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31章 单骑血恩仇

  按照我的估计,都史被释放和华筝被劫应该是同一时间的事情,发生也就是刚过了半个小时,所以我赶得很急,心想着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赶上都史或者三鬼他们,这样就不必去军营中解决战斗了,在中途将他们拿下会让我省下很多力气。

  结果我真得赶上了,不仅赶上了都史和劫持华筝的三鬼,还赶上了桑困和他接应的部队。我原本是以为三鬼是为了给吴青烈报仇才私自贸然行动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是和桑昆配合的。完颜洪烈现在还在还在大漠呢,我居然忘记了这一点,真是失算啊!我彻底没有了解到桑困的愚昧,他居然以为抓住了华筝就能逼迫铁木真就范。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没有做到,我把桑昆想得比他原本的智商高了太多,所以使自己陷入了重围!

  确实是事事难料啊。我陷入了重围,完颜洪烈折腾了这么多年也没看出铁木真有多么厉害来,也肯定将摆脱不了灭亡的命运。两个演武场上的胜者,就这样变成了弱势一方!

  华筝被五花大绑,两名士兵在背后抓着她,她看见我骑马赶到,高喊着:“阿靖哥,快来救我啊!”声音颤抖着,听起来十分凄惨,但是刚说完这一句,就被那两个士兵用麻绳堵上了嘴。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前方洋洋得意的桑昆和都史,我心里就像刀子在绞一样,一股火焰也在心中燃烧了起来。

  都史听了华筝的求救反而高兴了起来,冲我骂道:“汉狗,过来啊,来救你的女人啊!哈哈,他现在在我的手中,和我斗,你还没有哪个资格!”

  现在能拖延时间就一定要拖延,然后再向救人的方法。我冲都史喊道:“都史,你赶快放了我妹妹,不然我叫你们全部都得死!”

  但桑昆显然不想再生枝节了,喊道:“汉狗,赶快放下武器,不然的话华筝就没命了!”

  我想:这伙人现在已经急了眼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干不出来的,虽然都史绝对舍不得杀华筝,但是他也不得不听从他爹的安排。我不想死,也不能让华筝死,所以我只有一条路了,博一把吧!

  想罢,我将手中长枪向前方一掷,枪尖扎进了地里,然后摘下宝雕弓,做出了一副也要将它扔在地上的架势,但是拿下弓的同时,另一手却在背后的箭筒里抻出了一支箭。刚想将弓扔掉,却又将它放在了眼前看了看,一副正在犹豫的样子。

  桑昆又喊道:“汉狗,赶快扔掉你手中的弓,不然的话你要想清楚后果,华筝的……啊!”

  他后果的果字刚说出一半儿,我左手小臂撑住宝雕弓,右手一拉弦,弓就已经上好了。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我一箭射去,正中桑昆的喉咙。这支箭是一支上天派来的箭,出现在了桑昆应该被射中的位置和他该死的时候。

  桑昆一死,他的军队就是一阵大乱,我用力一夹小红马的肚子,红马一声嘶鸣,就向前冲了去,同时趴在马背上,伸手抄起了长枪,挥舞着就冲向了挟持着华筝的两个士兵。扔这枪的时候我让它扎在地上,枪杆儿和地面时有一定距离的,我去的时候根本费不了多大力气,最关键是赢得了时间。

  有小红马这匹汗血良驹,我确实得益甚多,我都有一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红马已经到了两名士兵近前,左手一样就是四枚缺德神钉,钉子闪出四道银光,分别扎进了两人的双目,我趁他们捂住眼睛大叫的瞬间单手将华筝抱上马,用匕首将绳子挑断,让她趴在马背上,接着又拨转马头,向都史冲了过去。

  黄河三鬼已经护在了都史的身前,看来他们是得了完颜洪烈的死命令,不然是不可能对都史这么尽心尽责的。但是我已经杀红眼了,不可能对任何挡在我面前的人手下留情,右手径直向沈青刚刺了三枪,沈青刚的提刀一架,但是我枪的力道太大,还是刺进了他的肩膀。马青雄和钱青健刚想过来给大哥助战,我左手又打出了好几枚缺德神钉,然后从腰间拽出绳子,甩出后将都史缠住,然后用力一拉,都史就摔下马来。

  这时候士兵们的箭就像雨点一样向我飞来,我将缠住都市的绳子别在马鞍桥上,双手持枪拨打着箭羽,但是箭太多太密,我的左臂和肩头还是各中了一箭。我一个趔趄,差点儿从马上摔下来,用力夹了夹马腹才坐稳。

  我要感谢小红马,他似乎明白了我的状况,又是一声嘶鸣,冲着北边就跑开了,我手中的铁枪都不得不扔掉,以便腾出双手来抱住马的脖子,身子也趴在马背上,将华筝压在身下,防止它被箭射中。

  我完全没有想到小红马能有这种速度,它也就冲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我已经完全看不见了战场,而且后面居然没有传来追兵的声音。我和华筝在马背上还好一点,但是都史时被马拉着跑的,扬子可就惨了。他浑身上下没有了一点儿好的地方,全都是伤口,鞋和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全蹭掉了,衣服也磨得成了一条条的。

  我不理会他,帮已经昏迷的华筝取出了塞在嘴里的麻绳,又让她在马上坐好,靠着我的身子,继续牵着都史走了一段,觉得不会有追兵在赶上了才停下。

  我将华筝抱下马,让她靠在一棵树旁边休息。又走到了都史面前,看着他的惨样,我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都史活了二十多年,没有受过多少大的打击或者折磨,能算得上是打击、折磨的事情屈指可数,但是只要能数上来的,几乎都和我有关系,今天又被我这个“情敌”加仇人折磨得够呛,虽然心中也害怕,但是这么长时间的积怨加上自己的父汗刚刚死在我的箭下,所以仍然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冲他挤出了一丝微笑,忽地将脸沉下来,说道:“都史,难道你儿子不是你生的?”

  都史不明白我的意思,傻傻地看着我,连答我的话都忘了。

  我继续说道:“你儿子肯定不是你生的!要不然你不会这么对他不好。看你的年纪就能知道你儿子也不会很大,但是你整天和我作对,分明是想给他找一个杀父仇人。既然你这么恨他,我成全你!”握着匕首就插进了他的前心。

  都史仍在思考着刚才我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忽然间感觉心口一凉,接着强烈的痛楚感传来,才发现我的匕首已经扎进了他的胸口。他勉强抬起手指指着我,运了半天气没有憋处一句话来。

  看着都史浑身血淋淋的尸体,我觉得很欣慰。在这个时代中,这个世界里,我就是要作一匹狼,只有具备充足的野性才能够更好立足江湖,更好地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杀死都史,揭示了一个道理: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

  而于我自己,这算得上是快意恩仇了。我拿出箭筒中的响箭,折断,扔到了林子深处。然后走到华筝的身边,解下身上的大氅盖在她身上,怜惜地看着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公主,等着她醒来,她做了一场噩梦,醒后一切都会过去的。

  至于给铁木真发信号的事情,跟我的关系真得很大吗?我不这么认为!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