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8章 无耻小英雄

  铁木真经常带领自己的部下外出打猎,我和拖雷也会跟着。在所有人中,射术最好的是哲别和博尔术。铁木真的箭法也不错,再加上所有人在他的面前都是不敢轻易出箭的,所以铁木真的每次的斩获也总能在前几名。

  有一天我们正在打猎时,有士兵来报:“恭喜大汗。”铁木真正在兴头上,问道:“什么事。”士兵答道:“刚刚收到消息,大金国准备派使者来,来对大汗进行册封。”

  铁木真皱了一下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又问:“那王罕和札木合呢?”

  士兵答曰:“还没有收到消息。”

  铁木真冷哼一声:“只是册封我,却不册封我的族人,这算是什么好消息?”说着又问哲别:“哲别,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不高兴?”

  哲别道:“大汗才是这里的主人,却要让他区区金国来册封,当然会不高兴。他们金国有什么资格来册封大漠的苍龙?”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即便是铁木真这样的人物,也是非常喜欢下属多夸赞他的英明神武。哲别的话不仅拍得自己很舒服,而且说出了他的心思。

  铁木真长叹一声,转过头来拍了拍拖雷的肩膀,又道:“我是大漠的苍龙,你要记住,将来我们一定能去册封别人,别人永远不能册封我们。拖雷,你信不信铁木真有这样的本领?”

  拖雷坚决地答道:“我爹是铁木真,我信我爹有。”

  铁木真又转向我,按着我的肩膀说道:“郭靖,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英雄。”

  我心中好笑,问道:“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呢?”

  铁木真道:“我要让所有人都臣服于我,称我为大汗。”

  我反问道:“但是如果有些人不愿意呢?”

  铁木真脸上有了怒容,说道:“那就让他们选择长枪、短刀或者弓箭来决斗。”

  我又问:“那就算所有人都喊了大汗,但是心里不这么叫呢?而且你也不知道到底谁是怎么想的啊?我听一位路过大叔的说,中原丐帮的帮主洪七公侠义心肠,人人敬佩,称呼他为老前辈,他才是真正的大英雄。”

  铁木真一时无言,这时哲别看出了有些不对头,于是走过来叫开了我。而铁木真仍然站在那里独自发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我却在想:英雄嘛,在下不就是喽,何苦在那里寻寻觅觅凄凄惨惨鳖鳖呢?

  没过几天,王罕和札木合迎接金国使者队伍也都到了,铁木真部族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但是我不高兴,因为马上将碰见铁木真义父王罕的孙子,也是桑昆的儿子——都史那个棱子了。

  都史还真不是盖的,没来两天就开始带着自己的一群小喽罗欺负这一片儿的小孩儿。拖雷几次想上去和他理论都被我拉了回去,但是忍一忍二后就不能再忍三忍四了,都史和拖雷还是在山上偶遇的时候针锋相对了。虽然对方有十一二个,而我方则只有我和拖雷两个人,但是两个未来英雄对上一群傻牛的结果会怎么样是可想而知的,尤其在这个傻牛群旁边没有冯巩的情况下。

  大家玩儿的是一对一,我和拖雷轮流上场,以减轻体力上的负担,虽然也累,但还是能够玩得转他们他们,到了最后都史上的时候,我强忍着去教训他的冲动,把机会给了拖雷,毕竟大家都是王子,打起来也算是对等,而我则是能避则避,将来华筝妹妹是不能嫁给他的,但是也未必非要我和他争啊,有一个情敌绝对不是好事情,尤其是为了自己不喜欢的人被迫和人做情敌。

  比摔跤嘛,怎么有他都史赢的可能?拖雷王子可是有我郭靖这样一个老大呢,我们的腿功一流,让你无力还手,绊得你满地找牙,却又边找边磕头。感觉到了吗都史?你头上的空气在抖,你口中的酣水在流,你的屁股在颤抖,我吓得你尿要流!

