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之郭靖很聪明 第98章 击掌断恩义

  经过了几天在外面的游荡,我和蓉儿又回到了全真教的道观,对于来我们说,在北京的一切都沉埃落定了。杨大叔看见了穆念慈留下的书信,他没有去追,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这一点他在我和蓉儿身上已经十分清晰地看见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这才是他们此时最应该想到的一句话。他和包惜弱两个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事情,乔装打扮的他们要经过海路,去东海之上,临近南海的一个岛子,蓉儿说她爹曾经领她去过,那里景致优美,无人打扰,最适合他们夫妇所需要的隐世生活。至于地图,蓉儿早就画好了。

  终于,杨大叔和包惜弱俩个人也走了,同样是不告而别。而我和蓉儿也决定了,两个人要一起去江南游玩,谁都不理会,谁都别想烦我们、反对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我们要和几位师傅说一声,就算是辞行了。

  这么做看上去很愚蠢,因为说了之后肯定会遭到他们,尤其是大师傅、三师傅和邱处机的十分愤怒和强烈反对,甚至有可能会引发再一次的冲突,而且是武力冲突。但实际上,这样能使我们不至于落下一个不辞而别的口实,如果将来江湖上传言“小妖女拐走了郭靖”的话,这对蓉儿就十分不利了。

  面对他们!即使真出了什么,那就让我来背这个忤逆师傅的十恶不赦大罪名吧。

  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事实也未必会真的会如此发展。我们可以在情况稍稍缓和的情况下,见势稍有不妙就使出逃跑大法,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使用了。而且,有二师傅从旁策应,我们或许能够得到暂时的认可呢。反正事在人为,大师傅虽然有时候很讨厌,但是毕竟他在我身上投入了十二年的心血,对于我这么个弟子,实际上是关爱有加的,这么就走了,我自己心里怎么都说不过去。

  但是让我们倍感意外的是,全真道观里这几天非常的平静,本来应该是分动怒的几个人没有什么表示。但这种平静让我觉得心里发慌,似乎也预感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终于,二师傅来到了我和蓉儿所在的小院,说所有人都在正殿等着我们。我没有犹豫,拉起蓉儿的手就要往大殿的方向赶。

  二师傅拦住我们,说道:“靖儿,我知道你们已经很坚决了,但是我要说一句,你们需要的事更加坚决,要做到天塌地陷,彼此的心都岿然不动。黄姑娘,今天的情况很不妙,你尽量别说话,相信靖儿,相信他能够应对好形势,解决好你们需要面临的一切,知道了吗?”

  蓉儿也感受到了气氛的沉重,但还是很十分自信地点了点头,说道:“二师傅,谢谢你的提醒,你放心吧,无论什么事情发生,都不会将我和靖哥哥分开的!”而师傅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先行离开了。

  大殿之内,所有人都正襟危坐,表情十分严肃。殿中央的桌子上摆的是郭啸天的灵位。听到我们到来,大师傅柯震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下来,但声音又有些沉重地说道:“靖儿,跪下,跪在你爹的灵位面前!”话语甚是坚决,我则从中听出了一种类似于“封杀”的味道。我没有办法反驳,很顺从地跪在了灵牌前。

  邱处机站了起来,走到灵牌的旁边,问道:“郭靖,你知不知道你爹的愿望是什么?说实话,对着你爹的在天之灵!”

  我已经开始隐隐明白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了,答道:“我知道,是驱除金狗,夺回属于大宋的山河。”

  邱处机道:“很好,既然你知道,那我们就不必再多费唇舌了,俗话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作为忠良之后,是不是应该为国家做一点儿事情呢?”

  哼,阴谋!绝对的阴谋!怪不得他们这么长时间没什么动静,原来是想拿大义来压我,但是这种方法似乎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又答道:“不错,我应该为了我爹的愿望做些什么。”

  邱处机很满意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换句话说,是非常满意自己所导演的这场靖蓉分离大戏到目前为止的进展。他又说道:“现在金狗横行,能够在江湖中有能量对抗金狗的,就只有全真和丐帮。你要做的,不仅仅是做点儿什么,而是应该尽全力做些什么,所以我们的想法是,让你加入我们全真教,一起抵御金狗。毕竟你爹和我还有着很深的渊源,得知你能够加入全真的名下,他的在天之灵也会很欣慰的。”

  嘿!真让我给猜中了,邱处机想让我出家做道士,他的算盘打得很响,民族大义也确实是个非常好的借口,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我就是做了个和在这场合一模一样的、对抗邱处机的梦后才转世来到这里的。兴大义可以考虑,让我离开蓉儿则万万不能!

