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妾身一定侍候好你

妾身一定侍候好你



  “这等时候你不费尽心思讨好于本宫,竟还有其他心思。”耳畔边传来那魅惑略显冰冷的声音。慕容歌心头一阵,收回对那边如冰的打量,而是垂首对赵子维道:“请太子放心,妾绝不会辜负你所望。”

  赵子维闻言,斜杨的眼中光芒乍现,身姿更是慵懒的陷入椅子中,好整以暇,目光灼热并试图看穿这个在他面前表现的如此温柔的女子,揶揄道:“哦?本宫甚是期待。”

  慕容歌感觉到头皮发紧,一阵疼痛。又有些后悔,莫非是跳出了狼窝,就陷入了虎窝?不过,她悄悄握紧了拳头,无论是豺狼和虎豹,她都不惧!

  蔷薇苑

  此时,夜风徐徐,黑色上空一轮冷月,道不尽这一夜的疯狂与怨恨。更似乎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所有人,所有人的善良与丑恶。

  庆王府如今的风向是朝着蔷薇苑,府中众位姬妾皆是小心巴结林微。人走茶凉,人性丑恶自私,在巴结林微的这些姬妾当中又有多少人是曾经受过慕容歌恩德的?可如今这些人却在背后诋毁,谩骂,幸灾乐祸!

  若是死去的慕容歌得以瞧见这一幕,是否还会如此善良,愚蠢?!

  林微面带温雅得意的笑容瞅着屋子内几个络绎不绝的姬妾。

  “慕容歌当真是罪有应得,其父胆敢意图谋反,而她嫁于庆王,实在是侮辱了庆王,更是让咱们庆王府跟着蒙羞,也是让咱们姐妹蒙羞。幸而林侧妃大善,求得庆王的恩准,给了她一条活路。”

  “邵瑶姐姐说的极是,若今儿个晚上她能够为着咱们庆王府做些贡献,也不枉林侧妃的一番苦心,留了她一命。”

  “呵呵,不过我听说今晚她是要去伺候张将军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房呢。”

  张将军那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再美貌的女子落入了他的手中,几日便会变的枯败不堪。

  几个姬妾几番对话后,纷纷身形摇摆的笑了起来。

  林微展颜微微一笑,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虽说她嫁入庆王府后,从未伺候过庆王,但怎么说她曾经也是我的姐姐。如今她是有罪之身,若能戴罪立功也好。”

  话落,那几个名姬妾暗中交换了眼神,林微与慕容歌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如今在庆王府已经不是个秘密了!这慕容歌,养虎为患。但这与她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如今乱世,能有个安身之地已经是求之不得了。

  正当林微心下得意,与几名姬妾相聊甚欢之时,一名婢女缓缓步入厅中,走到林微身前,低声说了几句,林微顿时面色沉了下去。

  几名姬妾见状立即敛了笑容,不敢再谈笑。

  林微面色阴沉的看向几名姬妾,不住的冷笑道:“怕是不能如了各位妹妹的意了。慕容歌不能替咱们庆王慰劳张将军了。”

  “怎么会?”

  “慕容歌自动请缨,献身齐国太子。”林微敛下眼眸,声音寒冷如冰。她是小看了慕容歌,本以为能够利用张将军折磨她一番再行死去,却没想到她能够有此胆量!林微眼中横现一丝杀气,绝对不能让慕容歌活下去,否则后患无穷!

  青峰园

  晚风习习,墨发飘飘,鼻尖那淡香又时有时无。慕容歌螓首沉默,众多疑问和困境摆在眼前等着她一一去解决。

  慕容尽,那个如风般无拘无束的少年!他在何处?心头涌现不好的预感,难道是被哪个贵客强行拉走,此时在某个房间内对他行那龌蹉之事?

  “天下能够与夏国太子相匹配的女子唯有天下第一美人封国善雅公主,世间也唯有善雅公主可入夏国太子之眼。”赵子维邪魅的眼角扫了一眼慕容歌刚刚看去的地方,慵懒至极的说道。他在提到善雅公主时,原本懒懒的语气中参杂了几分倾慕。

  闻言,慕容歌拿着酒壶的手顿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常态。心中叹口气,如冰怕是要碰壁了。

  天下第一美人善雅公主?让天下女子羡慕,其出身尊贵,纵观天下,能让善雅公主侧目的也只有元祁。

  赵子维懒懒的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移目一旁。

  这时,凤奕眼带疑惑的看向慕容歌,瞧着慕容歌淡定从容,看似卑微,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处,以前的慕容歌眼中只有他,为了得到他的偶尔一眼,可谓是下了不少功夫,可从刚才到现在,她似乎并未正眼瞧过他。

  “退下。”一道如清泉般温润却又清冷的男子声音响起,声音虽不大,却能够让四周热闹的人听清,由此可见,开口之人内功深厚,高不可测。

  众人望去,是那让在场几乎所有人忌惮的夏国太子。

  只见在他矮几前方跪着一名绝艳女子。那名女子低垂眼帘,身形颤抖,面容羞红的对着双膝。

  这又是怎样的状况?

  慕容歌看去,并无意外。如冰啊如冰,你并不愚蠢,却又怎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否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