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王妃歌姬

王妃歌姬



  秋风起,长夜瑟。月光森然,一阵狂风乍起,冷冽逼人。万盏明灯映着偌大的庆王府。

  凛冽的风砰的一下吹开了没有关严的窗户,房中本就睡的不安稳的女子惊醒,坐直身子,满头冷汗。慕容歌看了一眼被吹开的窗户,抚了抚胸口,原来是窗户被吹开了。这两日她总是睡的不安稳,爹被人陷害入狱。两日来她求遍了人,想要让庆王能够为爹洗刷冤屈,证明爹的清白,可庆王却一直没有回府。

  她披上了件衣服,想要去将窗户关上。却猛然发现在门前站着一个人。她仔细一看,原来是林微。是她陪嫁过来的滕妾。她柔声道:“妹妹怎么来了不吱声?是不是也担心我爹而睡不着?放心吧,等王爷回府后,一定会想法子救出我爹的。”

  头上的珠钗映着林微肤如凝脂,朱红的嘴唇,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天然媚色全在眉梢。林微是个美艳绝伦的绝色美人。自从与慕容歌一同嫁入庆王府后,就深受庆王宠爱,如今更是从滕妾的身份一跃成侧妃,得到的宠爱远远超过慕容歌。她看着慕容歌的眼眸之中,浮现一丝不屑嘲讽的冷笑,“王妃认为庆王会救宰相吗?”

  “怎么可能不会?我爹是庆王的丈人,庆王……”

  “事到如今,王妃还是如此单纯。宰相是杀头之罪。庆王哪里会为了宰相而得罪皇上?更何况,庆王已经派人送回书信。王妃,不想知道,庆王是怎么想的吗?”林微抬袖掩红唇,眼中讥讽之色更浓。

  慕容歌渐渐的察觉到不对,柳眉轻扬,疑惑的盯着林微。“妹妹,你……”

  “事到如今,王妃可真是足够愚蠢!自你嫁入庆王府后,王爷可曾正眼瞧过你?就连你这个精心装扮的房间都未曾来过!你真以为贤良淑德的等待,大度的为庆王选美纳妾,庆王就会知道你的好?!”林微忽然提高了声音,面容也变得有些狰狞。

  慕容歌连连退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微,“妹妹怎会如此!选美纳妾的法子不是你出谋划策的吗?”

  “就凭你妄想与我斗?几年前我接近你就是为了能够成为你陪嫁的滕妾。从而让庆王宠爱我。可你也不辜负我所望,竟十分信任我!”林微冷笑。

  慕容歌怒指林微,“你!卑鄙!”

  “卑鄙?是你太过愚蠢了!懒得与你多废话。从今儿个开始你不再是庆王妃,而是庆王府中的歌姬!别这样看着我,这可是庆王的意思。”林微抬高完美的下颌,眼中得意和嘲讽之色尽显。如今她才是高高在上,而高贵的宰相之女慕容歌,则成为了卑微的歌姬!

  “什么?!怎么可以这样!”慕容歌惊吓高呼。不可思议,她无法相信庆王会如此对他。嫁入庆王府这一年,她一直讨好庆王,亲自为他选美纳妾,只是想要他多看她一眼,却没想到会落得这般地步!

  林微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怎么不可能?!你真以为你高贵如公主?这辈子都要高高在上?”忽然,林微弯下了身子,在慕容歌的耳边说道:“想要知道陷害宰相入狱的人是谁吗?正是你深爱的庆王。你固然容貌倾城,但那又如何?还不是不能与我相比?庆王视你如粪土,未曾入过眼。从你嫁入庆王府之时,就已经注定宰相和你的命运!妹妹我可以肯定的告知你,宰相大人必死!不过,若是你在庆王府,能够安守本分的做个歌姬,被男人们玩弄的话,我会赏给你一口饭吃!呵呵,就算你不想讨好男人,也无所谓,凭你这长相,想要睡你的男人如过江之鲫。你……好好享受吧!”

  听言,慕容歌顿时绝望的瘫坐于地,大脑一片空白,自己最信任的犹如亲姐妹的林微背叛了她!深爱的庆王竟是让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如今更是无情的让她从庆王妃,变成了卑贱如草芥的歌姬!她抬起头,满脸愤怒的看向林微,起身扑向林微。

  可林微既然敢来见她,自然不是孤身一人,顿时她身后出现数名王府护卫,拦在了林微面前。

  “都到了这份上,如今你已经不是庆王妃,还想与我斗?!痴心妄想!来人,将她送入歌姬房!”林微冷笑道。

  她身后的护卫上前来,轻松的抓住了慕容歌。

  慕容歌绝望的看着林微,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林微,你会得到报应的!”话落,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开了抓着她的两名护卫,冲向房中的大柱子,顿时光洁的额头,被鲜血染就。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了结性命!

  “还有一点气儿,是否寻郎中?”护卫伸手探了探鼻息,感觉还有微弱的气息,便向林微禀报。

  林微闻言,只是轻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慕容歌满头的鲜血,冷声道:“歌姬也须请郎中?直接送入歌姬房。”就让她自生自灭吧!若是活着,以后生不如死。若是死了,也算是她有福气!林微勾唇冷笑,转身离去。

  “想不到庆王妃也会落得今日这般地步,竟然跟咱们一样,都是歌姬了!”

  “庆王妃算什么,咱们府里有多少的歌姬曾经的身份是千金小姐?甚至还有亡国公主。要怪只能怪她命不好!庆王今儿个早上就回府了,知道庆王妃自杀,也没来瞧上一眼,就已经说明,她日后也不会有翻身之地了。”

  “她已经昏迷两天了,现在还未醒来,怕是挺不过几日了。”

  “可有人听说庆王妃成为了歌姬,今儿个晚上要来王府,想要让她伺候呢。也听说林侧妃已经答应了。”

  几个歌姬围在床边,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

  沐轻紧皱着眉,怎么这么吵?这一觉睡的怎么如此累?感觉浑身上下头疼的像是骨头刚被拆了。

  是有人开了电视机?

  “真吵!”沐轻皱着眉嘀咕了一声。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