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让我送你一程

让我送你一程



  他眼睛懒懒的扫了她一眼,忽然看见了她裤子上的鲜血。

  慕容歌双膝跪地,垂首道:“妾恐不能伺候太子了,妾葵水以至。”低头的她忍不住轻皱双眉,右腿处传来的隐隐疼痛似乎有所加剧,她清楚的看见裤子上的鲜血越来越多。

  赵子维眼光瞬间幽暗森冷下去,他唇边噙着抹冷笑,眼前的女子果然狡诈!他促狭的看着她的双腿间,轻笑道:“若本宫不介意呢?”

  不介意?慕容歌眼珠子轻轻的转了一圈,抬起头来,笑颜如花的对赵子维言道:“若太子不介意,妾自当尽力伺候太子。”话落,她便起身,动作优雅媚人的脱去白色纱裙,独留下一件艳红色的肚兜与里裤。白色里裤上的血格外的刺眼。

  对于慕容歌这般反映,赵子维颇为意外。他嘴角抽了抽,若是忽略她裤子上的血红,那么此时的她娇艳动人,一身肌肤如雪晶莹,有她伺候,今晚他必不会无聊,可现在……

  慕容歌余光将赵子维的神色收入眼底,浮动的心稍定,她动作缓慢的朝着他走去,要伸出白皙的纤手为他拖下已经不能遮体的衣服。他不是想要她吗?都说男人越得不到的越是好东西,越值得珍惜,那么,她现在就让他轻易的得到她!心中嘲讽的一笑,只是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否还想要!

  “下去!”赵子维声音冷然,但不难听出其中有一缕忍耐的燥火。他目光毫不掩饰的厌恶。

  齐国的太子身边最不缺的就是金银珠宝美人,而女人葵水是最肮脏之物,最是让人不屑!

  闻言,慕容歌心下雀跃,但面上却夸张的张大嘴,讶异看着赵子维,“妾还未伺候太子……”她在心中呐喊,快点让她走吧,她可不想与狼同屋共处,她还想要去找那个如风般俊美的少年呢!快点撵她吧!快撵啊!快撵啊!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的讨厌,跪求讨厌呀!

  赵子维一扫慵懒姿态,雍容尊贵的坐稳,将露出半片肌肤的衣服拉拢,掩住了春光,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她,声音越发的冰冷,“退下!”

  慕容歌失望的低下头,随后嘴角勾起,眼中笑意盈盈,语气不无失望道:“是。”

  她捡起飘落在地上的白纱衣,快速的穿上后低首弓腰倒退走出魅惑满室的房间,待关上房门后,她直起腰杆,脸上笑容毫不掩饰,恍然与刚才在房中的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来人,请如姬!”屋内传来赵子维那冷若寒冰的声音。

  如姬是赵子维的侍妾,据说容貌脱离脱俗,初见仿佛仙子,身份也尊贵着呢,是赵子维的表妹,也是赵子维众多侍妾中最为受宠的一个。

  几乎是赵子维的声音刚落,一名灰衣人立即出现在慕容歌的前方。

  慕容歌心下一惊,若此时不是黑夜,刚才她的神色就会让灰衣人看见,届时便有不必有的麻烦。

  “是,卑职立即去请。”那灰衣人至始至终都没有瞧她一眼,跪下回了话后,就立即退下。

  当那灰衣人退下后,慕容歌便准备去寻慕容尽。在宴会上,慕容尽无声消失,究竟是去了哪里?她怕的是慕容尽被某一个变态的男人抓去,而后受尽折磨,一旦想到有这种情况,她的心就止不住的一阵抽痛。疼的让她无法呼吸。唉,这时间最难割舍的不是爱情,不是友情,而是亲情,那是留着相同血液的亲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向裤子上的血渍,她根本就没有来葵水,那血渍是她用刀在大腿根上割的口子而流的血,眼下应该是止血了,也不是那么疼了,幸而骗过了赵子维。她看了眼四周,随后立即隐没在黑夜之中,若是想要找慕容尽,怕是就要去西厢房了。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明月掩在云朵中,一路上只有几盏灯笼照路,暗淡的光下,一身白衣的慕容歌穿行其中。

  偶尔有几名护卫从身旁走过,当见到慕容歌时,都是脚步一顿,不过一见到慕容歌身上的暴露的衣服时,皆是没有询问便继续查探。在庆王府中,黑夜中见到歌姬是十分寻常。所以一路上,慕容歌十分顺利的便到了西厢房。

  在西厢房院门口前,忽然有一人挡在了慕容歌的身前。

  慕容歌停下脚步,看向挡在她面前的人。这个时辰还在院门前的莫非是护卫?可看到来人后,慕容歌嘴角轻轻的勾起。

  “原来是小瓷姐姐啊。”慕容歌拉长声音语气娇软道,黑夜中,她双目闪亮却难藏冰冷之光。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瓷会主动送上门来!既然送上门来,她自然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小瓷惊讶的看向慕容歌,“你怎么会在这儿?”

  慕容歌挑了挑眉梢,刚想要回答,就听见小瓷那迫不及待有些焦急的声音,“慕容歌,你可知你弟弟在伺候谁?我在这里可等了半天了!”她早就对慕容尽有了非分之想,如今慕容尽落入了庆王府,她可是有了机会,她也有那个权利让慕容尽伺候她了!

  闻言,慕容歌双眼半眯,危险的光闪烁在眼底!好个胆大的小瓷!竟敢妄想侮辱她的弟弟!

  “我也不知啊,刚刚我还在伺候齐国太子呢。眼下来西厢房是想要伺候张将军的,小瓷姐姐可否指路?”她低眸掩饰住了所有的情绪,语气有些焦急的问道。

  小瓷闻言,瞪大眼睛的看着慕 容歌,“你是说你要来伺候张将军?”这慕容歌是不是傻了?竟然亲自向死门关进!

  慕容歌点头回道:“我是有罪之身,万不能得罪了张将军。还烦请小瓷姐姐指路。”

  小瓷眼睛瞪的更大,简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歌,她绕着慕容歌转了两圈,忽然捂嘴笑道,“既然你想要伺候张将军,我当然会为你指路,不过过了今晚你可不要后悔,张将军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等一会儿回去,她可要向林侧妃禀报,这慕容歌撞了墙后,果真是变傻了!

  “谢小瓷姐姐提点。”慕容歌微微一笑,面上尽是感激之色。

  “张将军就在前面第五间房。你来的正是时候,刚有名歌姬伺候完张将军离开呢。”小瓷一边窃笑一边伸手指向不远处的房间道。

  慕容歌一边笑,一边点头,目光扫着四周,见四周无人经过,唯一有的声音也是从几个房中传出来的男女交合那些淫笑呻吟的声音。她双目凛然,悄然的靠近小瓷,并从袖口之中拿出那蒙汗药。

  小瓷收回手,便回头看向慕容歌,想当初她可是对慕容歌卑躬屈膝,如今慕容歌摇身一变成了歌姬,还要喊她做姐姐!这滋味可真是不错!

  就当她正得意忘形之时,慕容歌忽然凑近她的耳旁,声音魅惑而低沉,“我送你一程,也好让我见一见张将军玩弄女子的手段!”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