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一女侍奉二男?

一女侍奉二男?



  慕容歌心中暗骂:nnd都是一群疯狗野狼!迟早有一天被他人扒皮去骨!多少的女子死在他们的手中,多少女子的清白毁在了他们的手上,可他们竟然还不知足!若这个时代有艾滋病毒,她倒是不介意日思夜想如何制作恐怖事件,将病毒弄到他们的身上!

  心中抱怨暗骂了一阵后,慕容歌瞧着眼前的情形,丝毫不介意张将军和这个静王将声音弄的更大一些,若是如此,她还真要感谢他们,给了她时间!

  正当她暗自庆幸,并想办法逃出二人任意一人魔掌时,突然感觉一道兴味的目光毫不加掩饰的盯在她的身上。她循着目光看去,发现齐国太子赵子维正懒懒的靠在座椅上,邪魅微挑的双眸闪着猎人遇见猎物时的光芒和玩味。

  慕容歌轻挑眉梢,感情她这边想破脑袋的想着如何逃出魔掌,并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下被两个猥琐的男人抢来抢去,他倒是当作看戏了!

  果然,这个时代,男人的心被狗吃了,没几个好货!暗中瞪了一眼赵子维后,她目光转为平淡,不动声色的收回。

  “静王,张将军,庆王吩咐,让慕容歌今晚一同伺候你们。”庆王的婢女此时已经来到三人面前,垂首说道。

  静王和庆王二人闻言,纷纷看向凤奕,既然凤奕已经开了口,他们自然不能再继续争吵。反正今晚他们都能让慕容歌伺候,再争吵下去,对谁都不好,反倒是被在场的宾客们笑话了!

  “如此甚好。”二人异口同声应下。

  一女侍奉二男!靠!3P?!

  慕容歌抬起头锐利的眼光射向凤奕,以前她与他毫无牵扯,并无恩怨,曾经的慕容歌与他有何恩怨都是他们的事情,但是现在凤奕的这句话,彻彻底底的让让她记在心底,恨上了!

  摇曳的篝火光将慕容歌锐利如鹰,冷冽如冰的目光掩盖其中,凤奕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正因为此,他日后将后悔莫及!

  但这一眼却被元祁和赵子维看去。

  元祁生的尊贵,身如仙优雅飘逸,看似温和,却在淡淡的温和的面具下,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甚至是冷漠,甚至是比任何人都狠辣。许多人,相关的,不相关的究竟有几人曾入过他的眼,卷起他淡淡的,毫无起伏的眼波?

  对于这个小有心机却仍旧落难,败于林微之手的女子,又怎能撼动他的眼波?他淡笑着,优雅的又举起酒樽,扬起泛着萤光的玉颈,缓缓饮下清香的酒水。

  赵子维眼中兴味之色更浓,薄情的嘴边勾起魅惑的轻笑。他移目看向凤奕,慕容歌绝美姿色,虽然见惯了天下美人的他并不觉得慕容歌姿色倾城,但美人倾心痴恋,凤奕竟然也能视若无睹,更将美人贬为任人骑睡的歌姬!当真是,冷血无情到了极点。

  掩藏在人群中的慕容尽闻言,整个身子犹如置身在腊月寒冬中,他最亲近的姐姐,那个温柔的姐姐,要被两个下作人侮辱!他如雷击般僵立。

  其实对于其他的歌姬而言,一个晚上同时侍奉两个男人,甚至是更多的男人都是常事,所以听了凤奕的吩咐后,她们倒是没有多少意外。

  慕容歌紧攥着匕首,目光反而更冷静了,她忽然看向那个看戏的赵子维,她没有多余的选择机会,所以,她只能赌!再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慕容尽,她扯开嘴角,微微一笑,瞬间万花失色。

  慕容尽怔愣,眼角发涩,竟不受控制的滑下一滴清泪。

  这就是心有灵犀,奇妙的骨血至亲。

  在众人所料未及,欢声笑语中,慕容歌双膝跪地,双目灼灼,深情无限的看着赵子维,朗声道:“妾倾心于齐国太子,愿将初夜献给太子!请齐国太子成全妾心!”

  对,她是豁出去了!真正的赌了!在场的人,她暗中观察了,其余人多是色欲熏心,她无法求助。唯独那个倾世之容的夏国太子元祁,还有此刻她正平生第一次表白的赵子维。

  对于元祁,她从心底感觉到畏惧,这个男人看似温和,却那般的深不可测,她没有把握,在她开口后,是否会被他看穿。更何况他天人之资,身份尊贵,眼中怕是没有她这个小人物的影子,哪里会管她的死活。

  而赵子维不同,他从一开始就对她有些兴趣,若是投人失误,大不了就是跟赵子维一夜情,她来自现代,思想不至于发迂腐,她只要以后的自由!更何况,赵子维容貌英俊,她不至于恶心。不过,一旦有机会,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失身!

  众人膛目结舌,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慕容尽惊愕,这是他那个性子温婉的姐姐?姐姐是为了他吗?刚才那一眼……

  如冰惊愕,慕容歌做了她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她眼睛偷偷瞄向元祁。若是她也能有此胆量,或许也不至于落于今日这般卑微的地位。

  赵子维眨了眨眼,讶异的倾身望着慕容歌,眼中兴味之色更浓,“呀,本宫自知魅力四射,引天下女子竞相追逐。但,令本宫好奇的是,你是何时对本宫倾心的?”这个女人不笨,且有胆量,献身吗?

  无人发现,当慕容歌开口大胆表白时,一直面带淡笑的元祁眼角微动,不过,也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

  凤奕皱起了眉,这慕容歌胆子这般大!主动请求献身,当真是不知廉耻!

  那静王和张将军听了慕容歌话后,立即大睁眼,感情她是看不起他们,不想伺候他们!

  静王伸手怒指慕容歌,“你可知羞耻?可知身份,凭你如今的身份还想伺齐国太子?莫要用你肮脏的身体脏污齐国太子!”

  “别认为有几分姿色,便如此大胆!”张将军引言怪气,狠声道。她还真是看得起自己,想要爬上齐国太子的床?

  众人惊愕过后,便立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无外乎是议论慕容歌的不知羞耻和胆大。

  慕容歌听见众人的话,心中不禁冷笑,不知羞耻?若是乖乖的当个歌姬任由他们践踏就是知晓羞耻?!心中愤恨,但面如秋月,含羞垂首,欲语还休几次的抬头看着赵子维。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