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女人什么都不是

女人什么都不是



  忽一阵冷风吹过树梢,沙沙作响。

  因那个男子的声音,众人屏气不敢多语,就连他们最喜欢的美人身在怀中,也不敢上下其手,寻欢作乐。

  不过,多半人都是看好戏的,想不到今儿个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挺多,出现了一个自荐枕席的慕容歌了,现在又出现一个不知好歹的女子。这年头,身份卑贱的歌姬越发的不安分了!可真是在庆王府的主人凤奕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个巴掌。

  凤奕面色阴沉,那目光阴森恐怖,目光犀利的盯着如冰。

  慕容歌紧紧皱起眉头,气氛突然紧张不已,一切都因为那个男子的静默无声。她偷偷看去,见那男子举止优雅,容貌倾城逼人,看上去温润如仙,目光总是那么淡淡的,同时让人甘愿俯首。刚那简单的两个字,就已经让人心生惧意,这样一个男子,高不可攀,更是不能去攀附!如冰,若是之前就与他认识,那么,怎么现在却连这么浅薄的认识都没有?她在心中叹息,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在心中叹息,惋惜。

  如冰光洁白皙的额头冒出一层珍珠般一粒粒的汗珠,紧握的双拳手心已经没了血色。她轻轻咬了咬唇,低首道:“夏国太子可还记得两年前万花节?妾曾有幸与夏国太子在立国相见,妾所弹奏的琴曲得到夏国太子的赞赏,夏国太子曾赞赏,若日后有机会还可再听到此曲,也不枉立国一行。如今立国已灭,妾虽沦落为奴,但一直将夏国太子的话置放心底,如今再见夏国太子,妾别无所求。只求再弹奏一曲《逍遥令》”

  别无所求,只求一曲。慕容歌心中一痛,她是为如冰心痛,如冰怎会不知道那个男子是如何的高贵而不可攀附,只是她心中仍旧有所念想,她深爱着元祁吧!所以只求一曲。

  但元祁只是抬头淡扫了如冰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既然此歌姬与夏国太子曾经有此偶遇,夏国太子对此歌姬的琴技甚为喜欢,本王就将此歌姬送与夏国太子。”凤奕最为捉摸不透的便是身侧的元祁,不知其喜好,既然元祁与那歌姬有所过往,他不如顺水推风。

  如冰没有想到凤奕会将她送给元祁,此刻心内情绪交杂,不知该如何反映,唯有将目光落在那个始终都没有变过表情的元祁身上。

  在这个时代,护送歌姬小妾实乃平常,就如同赠送一件并不珍贵的珠宝首饰一般随意。而如冰心中的复杂是,她怕她此刻的行为被元祁误会。

  谁知元祁好似并未多想,他微微一笑,“庆王有心了。”一句话,说的温柔如冬季里那飘然的几朵雪花般轻柔。

  如冰闻言,身形剧烈的一颤,她终于知道,她在他眼中,果真什么都不是!她根本未曾入过他的眼!

  慕容歌深深的叹息,今夜果真是不平静。

  对于众人而言,这只是个小插曲,众人又继续寻欢作乐。

  曲终人散,众人大多怀抱着歌姬童子去往西厢房。而如冰则与元祁身后的婢女们一同退去。

  慕容歌垂首跟在赵子维的身后,一同前往东厢房。东厢房是用来款待贵宾所用。其豪华程度西厢房无法媲美的。

  一路上,慕容歌心中忐忑,一会子她该怎么办?真的要与前面这个身姿欣长的男子一夜情?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忐忑,赵子维忽然停下了脚步,就在黑夜之中转过头来,漆黑的眼瞳紧紧的盯着她,声音与在宴会上有所不同,而是略带冰冷,“现在开始害怕了?”

  闻言,慕容歌立即低头掩饰眼中的忐忑,虽然此时是黑夜,但他眼睛太过黑亮,似乎能够穿透黑夜直视她的眼睛,她语态平稳道:“无。”

  “甚好。”

  冷意散去,那份慵懒又重新恢复。

  突然,在赵子维身前出现一黑衣人。慕容歌看去,那黑衣人根本看不清其形,究竟是高的矮的,胖的还是瘦的,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黑衣人是个男人。

  “拜见主公。”

  慕容歌倒退,黑衣人的出现表示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赵子维禀告,这些位高权重,权利顶尖的人,哪一个是简单的?手中若是没有个把的势力,怎能玩转阴谋权术?知道的越多,距离死亡就越近,她现在还不想死。

  赵子维倒是不怕她听去,只是勾起唇角邪魅的眼扫了她一眼,便对那黑衣人道:“讲!”

  “玉兰公子已到白国。”黑衣人说道。

  “玉兰公子是想做无用之功?白国即使有他的庇佑,也难逃国破之命。”赵子维背手抬头望向天空朗月,身姿忽然挺拔伫立于天地间,一身霸气凌越于空,毫不掩饰的嗤笑道。

  玉兰公子?慕容歌轻轻的蹙起眉,玉兰公子慈悲心肠,且天资过人,这些年来救过不少人,并得到天下人的尊敬。不过,其身份神秘,虽闯荡江湖,并游走于各国,但却无人知晓他真正的身份。

  听赵子维话中之意,似乎白国即将有一场战争,而玉兰公子出现在白国,似乎有意帮助白国。

  唉,乱世下,百姓哪能安居乐业!

  “退下!”赵子维挥袖冷声命令道。

  黑衣人退下后,赵子维便立在原地半响不动,并沉默。

  慕容歌也在其身后硬着头皮等待,若是赵子维起了杀心,她该如何逃脱?该死的赵子维,就不会谴退她?非要让她听见?!

  须臾,就听见赵子维那迷惑人心智的轻笑声:“想好怎么伺候本宫了吗?”

  闻言,慕容歌心下一颤,心知命抱住了,她十分冷静的回道:“但凭太子吩咐,妾定全力伺候太子。”色鬼!男人果真是靠着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赵子维嘴角上扬,心情甚好,又向前方东厢房走去。慕容歌跟在他身后,手不由自主的握住袖中的蒙汗药香囊。

  到了厢房后,慕容歌停下脚步,声音谦卑道:“妾身脏污,一日未净身,怕是不能伺候好太子,请太子稍后,妾先去净身。”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