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情深告白

情深告白



  赵子维不知为何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若不是在场有很多人,他肯定会立即就掀开衣袖看看身上是否有鸡皮疙瘩。不过,不知为何,他却是十分期待慕容歌该怎样对他表白,若是表白让他满意,他没准就帮了她这一次。

  慕容歌在众人屏气听她如何回答时,深吸了一口气,一副豁出去的模样,红唇轻启,深情款款道:“妾心似铁,从未对任何男子动心,可初见太子,妾心不受控制,妾为太子神情恍惚,心跳如擂鼓,万不敢有所欺瞒。若不能伺候太子,妾必一世懊悔。太子宅心仁厚,请太子成全妾一片痴心。”

  话落,她身形不稳,摇摇晃晃,白皙脸颊一行清泪,真心可鉴,观之动容。

  众人怔愣,不知如何反映。不过却极有默契的齐看向凤奕方向。当初慕容歌为得到庆王宠爱,可是用了不少的功夫,如今慕容歌一句话便颠覆以往,不知这庆王是何心思。

  凤奕眼光一闪,似有怒意的看了一眼慕容歌。以前是他错看了她,想不到她竟如此不安分,或许之前的痴狂全是虚情假意!若真是如此,她有今日也是罪有应得!

  其实慕容歌说出这一番话后,也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自认还不是那自来熟,遇见一个男人就会如痴如狂的要在众人面前说着将初夜献给他的话来,只是在脸皮和性命面前,她没有其他的选择!

  她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赵子维。可赵子维一副似笑非笑的魅惑样子,让人无法窥其心。

  赵子维的沉默让安静的众人又议论纷纷,这一回是对慕容歌的嘲讽和不自量力。

  “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这下庆王府怕是没有她立足之地了。”

  “齐国太子是何等的尊贵,岂会看上如此不知羞耻的女子?”

  慕容尽闻言,沉静的眼眸寒光四射的盯着那些开口侮辱慕容歌的人,似要将他们的容貌深深刻在脑海之中,就算死也不要忘记这些人。

  慕容歌有片刻的后悔,若是刚才她选择其他人表白求助,或许又会是另一番情景,只是向谁求助,她看向元祁,却没有预料正巧与元祁那温和的淡淡的,却又冷若寒冰的眼睛对上,她未有防备,心下一惊,立即收回目光。

  “滚下去!”凤奕冷喝一声。威严戾气大显,篝火映着的那些丑陋的嘴脸个个惊怕,胆小如此,却是人上人,踩着穷人的头颅,踏着无辜百姓的鲜血寻欢作乐的人,竟还活的如此好,如此嚣张!

  慕容歌唇边绽放粲然微笑闭上了双眼,片刻后,睁开双眼,清艳的眼中毫无畏惧之色,但是又有谁能发现她此刻的与众不同?她缓缓起身,从容的用手拂去裙摆上的尘土。

  左右不过是死,她还不如从容面对,让自己死的有尊严一些!

  月光柔和的洒在她的周身,她一身艳服,却让人感觉高洁不可亵渎,虽身如泥土卑微,气度仍高贵如云。

  众人眼神模糊,竟不知觉的看呆了去。赵子维半眯着眼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速来伺候本将与静王!”张将军晃神片刻,回过神后就立即伸手去拉慕容歌。

  “住手!”赵子维忽然开口喝止。

  慕容歌眼前一亮,抬眼看向赵子维,心中雀跃不已。看来,她没有赌错!真的没有赌错!

  张将军不可置信,错愕的看向赵子维,“齐国太子,此女子卑贱,若是齐国太子想要女子伺候,不如寻个处子,岂不更好?”

  “张将军在庆王府权利甚大,竟攀的过庆王。此女容貌忽时清丽忽时艳丽,本宫甚喜。况且,她不是想要将初夜献给本宫吗?本宫向来最不能拒绝的便是美人心。”赵子维恢复了慵懒邪魅的姿态,又靠回椅子上,语气缓慢轻松,却又暗藏了刀剑。

  张将军面露惊怕之色小心翼翼的撇向凤奕的方向,见凤奕神色未变,这才放下心,虽心有不甘,但是他也知道几斤几两重,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人,放弃了一个还有无数个。他咬牙退下。

  静王刚才也想将慕容歌揽入怀中,可反应慢了一些,庆王嘴角微动,不过却没有吱声,而是仍旧饮酒。

  是的,不过是个女人,触手可有,既然赵子维喜欢,就让玩去吧!也算慕容歌对庆王府有所奉献。但,他眸光锐利的扫了一眼慕容歌,如若她敢有别的心思,就难逃一死!

  慕容歌反映极快,她垂首快速走到赵子维后右侧,小心谨慎的执起酒壶,填满了酒樽,如玉般晶莹的双手端起酒樽低首递给赵子维。

  赵子维眼中精光闪了一下,声音魅惑性感,带着一种让人迷幻的恍惚:“希望你今晚不会让本宫失望。”

  慕容歌猛地抬起惊愕的眼眸对上赵子维满是玩味的眼睛,顿时明白,赵子维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不过,她并不意外,毕竟对一个有野心的人而言,想要看穿一个人非常容易,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相信刚才的那一番‘肺腑之言’。

  众目睽睽之下,她唯有含羞双膝跪地,忠诚道:“定全心全意伺候太子。”

  好一个奸诈的女子!好一个能屈能伸的女子!赵子维在这一刻心中赞赏。

  众人见无戏可看,便纷纷搂着怀中的歌姬寻欢作乐。也有人左手抱着歌姬,右手抱着童子。

  慕容歌寻空看去,寻找慕容尽的身影。但所有人的怀中,还有站在原地等候被人选去的人中都无慕容尽。

  慕容尽呢?他去何处了?这里守卫森严,他不可能逃走!

  她疑惑的收回目光时,正好看见身姿妙曼,姿容艳丽的如冰步履优雅的向夏国太子元祁走去,她轻轻皱起眉头,如冰果真与元祁有所关系!

  只是,似乎元祁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如冰。那么,如冰这是……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