是却不能让我做到真正的清心寡欲,所以“体虚则气运”是根本无从谈起的。而我侧卧以后,心里想的是睡觉,默念运功的路线则成了副产品,所以身体处于那种最接近无意识的状态,反而做到了完全的松弛。

  同时我在想,侧卧的时候身体用力上更加小,即便相对于人们练功时所要求的静坐姿势,也是有优势的,那么是不是说我躺着会更好呢?于是我调换姿势,平躺在了地上再次运功,体内热流运行的感觉果然更加强烈了。

  我大喜,运了一会儿功后再次起身,将状况告诉了马钰。马钰思考了一阵后也是十分欢喜,说道:“靖儿,你原来打坐练功的时候效果不佳并不是因为心浮气躁,而是因为练功的激动心情让你的内息不能真正调和,所以才导致了呼吸吐纳受到内息限制,想要睡觉的时候,你已经真正心无杂念了,所以就完全达到了思定情忘,体虚气运的境界,效果自是极佳。而且靖儿,你似乎可以在以后的修习中都不必继续强求打坐,以最随意的姿势入定即可,甚至在你入眠后仍有可能继续让体内真气运转,那样你练功可就是事半功倍了。”

  马钰就是马钰,确实不愧为全镇教内功修为境界最高的人,一句话点中了问题所在,告诉我打坐的时候是因为心情激动、内息稍有不畅才导致的效果不佳,而我发现这状况的时候还以为是身体没有完全松弛的原因呢。不仅如此,他还指出了我这种仰卧姿势练功的优点,并能告诉我今后可以以随意的姿势修习,不必拘泥于形式。

  太好了!打坐多不好玩儿啊,浑身不舒服,练完功之后也会觉得腰背有些不舒服,最可恶的是要盘上腿,这比吃饭的时候跪着吃还难受。能够躺着练习内功,睡觉的时候也能够让真气运转,这不是相当于玩儿网络游戏的人自己不打,靠挂机软件升级吗?太神奇了!这不和关了电脑也能够码字写小说一个意思吗?挂机大法,好美妙啊!

  平复了一下喜悦的心情,我继续平躺在地上,开始了我的挂机式内功修习法。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体内的真气果然像马钰说的那样,继续流转着。待清晨我醒来再次调整内息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功力的增加。一晚上的提升肯定不会有太多,但是对于我这个内功练习的门外汉来讲,由零变成一或者二、三,绝对算得上是天大的突破了。

  此后的日子里,我每天白天和师傅们练功,做自己的事情,晚上坚持到崖顶来找马钰,和他谈论练习的心得,听他给我的指导意见,然后修正自己的方法继续练习。一年之后,我的内力有了小成,马钰见了也十分高兴。除了吐纳的方法和金雁功之外,他没有再教我其他的东西,而所授轻功是金雁功的事情他也没有告诉我。我没有进一步要求他再多教我些什么,其实我提出要求的话他未必不肯,毕竟一年的相处让我们之间对彼此的人品和习性已经相当认可,但是人家也有全真教的教规要遵守,我再强求人家也不好,教给了你一些基本法门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太贪得无厌就不象话了。

  本来他以为我爱胡说八道,性格有可能会比较毛躁,但见我练功想来循序渐进,从不冒进、不强求,也放下心来。于是他决定离开大漠,在我晚上按习惯上崖顶来找他的时候和我辞行。

  我十分不舍,说来为不少感激的话,又连道保重。这位道长的德行让我钦佩,教我的东西也将让我终身受益,没有了人家的指教,我日后在初入中原的时候武功相比之下会弱很多,相当于白活了两年。

  马钰也有些不舍,但毕竟早晚要分别的,人活世上终究还是要自己去奋斗,我们之间算朋友也好,师徒也罢,终究是要自己走自己的路的,不过日后他想起我或者我想起他,又或者我们能再次相逢,总能够心生感慨,有一段很值得怀念的记忆,人与人之间处到了这个份儿上,也就很值了。

  马道长离开后,我趁晚上的工夫去过几次悬崖顶,心里有些空拉拉的。但是我的练功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勤奋。不仅是为了马道长的教导,为了七位师傅的期望,更为了让自己在那个血雨腥风的江湖中更强大。一年之后,最多一年之后,我就将离开大漠,去那个让我魂牵梦绕了十四年的中原了。江湖之中血雨腥风,让自己更加畅快的最根本保障就是实力!

  ~~~~~~~~~~~~~~~~~~~~~~~~~~~~~~~~~~~~~~~~~~~~~~~~~~~~~~~~~~~~~~~~~~~~~~

  推荐票啊!收藏啊!!!呼呼,新人榜已经下降到五十一位,再次拜托大家了!!!!!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