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尽情享受

尽情享受



  前一刻小瓷还摆着高姿态幸灾乐祸,这一刻却没想到慕容歌敢这样对她讲话,她瞪圆双目想要怒骂,却被慕容歌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堵住了嘴,是一种药香味。

  慕容歌冷眼望着小瓷的神色变化,不禁又冷笑道:“这是你应得的!我衷心的希望张将军会让你体验一番,何为恐惧!若是你有几分本事,或许能够一跃枝头也说不定呢!我祝福你!”她不是冷血心肠的人,但也绝对不是大善人,曾经得罪她的,算计她的,她会一一还之!而这其中,小瓷就是第一个!

  小瓷惊恐的挣扎着,可越是挣扎她的呼吸就越是急促,不知觉间,便将蒙汗药吸入了鼻子里,身体不收控制,渐渐的没了力气。她口不能言,心中怒骂:该死的慕容歌,你想要找死?!竟敢这么对我!

  可惜,她这心里的怒骂没有机会说出口,更没有机会对慕容歌说。

  慕容歌见小瓷渐渐的没了力气,整个身体都软趴趴的,逐渐的昏迷了,她立即搀扶起小瓷。

  “呵!吃了什么,竟然这么重!”慕容歌咬了咬牙,低声道。试着稳稳身子,随后抬起头看向一排亮着灯的房间,锐利冰冷的目光落在第五个房间。

  扶着昏迷的小瓷一步步的向那房间走去。

  黑暗的夜色,清凉的风刮过幽绿的树梢,鼻尖飘过一抹似有若无的熟悉的清香,慕容歌停住身子,明亮如当空明月的眼眸转过头看向那随风摇摆的树梢。

  那树梢轻轻的吹动着,那清香味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皱了皱眉,无人?

  是晚上行事容易起疑心吗?她再次看相那摇摆的树梢,并未发现异样后,她转过身扶着小瓷继续向第五个房间而去,未免被人发现,她动作加了快。

  待到了门前后,慕容歌深吸了一口气后,将声音压低变哑后道:“禀张将军,林侧妃闻今晚之事,得知张将军不能得偿所愿,便让身边的贴身婢女小瓷前来伺候张将军。林侧妃发了话,小瓷容貌虽然中等,不过胜在是处子,张将军尽可玩耍,左右不过是一条贱命,张将军开心便可。”

  房中欲火正旺的张将军原本被打扰心情不爽,想要开门数落一番来人,待听了来人的话后,他紧皱的眉立即舒展开来,按捺不住欲望的摩擦着双掌,淫笑的回道:“本将在此谢过林侧妃了。”正好他已经有好几日没有畅快的玩了,既然林侧妃已经主动将人送到了他床上,他自然不会浪费这般好的机会!

  慕容歌闻言,心中冷笑,果真是一个虎豹豺狼!半点人性也无,这时间不知道有多少的女子死在了他的兽心之下!有多少的女子被他毁去了清白,毁了一生!只要有机会,她定要为天下女子除去这个畜牲!

  她弯下身子,撕开小瓷的衣服,将衣服中的肚兜全部露出,随后又卸下小瓷头上的发簪,一头并不顺滑的长发挡在了胸前,总算为失去知觉的小瓷增添了几分的姿色。若是不这么做,她怕凭着小瓷的姿色不足以让张将军兽性大发!要是那个畜牲不兽性大发,那绝对不会是好事!她就当做做好事,让小瓷‘幸福’一晚!

  几个动作做的十分速度,她立即后退,几步快跑到一颗大树后隐匿身形。

  脚步声传来,那般的迫不及待,门开后,张将军见到躺在门前有几分姿色的小瓷,顿时眉飞色舞,爽朗的大笑,“哈哈哈,深的我意!我必不辜负林侧妃一番心意。”一双贼眉鼠眼开始打量着毫无知觉的小瓷,脑海中已经浮现了各种玩弄美人的场景,他犹豫着该用哪种方法来伺候美人!

  此时正好是深夜,在西厢房的所有贵客们,皆是沉迷在美人怀中,哪里会分神听见张将军的几声淫笑。张将军毕竟是在沙场上闯荡的人,孔武有力,抱起小瓷就如同抱起了一只小猫轻松。

  他一脚踢上了门。

  须臾,慕容歌双目发亮的盯着那纸糊的窗户。

  果真是急不可耐!从窗户上看到,几乎是一下,张将军便将小瓷的衣服撕裂并扔在了那薄薄的窗纸上。紧接着,张将军几下便将自身的衣服脱下,扑向床上昏迷的人。

  慕容歌一张清丽的面容上冷笑不止,一双黑亮的眼眸目光冷冽逼人,看着那窗户上狰狞的影子,鞭子的声音在耳边响亮不已,鞭子的声音越是响亮,那畜牲的笑声就是越畅快!

  她的目光更为冷冽,双拳不由自主的紧握。

  “可恨!”来自灵魂的愤怒!

  若那被鞭打的人不是小瓷的话,她或许会更加的愤怒。此时她的愤怒只针对张将军,眼前似乎浮现那些一个个如花般的少女,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死在那残酷的鞭打下,蜡烛下,酷刑下,肮脏的男人身下!

  “肮脏!”

  慕容歌自紧咬的牙缝中吐出两个字。

  片刻后,她毫不留恋的收回目光转身欲离开西厢房。

  小瓷守在西厢房等待慕容尽,连她都没有见到慕容尽,就可以肯定慕容尽就不会在西厢房。

  那么,就只剩下东厢房和玲珑阁了。她刚从东厢房出来,她虽然不知道赵子维是否有男风之好,但她可以肯定慕容尽不会出现在东厢房。

  至于玲珑阁……

  玲珑阁是庆王府布局装饰最为繁华贵气之地,多年来也只有原国皇帝在玲珑阁住过一夜,而今晚入住玲珑阁的是夏国太子元祁。

  那个形如仙高雅,容貌倾城,眼神淡淡的,却辽远的如万里长空,无需一句言语便可让人俯首称臣的的男子,会好男风吗?

  一日来,透过记忆,透过她的经历,她还真是无法确定。只是有种直觉,那样淡雅如谪仙的男子绝对不会如此肮脏。

  那么,慕容尽究竟在何处?

  她刚向前走一步,便感觉整个后背后脑袋都寒冷如冰,整个身子瞬间便陷入腊月寒冬之中。

  鼻尖又传来那若有似无的清香。

  她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缓缓的转过身子,映入眼中的是那翩飞的快要融入黑夜中的黑色衣摆。

  那男子身在半空中,一双眼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下方的她。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