  我转过头去问柯震恶道:“大师傅,这是也是你的想法吗?”用的是一种逼问的语气,就是想看一看大师傅的最真实想法如何。

  柯震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斩钉截铁地说道:“不错,这是我们共同商量的结果,你应该继承你爹的遗志。”我又将目光投向了其他几位师傅,所有人,包括三师傅韩宝驹都在可以躲避我的目光。

  我心里有些失望,没想到大师傅为了拆散我和蓉儿居然真的回这么狠,但上当是不会的。而且,我爹也没为复兴大宋做什么,而是隐居牛家村了,邱处机的这套逻辑根本就不成立。我站起身来,走到马钰的跟前,说道:“师傅在上,全真教俗家弟子郭靖给你老请安了!”

  邱处机差点儿没被气死,好不容易听到了我同意,但居然是同意了做俗家弟子。赶紧补救道:“郭靖,我们说的是让你彻底放弃儿女私情,全心投入到抗金的大业中来!”

  我笑呵呵站了起来,很不屑他的表现,说道:“邱道长,我知道最大的不孝是无后,这样行不行,我出家做道士,但是你给我个特权,就是不守色戒,你觉得可以吗?”

  说完我望向了蓉儿,她遵从了二师傅刚才的嘱咐,一直很安静地站在一边听着我们的对话,见我的投目光过去,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笑容。小丫头现在双眼中散发着欣喜的光芒,对我的表现应该十分满意吧。

  邱处机则受不了了,高声断喝道:“混帐,你听过哪个全真弟子不守色戒的?”

  我马上反驳道:“谁说没有?尹志平尹兄就是个不守色戒的典范。”说完了之后,我心里在不断坏笑着,尹志平确实犯过色戒,但不是在这个年龄段,而是在原来情境中的将近十年之后,而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到了那个年龄段也没有了犯色戒的资本。

  尹志平现在还很生涩,听我这么一说,被吓得魂不附体:“师……师傅,我没有……我没有……”

  “住口!”邱处机又将气撒在了自己的徒弟身上,接着转过头来怒视着我,“郭靖,看来你真的是死不悔改了是吗?”

  谁会一个劲儿的忍受他的纠缠,我又没搞你娘,轮得到你个道士搅和我的事情吗?想到这里,我的嗓门儿也高了起来:“我死不悔改?我看你是狗拿耗子加顽固不化!没事儿念你的《金刚经》、《道德经》去!老在这儿管什么闲事儿,我说过,谁想动我的蓉儿,我就扒掉他的皮,这句话,我永远不会收回!”

  再理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必要,直接走就是了,娘的,少在这儿给我上紧箍咒,爷爷不吃这套!我拉起蓉儿的手,向众人说道:“现在我宣布,我和蓉儿将去江南游玩,谁也别想干涉,谁也阻止不了!”说完也不等他们说话,转身就准备走。

  “站住!”一声怒吼爆发了出来,震得整个大殿直颤抖,大师傅柯震恶站了出来,铁杖点再砖上,每点一下,砖头都发出“咔嚓”的响声后碎裂。大师傅真的动怒了,现在他额上的青筋已经全都鼓了起来,用那标志性的铿锵声音说道:“郭靖,你今天要是真得和这个小妖女一起走的话,可以!但是你得先和我来个三击掌,只要你今后不认我这个师傅,我就不再对你进行任何的阻拦了!”说着,他右手伸出了单掌。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住了。“大哥!”“柯大侠!”大家都在试图阻止他,毕竟这句话太重了。但是为时已晚,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根本就是无法挽回的。

  “靖哥哥!”蓉儿有些胆怯的喊了一下我的名字,他知道我对几位师傅有多尊重,现在为了自己,我要面临两难的抉择了,他心中在期待着,也在恐惧着,对于我将进行的选择,也开始有些没有信心了,毕竟师徒之间十几年的情义是很难割舍的。

  我也傻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大师傅居然能用这种用出这种方法逼我就范,怎么都没有想到,大师傅居然能够冒着师徒恩断义绝的危险来让我离开蓉儿,这其中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来啊,郭少侠,你不是一向很有主张吗?别磨磨蹭蹭,我这个瞎子师傅不值得你留恋的!是条汉子就别犹豫,坚决点儿,也不枉我教你一场,婆婆妈妈的算是什么?”大师傅有些讽刺的话又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我的心口,我震得有点儿无法承受这种压力了。过了良久,我还是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靖哥哥,”蓉儿再次轻声喊了我的名字。我转过头看了过去,她已经泪流满面了,说道:“靖哥哥,你自己决定吧,你就算决定了放弃我,蓉儿也不会怪你的。蓉儿知道几位师傅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现在我真的好后悔,当初要是我不那么任性,少惹你是师傅生点儿气的话,情况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蓉儿的眼泪就像是刀子一样剜在了我的心头,我现在真的是痛彻心扉了了——她才是我的射雕生命中最重要的。靖哥哥就一定要守护好蓉儿,当初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和蓉儿长厢厮守,现在犹豫,我算什么啊我?

