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45章 你也应该这样

  小叫花装扮的蓉儿把肥婆胖揍了一顿便扬长而去,我赶紧牵着小红马在后面跟着。被人骂了一句“有爹生没娘教”,她心里肯定特别不舒服,这丫头是在家里受了她爹的气才私自逃出桃花岛的,本来就委屈万分了,出了这点儿事情,她会必是更加难过。

  她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自顾自地走着,一边走一边用脚踢着路边的杂草撒气,口中还不停地念叨着:“老母猪,死母猪!我今天怎么碰见你了?真是倒霉透顶!我爹骂我,连你个老母猪也欺负我!混蛋!我踢死你……”

  我在后面紧追了几步才赶上她,心里明白她是为什么而生气,但是却明着点出来,只能不疼不痒地劝道:“小兄弟,你别再生气了,和这种人生气很划不来的,咱们已经打她一顿了嘛,再生气的话还不是自己难受?这样很不值得的。”这些话效果肯定不会大,但是毕竟这比让她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好得多。

  蓉儿转过身来,下巴鼓鼓的像个葫芦,什么话也不说,狠狠地瞪了我一阵子,看得我有些发虚。她现在是看谁都生气,所以才这么瞪着我的,但是我追上去和她说话,除了有安慰她的心思,更主要的还是想和她套上话,所以被她这么一瞪,我还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瞪了我半天,蓉儿开口向我吼道:“你跟来干什么,谁让你跟着的?这儿的人全都是混蛋,没一个我看着顺眼的,讨厌!”说完破袖子一甩,再次抛下我愤愤地走开了。

  我牵着小红马呆呆地站在原处,不禁觉得好笑:这丫头是真的发怒了,毕竟受了委屈嘛。但是这发怒时说的话太有桃花岛特色了吧,一个人骂她后她就会说这里的人都是混蛋,自己看所有的人都不顺眼,真不愧是黄药师的闺女。

  不过发笑归发笑,我心底还是有一丝失落的。自从来这个世界做郭靖,我一直以蓉儿靖哥哥的身份自居,但那段千古传颂的佳话毕竟是蓉儿和原来那傻郭靖之间发生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是如何的呢?我算是什么呢?我们现在不认识,只是因为我知道原来的情节而在做着接近她的努力,只是因为我知道她是一个喜欢上我的话就一定会对我死心塌地的丫头,而我也喜欢这样一个丫头。我们之间,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咳!像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继续跟着她走!我们的关系还是一个零,但这个零是原原本本的,有着极强的发展可能和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我只需要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就可以了,接下来的就是向目标前进,不管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敢保证自己会真心实意地待蓉儿——这已经足够了!

  于是,我又牵马追了过去,一直跟着她,还不时地劝上两句,虽然她又骂了我好几次,甚至拿出峨嵋刺来指着我,但是我依然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她打我我都认,更何况是骂两声、吓唬几下呢?跟住她!从现在就当是我媳妇儿受气了,做老公的要好好劝解,就算做当她的出气筒也好。二十一世纪死缠烂打的男同胞多的是,我虽然没这么干过,但学起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最多不就是个不要脸吗?这是追求自己幸福的关键时刻,有羞有臊是对不起天、地、妻、亲、师的。还是那句话,只有那句话,只要是真心实意的,那就足够了!

  这一磨还真管事儿,到最后她被我弄得彻底没了脾气,连转过来吼我的劲儿都懒得使了,索性就不去理我。而我也很满意,之前担心过这丫头升起气来想要我的命怎么办,但我相信她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那么残忍,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没错。

  又磨了一大阵子,她终于忍不住又转过身来,一边再次用峨嵋刺指着我的鼻尖一边怒道:“我是有爹生没娘教的,你要是再跟着的话,我可真对你不客气了!”虽然被我磨得没辙了,说得有些无奈,但是话语中透着坚决。

  这是她心中的一块疤啊,有爹生没娘教,谁会没事儿这么说自己?肯这么说就肯定不会承认,不过既然她说出来了,我也就没有了太顾及必要,说道:“你是因为这个生气吗?我不管什么又没有娘教,但是这部因该成为你的负担,老把这些背在身上的话,你会很累的!”一边说一边专注地看着她,说的有些语重心长。

  蓉儿那里会领这个情,反而对我恶语相向道:“胡说!你说谁没娘教呢?你敢说我没娘教,我还说你还没爹呢!”这是桃花岛人的骄傲所致,她刚才的语气明明已经承认了“没娘教”的事情,但是她自己说可以,别人说却是万万不行的。

  我虽然是带着一个青年人的心态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总归是再次渡过了一个童年,和娘一起相依为命这么久,虽然虽然没有什么压力,但也深切地体会了个家庭中没有男主人的苦涩,被她这么一问,心中也有些黯然,叹了口气,说道:“你说得没错!我本来就没有爹,我出生之前我爹就死了,我在大漠和娘生活了十几年,这次回中原就是来给爹报仇的!”

  我这么一说,蓉儿呆住了,脸上露出了十分惊诧的神色,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很小心地试探着问道:“真的?”估计对于刚才自己刚才那番话也有些后悔。

  我知道她已经开始从“有爹生没娘教”中走出来了一些,现在是跟进的好时候,于是深深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道:“是啊,我能拿自己的爹开玩笑吗?”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迅速呼了出来,这样可以让自己的情绪稍稍缓和,也能给她一个放轻松的心理暗示。我继续说道:“在十几年前我还没出世的时候,我爹就死了,我连他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些年来都是我和娘相依为命,我这次到中原就是为了要找那个叫段天德的人报仇的。”

  蓉儿轻轻“哦”了一声,道:“我一直没见过我娘,原来你爹早就已经不在了!最多以后我不这么说你就是喽!”

  我知道,一切不快都烟消云散了,以她的性格来讲,向人道歉是很难的,“以后不这么说了”就是在表明她已经认识到了问题所在。看着她那张小花脸,我轻轻一笑,继续说道:“自己一些不如意的状况不是用来让自己不开心的,已经是这样了,何必拿它来挤兑自己呢?生活在大漠,我是个外族人,还有一个蒙古的王子甚至经常骂我是汉狗呢,即便如此,我都从来没有因此而生闷气、自找不开心。对这些我心里肯定有数,但是我不会太在意,正是因为这种不太在意,我十几年来一直过得很轻松,你也应该这样!”

  终于,她也笑了,虽然只是那么轻轻的一下,但这确实我见到她之后她第一次露出会心的笑容…………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