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其心当诛

其心当诛



  “时人多内敛,妾太过诚恳。更是被夏国太子神般的光芒照耀,万不敢有半点谎言。”慕容歌敛住眼中精光,垂首回道。这年头流行的就是谎话连篇!她为了保住小命,毫不犹豫的选择眼不眨昧着良心奉承面前的他。

  元祁闻言,竟轻笑出了声,唇角边的笑容似乎多了几分真,为其增添了绚丽,多姿的迷了慕容歌的眼。

  慕容歌暗中摇了摇头,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耀眼,太过惑人,乱人心啊!乱世下,怎么竟出妖孽?若她是个单纯的小姑娘,早就将整颗心抛在了他的这一倾国倾城的笑容中。幸好啊,她不是外貌协会的!她心知,越是赏心悦目的人,就有几分可能是表里不一的人!

  那庆王凤奕不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其心狠手辣程度少有人能及,慕容歌曾经是他的正妻,就算他不曾入过眼,更是与慕容歌的父亲有所过节,那么,他既然娶了她,就说明已经有了责任,可他竟然眼不眨的贬了慕容歌为歌姬,更禽兽不如的想要让慕容歌伺候静王与张将军!其心如兽真当株!

  “时辰不早了,夜冷风凉,夏国太子在此赏景,可千万要顾及身子。妾不敢再碍了夏国太子赏景的眼。妾日后有时间定会烧香拜佛为夏国太子祈福去。齐国太子等着妾伺候,妾必须先行告退。”

  当她欲拔腿欲装作潇洒镇定的离去时,身后传来那清雅动听的声音,“慕容歌?”

  “在。”慕容歌黑暗中瞟了瞟白眼,后又紧闭上双眼定下了脚步回应道。她并未转过身,而是立在原地,紧闭着双眼等待着元祁宣判着她的死刑。唉,真是后悔啊,临死前还浪费了这么多的口水!

  等了半响,也不见身后他再说什么。她紧绷的心弦渐渐松了,迟疑的转过身看向他。

  却见黑夜中,那徐徐的风吹动着他长长的衣摆,似要将他整个人融入这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之中,虽然他在平和的淡笑,可就让人感觉,他似就是属于这黑暗!

  慕容歌皱了皱眉,似对那黑暗有所畏惧,也似乎是厌恶,她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小步。

  不知等了多久,他终于开口了。

  “可愿侍奉本宫?”

  “什么?!”慕容歌惊愕,完全是出乎意料,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满是不可思议。

  他可知道他在说什么?

  伺奉他?

  瞧着她的震惊,毫无惊喜的神色,元祁那如山峰般俊秀的眉微扬,唇边的笑容也恢复了之前的那般,明明在笑,却总是带着几分的疏离和冷意。

  可惜,这夜太黑,慕容歌没有看清他的神色。她立即双膝跪地,回道:“妾刚刚伺候完齐国太子,身子还未复原,更没有沐浴。若是再伺候夏国太子,难免脏了夏国太子的身,若是夏国太子深夜寂寞,妾立即去请管家为夏国太子挑选一名姿容绝色的处子。”

  笑话!她又不是个傻子,刚刚跳出赵子维的狼窝,又要投入他的虎窝?

  良久,也没有等到他的回应。

  但渐渐的,慕容歌感觉到空气凝滞,一种让人恐惧的气息围绕在她的周身。

  元祁神情仍旧是那般的温润无害,他漆黑的眼眸幽深的仿佛一望无尽头的苍茫大海,更似那深不见底的寒潭。

  她抬眼便是看到眼前的情景,几乎是瞬间,慕容歌便想改了口应了他,但幸而她意志坚定,只要决定的路,任何人都别想更改!

  他眼瞳淡淡的扫了她染了血的裤子一眼后,平静无波的双眸轻轻的闪了一下。

  “太子,事情办妥了。”忽有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绝色女子出现在慕容歌的身旁。

  绝色女子现身后,立即就有四名着不同颜色衣服的男子从四周的树梢上落下。

  几人皆是动作齐整的下跪施礼。

  慕容歌并不意外忽然出现的这几人,从刚才树梢不正常的摆动时,她就有所察觉。如元祁身份尊贵的人,绝对不可能独自一人在庆王府内行走。她心思暗动,不管是元祁还是赵子维,他们绝对不会毫无理由就光临了庆王府,想来都是有自己的目的吧!

  元祁点了点头,身体忽然轻飘飘的凌越于半空,紧接着几个跪在她身侧的一女四男也随之而起。

  慕容歌抬起头看向他们。

  “太子,是否杀了她?”那绝色女子有着一张蔷薇般艳丽的好容貌,可开口的话语却是如此冷冰冰毫无温度。

  闻言,慕容歌挑起眉梢看向绝色女子,意外的从绝色的女子眼中看到了一抹嫉妒,还有杀意。

  元祁只是扫了绝色女子一眼,绝色女子身形便是一阵,立即敛下眼眉,不敢再作声。

  慕容歌叹气,深深的叹气。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在叹息时,她将那绝色女子的容貌深深的记在脑海中。

  眨眼的功夫,那半空已无一人。

  慕容歌缓缓起身,有些讶异。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她眨了眨眼,耳边似乎回响着刚才那清雅温润的话语,“可愿伺奉本宫?”

  她自嘲的笑了笑,她有自知之明。万不能轻易陷入他那无害的笑容中,那是万丈深渊,她绝对不会不自量力的认为自己有着天下女子无法比拟的独特,能够让他抛弃世俗观念,为她倾心!

  低头拂去裤子上的泥土,看着裤子上凝固的鲜血和泥土,她愣了一下。随即迅速离开西厢房。

  一路走一路猜测着慕容尽的行踪,慕容尽不在西厢房,不在东厢房,不在玲珑阁,那么,他该在哪里?

  快要天亮了,她没有多少的时间去找他,暗自向好的方向去想,他已经被人救走了!毕竟他是慕容家的嫡子,或许慕容宰相还留有一手。

  一路走回东厢房,直奔赵子维的房间,并在赵子维的门前静立。如今她万不能回歌姬房了。否则,林微知晓她并未被张将军玩弄,一定不会死心放过她!想到这里,她紧紧的皱起眉,必须尽快想法子摆平林微!

  至于房中的赵子维……

  她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