  拖雷取得了胜利,这是一场完胜,一场大胜,打得对方满头是包。都史急了,大吵大叫着就回去搬救兵,说要用豹子咬死我们。我们才不怕呢,江南七侠在就要来了,那是我师傅!我大师傅闭着眼睛都能打死你那蠢豹子,他用的暗器,叫做毒菱,比你爹生气时瞪起的眼珠子都大,不信有机会的话你就挖出来比一比!

  骂了半天街后,我们和都史约定了第二天早上继续在这里决斗。

  拖雷的斗志确实非常旺盛,再加上昨天把都史摔得满头包,这个好战分子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到我家叫我起来,我才不听他的呢,告诉他说:“咱们今天不去了,和他摔跤太没意思,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

  托雷很郁闷,问我道:“咱们昨天已经和人家约好的,怎么今天就不去了呢?他们肯定会去找我们的”

  我不屑道:“谁又说了我和他约定好就非得去不可呢?谁有规定了他们等我就得去啊?这不开玩笑吗?”

  托雷有些生气,怒道:“我们这样做的话就是失信于人,赶快起来,我今天还要打个痛快呢!”

  我也不着急,笑着威胁他说:“你少冲我喊,小心我侮辱你人格,都史是你儿子!”

  在上了我几次当之后,拖雷终于在不断的挫败中取得了进步,没脱口说出那句经典的“都史还是你孙子呢”来,但却仍怒视着我,喝道:“我才不是桑昆那个笨蛋呢?我再问你一遍,你去是不去?”

  嘿嘿,这哥们儿真的着急了,没办法,只能好言相劝了。于是我问道:“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桑昆是个笨蛋?”

  拖雷不耐烦地答道:“废话”

  我也不着急:“那这么说他儿子都史就是小笨蛋了是不是?”

  拖雷很不解,看了我一眼:“是啊!”

  我哈哈大笑,问道:“你刚才说我失信于人,笨蛋是人吗?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想。你这么说我,难道你也是笨蛋?哈哈哈哈……”

  拖雷看着我的样子,也笑了起来,但趁我一个不注意的功夫,猛地进身,一下子就把我摔了个大马趴,疼得我是不亦乐乎。

  一阵打闹之后,托雷又正色问我道:“咱们真的不去了?我还是觉得不太好。”

  我说道:“那咱们傍晚再去,等赶到那里见了他的话就说他们记错了,再骂他们是笨蛋不就行了?如果到时候看不到他们,那就反咬一口,说他们不遵守约定!”拖雷于是真正明白了孙子兵法中“兵者,诡道也”什么意思,对我的观点深以为然。直到千年之后,这对无耻却让人敬佩到五体投地程度的小英雄兄弟的故事被人写成小说,成为了一大经典。

  傍晚,我和拖雷是吃了晚饭才去赴约的。

  要说都史这个人,真的没什么可说的,除了混蛋就是笨蛋,但混蛋有些时候也是很厚道的,我和拖雷到的时候,他们一行人还老老实实的在那儿等着,满头大汗不耐烦的样子。身后还有两名各牵着一头豹子的士兵。

  见了他们的样子,我刚想奚落两句,但是都史没有给我们说话的机会,直接指挥士兵道:“放豹子咬死他们!”

  士兵不敢违逆他的意思,但也不敢真放豹子去咬铁木真的爱子。我则是拔出了匕首,以防万一,毕竟两头豹子要是真被放开的话,我们就危险了,现在那两头豹子在我的眼中,就好像是两支有可能走火的枪,虽然走火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一定要防备。我拿着匕首,一边和他们僵持,一边不住地向四周望着,等着马上就要到来的人…………

  ~~~~~~~~~~~~~~~~~~~~~~~~~~~~~~~~~~~~~~~~~~~~~~~

  感谢 “静听福音书”和“醉雷神”的提醒,铁木真在这时候确实还没有叫“成吉思汗”,是我没有注意到,提前给了他这个称呼。不过小弟还是打算继续使用了,让我找什么时间开始有“成吉思汗”称号,然后按照正确区间加进去的话,我也很犯难。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