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22章 黄河鬼搅局

  打定主意要真正为铁木真的军队在演武大会上出一份力,我很平静地参加了晚上筹划上场人员安排的会,演武共分五场较量,按先后顺序排列分别是拳脚、兵刃、摔跤、马术和射箭,我很幸运地被安排在了射箭的比赛中出场,这种比试不会引发人命,而且是压轴的大戏。

  本来大家商议的时候是让打算我出战拳脚或者兵刃的较量,而由哲别师傅参加射箭的,但是铁木真对我的一箭三雕记忆犹新,专门点出要让我参加射箭的较量,而哲别则去参加兵刃的对决。摔跤由赤老温出战,博尔术参加拳脚较量,但是骑术的人选则让我大大意外,居然是术赤那头蠢驴。

  为了术赤的参赛资格问题,察合台还愤愤不平地发了一通脾气。他打心眼里就没有将术赤看成自己的大哥,全当他是蔑儿乞人的孽种,但是有他老子铁木真压着,他也不敢太造次。我们最终的出场次序为:第一阵拳脚,博尔术;第二阵兵刃,哲别;第三阵摔跤,赤老温;第四阵骑术,术赤,第五阵箭法,郭靖,也就是在下了。

  解决了这边的事情,我又去看了尹志平。本人非常感谢当时的科技水平,由于没有生理教育课,尹志平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本。经过大师傅的一番救治,他已经摆脱了走火入魔的危险,看我来了反而觉得是他自己不对,搞得我不知所措。经过一段谈话我才知道,原来尹志平来大漠的途中,为了准备全真教内部弟子的比武边赶路边苦练武艺,所以难免出现偏差,由于练习太心急,所以能够明显感觉情绪有些失控,而且见到女性就会产生一股莫名的冲动,所以才会在那天对华筝无理,进而和我动手。

  尹志平从刘师傅那里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所以对我充满了歉意。他这样弄得我更加愧疚了,对他也十分客气,他走的时候还送了他一件裘皮的披风,尹志平对我们师徒几人千恩万谢,带着大师傅给邱处机的回信离开了。

  三天后,演武大会正式展开,会场内彩旗飘飘,红旗招展,白云大妈手持鲜花,向众人娓娓道来,说的是花枝乱颤枯叶散,天空中北风吹、雪花没飘,说明大年没来到。双方都有相当数量的军队来观看演武,这也是草原的盛事了,绝对不下于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在双方军队都表演了队列后,较量也正式开始。

  我方一队是很有把握获胜的,出场的除了术赤以外都是精兵强将,哲别师傅还告诉我说争取前三阵就拿下,争取不让我和术赤出场,术赤不出场可以少丢人,他虽然沙场上表现勇猛,功夫也算得上好的,但是和博尔术这样级别的大将比起来,相差得还不是以点儿半点儿。而不让我出场,则是让我干瞪眼儿,着急死。我心想最好这样,这种场合我出现和不出现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不出现还能不面对完颜洪烈那个混帐东西,少生点儿气。

  一阵擂鼓之后,双方参加第一场较量的人出场了,博尔术的对手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让我很意外,这年轻人能有什么特殊的本事吗?又或者这是完颜洪烈给他们帮忙出的计策,我朝完颜洪烈的方向看去,只见他悠然自得地饮着酒,身后站着三个年轻的护卫,都是身高马大,一个白脸,一个黄脸,一个红脸。白脸的手中持着一杆鞭,黄脸护卫的武器是一双大斧,而那个红脸的则是一个丑鬼,看起来就让我觉着恶心,他手中的武器是一对花枪。

  我明白了,这是黄河四鬼中的三个,从他们的武器看,他们分别是老二追命枪吴青烈,老三夺魄鞭马青雄,老四丧门斧钱青健了,那么……要坏事儿!场下和博尔术将军对面的那个人肯定是四鬼中的老大,断魂刀沈青刚了,那么这一战博尔术将军是必败无疑了。以他一个马上的将军,怎么能够和鬼门龙王沙通天的大徒弟过得了招呢?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双方都已经出场,必武即将开始,而且出战的人都是以勇士称呼,不报姓名的,所以铁木真都未必知道对方的上场人不是桑昆部下。我想要去阻止,但是一旦将事情说漏了,会扯出很多矛盾来的,这场演武的性质就很可能由此改变,而且及时我说出来,铁木真为了在面子上过得去,多半也会将我拦下或者骂回来,毕竟里面的事情太复杂了,我不了解的也太多了,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演武场,默默地祝福着博尔术。

  博尔术赤手空拳的功夫是不错的,但是武功招数出了那么两下擒拿手之外是一窍不通,在战场上练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是没有了马和兵器的情况下,他的杀气已经减了一半,可以说是虎落平原了。在看那沈青刚,使出的是一套五花拳的招数,招式凌厉,出手狠辣,招式中还暗含着一定的内力,博尔术一旦中招,就得非死即伤。

  两人交手还没二十招,沈青刚拳里夹了一脚,正蹬在了博尔术的小肚子上,博尔术当时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地上,人事不省。马上有士兵上来将博尔术抬下,桑昆的部队在不住的叫好,而铁木真这阵营这边则有些开锅了,众人都小声议论着,他们不敢相信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博尔术将军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博尔术在铁木真的军队中是个战功赫赫的人物,十几年来追随铁木真南征北战,立下了无数战功,而且和铁木真以兄弟相称,已经是一个接近于战神的人物了。

  众人连忙过去查看博尔术的伤势,木华黎、博尔忽和赤老温三人看着博尔术昏迷的样子,眼圈儿都红了。他们四人一起被称作是铁木真帐下四杰,亲如骨肉一般,现在的心情不仅是心疼自己的好朋友,也是恨得荒,平时脾气暴躁的赤老温上下牙直打颤的。我过去看了看博尔术的伤情,又给他号了号脉,庆幸他的伤情比想象中要好得多,这是沈青刚学艺没有到家,一旦他的内力运用再好点儿,博尔术就只能身归那世了,现在虽然要养好几个月才能够康复,但总算是没丢了性命。

  底下台官宣布了比赛的结果,桑昆一方先赢一阵,完颜洪烈一副轻松得意的表情,而桑昆则完全是小人得志的样子,和身边的儿子都史一起大笑着庆祝,完全不顾及身边之人的感受。铁木真面色铁青,没有任何表情,这成吉思汗是个野心家,可以舍得牺牲自己手下的性命,但是演武场上己方先折一阵,而且出场的爱将身受重伤,那是自己的好兄弟啊!再看看身旁得意忘形的桑昆父子,铁木真强忍着心中怒火,继续关注着接下来的比试。

  博尔术这一败,我也开始担心了起来,接下来上场的哲别和赤老温是万万不能有损失的,一旦他们两个人中有一个失败,那么这场较量就会提前结束,我也就用不着出场了,因为看样子黄河四鬼接下来还会有人登场,术赤的这一阵是白送给人家的。

  原本对我们极为有利的形势,一下子被逆转了过来…………

  ~~~~~~~~~~~~~~~~~~~~~~~~~~~~~~~~~~~~~~~~~~~~~~

  今天凌晨起来看足球比赛,看完后码字,到八点半码了一万多字啊,高兴中……停电了。想一想,没保存!

  可怜可怜,给点推荐票吧!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