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46章 可以叫我蓉儿

  靠着死缠烂打的方法,又不失时机地说着表示安慰的话,再加上和她一个没见过爹,一个没见过娘的同病相怜,我终于让气得不轻的小叫花子蓉儿露出了笑容。成功完成了对蓉儿的劝慰,我很高兴。更值得高兴的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前进了一大步,可以说,这次劝慰是我们日后稳定而和谐关系的基石。

  后世著名学者纪昀在其撰写的《四库全书•;郭靖本纪》中就曾经对此事做过如下的评价:这是一次温馨的劝慰,团结的劝慰,伟大的劝慰,面向两人未来的劝慰。这次劝慰从根本上改变了南宋末年丐帮的走向,改变了众多江湖、绿林中人的命运,正是因为有这次劝慰,郭靖和黄蓉两个本来江湖经验非常少的年轻人才得以齐心合力,创造了一个伟大的神化。也正是因为这次劝慰(详细语言构架请在每天晚上19:00关注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的新闻)……

  但是说句实话,这样磨着劝了她半天,我可是给累坏了,不仅劳力,更加劳心。追着她不停地说着说那,但又说不出什么来,反反复复都是“不要在生气啦”、“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这几句,毫无水准却又不得不说,这是其一;说话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她会突然转身用峨嵋刺对我下手,自己的性命不得不顾及,这是其二;最关键的,我还十分害怕万一自己那句话没说对惹恼了她,那我们之间的关系想要发展下去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幸好蓉儿不像她爹那样说杀谁就杀谁,而且对于别人也很容易会同情,于是在了解到我从小就和娘相依为命,连自己爹的样子都没见过后,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心理后,对我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我们中间的氛围也变得逐渐融洽。

  我是中午碰见的她,经过这么一折腾,天色已经渐晚了,我们找了一处山神庙休息,历朝历代都会修建很多庙宇,但是衰败下去的也很多,再加上现在南宋、金国和西夏几国之间连年战争,这种荒废了的小庙很容易找见。

  我很感谢这种小庙,它虽然破旧,但是这风挡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最关键是没有了客栈,两个人得自己弄吃的,我就能够尝到蓉儿的手艺了,她的手艺可是得到了射雕里的食神——七公的认可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真的,但是只有那么一点儿东西的话,巧妇的能力就会真正展示出来,我只打了一只野鸭,但蓉儿却把它烤得香气扑鼻,鸭皮黄焦焦的,渗出来的油发出“滋滋”的轻响,简直要把我馋死了。

  蓉儿看这着我那副的样子,好笑地说道:“一只烤鸭子都把你馋成这样,真是没见过世面。”言语中虽然透着一股天然的骄傲,但是也不失平和。

  和她折腾了这么半天,我们之间已经变得十分融洽了,我觉得已经可以趁热打铁,问问她的名字了,于是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一边用手翻转穿着鸭子树枝,一边很无所谓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先告诉你啊?你先说你的名字好啦!”

  我呵呵一笑:“这可是我先问你的,你怎么让我先告诉你啊,这不合理!”

  蓉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凭什么你先问我就得先回答啊,你不说我也不说。再说了,你先问的,就证明你想知道我的名字,为了表示诚意,当然是你先说了!”

  这丫头真是能言善辩啊,没办法,我只能说道:“那我们两个把名字都写在地上,然后互相看对方写的不就行了,没有谁先谁后,谁也不吃亏。”

  蓉儿也觉得这办法不错,于是我们两个人背对着,都拿树枝地上写下了几个字,但是看了对方写的之后,却都大呼上当,同时指着对方道:“哦,你骗人!”

  原来,我们两个都没写自己的真名字,她完全隐瞒了自己的真名,写的是“小叫花子”,而我虽然说出了一部分自己叫什么,但是却在占便宜,写的是“靖哥哥”。

  同时说出了“你骗人”,我们两个相对大笑。我又装出失落的样子道:“唉!真是失算啊,终究还是上了你这个小叫花子的当,我虽然没写全名,但是起码说出了名字的一部分,而你却一点儿都没写出来。算你厉害,我先告诉你吧,我叫郭靖,当然年龄比你大了一些,你可以喊我作靖哥哥的。”

  蓉儿也是一笑,说道:“看来你还算有诚意,那我也说出来吧,我叫黄蓉。”说到这里,蓉儿停了一下,脸微微显红,但还是调整好了语气,大声说道:“你怎么那么恶心啊,还让人叫你靖哥哥,姑娘家喊情郎才会这么叫呢,真不要脸!”

  肯说出名字,很好,说明她对我的戒心已经很小了,既然这样,我就更不能藏着掖着,于是说道:“呵呵,怎么喊随你吧,这我是强求不来得,但是不管你怎么喊我,我都只想喊你作蓉妹妹,可以吗?”说完又带着询问的眼神,微笑地看着她。

  我这么一说,她的身子很不自主地抖了一下,又下意识地向后移了移,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双眼死死地盯着我,语气稍冷,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那么紧张,说道:“你不必这么紧张,我没有恶意,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确实,你扮小叫花子扮得已经很像了,但是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小叫花子是不可能随意将一块鸡腿扔在地上的,所以我有了一些疑虑。而你刚才生气的时候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小女儿态,”我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你看我这里,很明显你的喉咙上不像我一样有喉结,所以你就更不可能是男的了。我本来不想说破的,但是你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却对你有所保留的话,就是在有意和你隐瞒真相,虽然你女扮男装本身就是在瞒着,但是你的隐瞒和我不告诉你完全是两个性质,所以我就说了出来。”

  蓉儿还是在盯着我,神色是有所缓和了,但是我能看出来她的疑虑还没有打消,于是又说道:“小姑娘,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打扮,但是我们之间既然有了一定的共同语言,那交往的时候就不应该有太多的保留,有什么话说开了,坦诚相见,才能够交到真正的朋友。这是我第一次到中原来,什么人都不认识,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我是绝对不能欺骗你的!”

  说完这番话,我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发话,这是我的心里十分紧张,她要是接受了我刚才的说法,那我们以后发展下去将会非常容易,如果她不接受的话,一切就将变得十分艰难。如果此时的我是等待着审判结果的被告人,可能有些夸张了,但是我心里的紧张程度却丝毫不比那种时刻低。

  沉思了良久,她终于发话了,简简单单几个字,却让我觉得天大亮了:“你可以叫我蓉儿,在家里我爹都是这么叫我名字的。”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