  不知道腿上是如何用的劲儿,转眼之间就到了蓉儿的面前,一把将蓉儿搂在了怀里,紧紧将她的头按在我的胸口,轻声安慰道:“傻丫头,靖哥哥就是死也不会离开你的,别哭了,靖哥哥说的是真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我捧起蓉儿那张小脸,为她擦着眼泪,说道:“蓉儿,你在这儿等我一下,靖哥哥今天就为了你做一次猪狗不如的事情!就算是臭名远扬,我认了!”

  我又重新走向了柯震恶,说道:“大师傅,我不记得说过多少次同一句话——徒弟没少惹您生气,这都是我的不对。但是今天,我还是要坚持,只要是我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到底。刚才大师傅你说三击掌的事情,徒弟知道,这也是你的无奈之举。我想说的是,对不起了大师傅,其他所有的事情我都能做,但是唯独离开蓉儿,我做不倒。所以今天咱们就就按照你说的,三击掌!”

  “不!靖儿,你不能这样,你知道这么多年来,大师傅为你付出了多少心血吗……”七师傅韩晓莹毕竟是个女子,眼窝子浅,听到我这么一说,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五师傅按着妻子的肩膀,同样很关切地在看着我接下来要怎么做。现在大家的眼神中没有十分愤怒的表情,而是都在期望着我不要去击掌,就连一向十分看不惯我和蓉儿在一起的三师傅都在急切的关注着我的下一步动作。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和矛盾,其实他们心中都知道我和蓉儿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只是没有人愿意承认罢了,从师傅的角度出发,他们都希望我能够更重这是几年来的情义,为了这份情义舍弃蓉儿。

  天平对面的筹码是蓉儿时,结果其实早就已经明了了。我伸手阻止了韩晓莹,说道:“七师傅,您别拦着了,这时候谁也做不了我的主,一切只能让我自己决定,将来我和蓉儿的故事可能会成为佳话,也可能会千夫所指,但是我敢说,我不会后悔,今天这个决定,是我用心做出的选择。”

  我伸出自己的右掌,举在了空中,说道:“第一掌,十年恩义今时断!”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发出,我和大师傅的掌击在了一起。

  大师傅惊诧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在他的心目中,我这个徒弟虽然有时候很任性,但是江湖道义一定会十分清楚,他一直认为蓉儿是个小妖女,在勾引我,自己祭出这一招,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吧。

  “不!靖儿,你不能……”再看七师傅,他已经开始泣不成声了,靠在五师傅的怀里抽泣着。从小到大,最疼我的是七师傅,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中就像有刀子在搅一样。恩断义绝,是这个情义至上时代中最悲惨的事情了,这么选择,出于万般无奈,让人撕心裂肺!

  我身后就站着也是泪流满面的蓉儿,我不能犹豫,咬着牙说道:“第二掌,师徒之名不复存!”

  “啪!”又是一声。第二掌了,大师傅首长虽然还在举着,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掌不经意间向后撤了一下,脸上也浮现了几分痛苦的表情。他将头转了过去,不再面对着我,这个铮铮铁汉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举动,现在他开始要逃避了,和他相处了十二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

  马道长也看不下去了,说道:“靖儿!”但是我看向他后,他摇了摇头,又摆了一下手,转过了身去,不愿再面对这一切。这种事情,已经没有办法干预了,说不清是是非非,讲不明谁对谁错。

  已经到了这程度,我不可能再回头,由于的时间越长,就越难受,我一狠心又将掌向前一推:“第三掌,从此相逢是路人!”

  说完之后,我脑子“嗡”的一声,柯震恶的身子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大师傅!”我的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上前一步扶住了他,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其余人也赶紧走了过来,给柯震恶摩挲胸口,捶打后背。

  柯震恶醒来之后也变得老泪纵横,长叹一声,说道:“靖儿,大师傅也是无奈之下才会这么做的,但还是没能阻止你,从此以后,我们就不是你的师傅了,你要自己好自为之!”

  “不,大师傅,不是这样的!”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之所以敢这么做,其中还有个原因是我根本就不拿这个所谓的‘击掌断恩义’当成什么,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你永远是我的恩师,靖儿永远是你的徒弟…………”

  到最后所有人都泪洒当场,包括邱处机。我们离开的时候,只有而师傅来送我们,其余人都不愿意忍受着个尴尬的场景。听了二师傅的嘱咐,我将自己手抄的天山折梅手密集交给了他,二师傅一声钻研的就是这个门路的功夫,这个也算是临别的礼物吧,以后他见到这门功夫,就会有个念想。以后还会见面,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和蓉儿两个人踏上了去往江南的路程,我心中随仍然很歉疚,但是离开了众人,也多了几分轻松,多了几分释然。

  蓉儿问道:“靖哥哥,你会后悔吗?”

  我道:“不会的,我当时击掌的时候很清醒,你才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到了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丢下你!”

  “靖哥哥……”

  “好了,咱么走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谁也干扰不了我们!”

  “嗯,我们走!”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