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30章 大汗嘴脸

  众人押着都史回到了军营,落座后,铁木真吩咐将都史带进来。带他进来的士兵也是恼怒异常,将都史推到账内后什么都没说,每人在他的腿弯踢了一脚,都史很配合地跪在了地上。他回头看了看踢他的两个人,眼神中则透着畏惧,但还是怒气冲冲的说道:“我父汗早晚要把你们赶尽杀绝!”

  博尔忽抽出腰刀就冲了过去,把刀架在都史的脖子上骂道:“死到临头了你还敢口出狂言?我现在就宰了你,以祭我战死的将士们。”

  铁木真终于说话了:“住手!”博尔忽停下了手,将腰刀还鞘,向铁木真一行礼:“大汗!”等待着他的指示。

  铁木真露出哀愁的神色,说道:“快扶起都史!谁让你们如此放肆的?”

  博尔忽急道:“大汗,难道你不相为我们死去的将士们报仇了吗?”

  铁木真怒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混帐,他是我铁木真族的驸马,难道你们想自家人相互残杀吗?”说完上前亲手扶起都史:“都史,你不要怪他们,咱们自己人闹些矛盾,就让他过去吧!”

  都史傻了,问道:“铁木真,你到底想怎么样?”

  铁木真摇摇头,转过身去,长叹了一声说道:“我知道这次的误会全部都是因我而起,再加上有人从中挑拨,才让桑昆义兄和我翻脸的。”

  博尔忽又想上前去争辩,我一把拉住了他,又冲他摇摇头,博尔忽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和怨气,没有出去说话。

  铁木真拍拍都市的肩膀继续说道:“都史,你回去吧,过些日子我将亲自去找桑昆义兄赔罪!我老了,以后的大漠就要靠你们年轻人了!”说完又是一声叹息。

  都史一下子变得十分得意,道:“铁木真,算你识时务,小婿在这里拜谢岳父大人了,哈哈哈哈……”大笑着走出了中军帐。众人都忍不住了,想要出言劝他阻止都史离去,但是铁木真一摆手,众人也就没有说话。

  过了一阵,我走上前去,说道:“大汗,兵贵神速!”我明白这是铁木真麻痹对方的计策,一个都史在他手中什么都不是,但是放回去了却能够给自己军队的突袭创造非常好的条件。此时的铁木真已经明显要出战了,我也能够去杀桑昆他们了,心里一时激动,就蹦了出来。

  铁木真赞赏地看了我一眼,又想众人解释了刚才那么做的原因,众人这才笑逐颜开。

  随后军队集合,铁木真站在点将台上,准备向自己的部队下达战斗指令,正在此时,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大汗,不好了……”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华筝的婢女,她匆忙地闯了进来,喊道:“大、大汗不好了,华筝公主被敌人劫持了!”

  这个消息传出来就像晴天霹雳一样,所有人都被震惊了,但是铁木真惊讶了一下之后,却没有任何多余的的表情,他冷静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儿。”

  那婢女道:“禀报大汗,公主正在准备吃用晚膳的时候,突然三个穿黑衣服的人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劫走了公主,还要大汗拿着郭靖将军的人头去换,否则就瞪着给公主收尸。”

  Kao!这三个黑衣人肯定是黄河三鬼了,他们劫走华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给吴青烈报仇。Nnd!居然用出这种下三烂的手法,你们的师傅沙通天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虽然没有气节,但毕竟还是很讲究面子的,怎么教出了这么三个混账加蠢蛋徒弟!

  铁木真怒道:“混账话!我怎么能够为了自己的女儿伤害别人儿子的性命,更何况郭靖还是我一直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待他就像我的亲生孩子一样?”

  众人听了都是唏嘘不已,对大汗的气度和胸襟十分敬佩。随后众人又你一言我一语商议起来,赤老温首先提出要偷袭敌营去救华筝,但是铁木真拒绝了,说什么不能为了自己的儿女而让手下埃将受到伤害,众人又是激奋不已,都请战领兵去就打对方的营地,救回华筝公主。

  接着铁木真发表了我认识他后听起来最恶心的一番演讲:“众位,我已经决定向桑昆部落开战,现在时出兵的时间,不能因为任何一个人的影响而大小我们的计划,区区一个华筝,让我大军停步,是绝对不可以的,铁木真首先是所有人的大汗,然后才是华筝的父汗。传令三军,准备出发!”

  众人都已经开始位大汉欢呼了,我却在心里将他骂了三万遍,为了胜利而不管不顾自己的女儿,在事情还哦与回旋余地的情况下这么做,根本就是为了偷袭成功而不给华筝人和活命的机会。

  他不管,但是我不能不管,首先华筝这个天真可爱小妹妹的命是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一定要顾及的;其次华筝被抓去是因为我的原因,黄河三鬼抓她是为了引我去好给吴青烈报仇的,这样我就更不能不管这事儿了。

  于是走出队中,对铁木真一抱拳说道:“大汗,感谢你队手下的爱惜,但是事情由我引起,而且我心里早就将华筝看成了自己的亲妹妹,大军行动不能因为她而受羁绊,但是我却可以单枪匹马去救她,所以我想请大汉恩准,晚出兵一个时辰,将这一个时辰留给我去救华筝!”

  拖雷也站住来说道:“父汗,郭靖安答说得对,华筝是我亲妹妹,我想请求和郭靖安答一起去闯敌营救华筝!”说着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坚定。我也感激地看了一眼他,这个安答我没白结,拖雷有情有意,是个大丈夫、好兄弟!

  但是我不能让他去,他的功夫虽然很不错了,但是闯敌阵的事情他还干不来,于是我按住他的肩膀对他说道:“拖雷安答,我谢谢你的支持,我们是一辈子的安答!”说完后按住他肩膀得手紧了紧,他双手也按在我的肩上,两个人四目相对,心中都很清楚好兄弟此时心中的坚决。我又道:“但是拖雷,这件事你不能去,黄河三鬼要的是找我报仇,事情由我而起,而且闯敌营的事情我要比你合适,”又转向铁木真,“请大汗允许郭靖一人前去!”

  铁木真见拖雷要和我一起去,也是很赞叹,但是真让拖雷去的话,他肯定会舍不得,见我这么一说,正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忙说道:“好!郭靖,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如果能够救出华筝,救以响箭为号,我们的军队会马上向敌人发起突袭。如果没有你的信号,军队会在一个时辰后发起进攻。”

  我高喊道:“谢大汗成全!”说完转身下了点将台,骑上小红马疾驰而去。不管铁木真如何,我要救出华筝,不然我这辈子将良心难安。

  我一路上一边走着,一边想铁木真的可恶嘴脸,难道英雄的概念在铁木真心目中就是那种绝对的征服吗?这种颠覆了传统意义的征服在她铁木真心中就那么重要,甚至为了征服之路上的一点收获就可以牺牲爱女?

  我不理解,一点都不理解,完全不能理解,虽然弄权者都有一种肯牺牲身边一切的精神,但是铁木真这种牺牲却和一般的政客有所不同,他平时是个真正值的尊敬的的长者,怎么说都比一般的野心家或者弄权者更有爱心,为什么呢?难道真的是做大英雄的梦想让他失了最平常的心智?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