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都是玩物

都是玩物



  沐轻出口嘀咕了几个字后,忽然感觉身上汗毛直立!原本的睡意瞬间消失。

  这不是她的声音!

  此声柔和娇软,虽然有些干涩低哑,但是却比她以前那略微平淡的声音好听几倍!

  她立即睁开双眼,入目的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头顶不再是她那熟悉的吊灯,而是望之便能看见阳光的破瓦棚顶!且房中不再是她熟悉的淡淡的茉莉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而是一种发霉中还有一丝血腥之味。她轻轻的蹙起眉,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她没死?”

  听见沐轻说话的几个歌姬原本是怔了一下,以为是错觉,再看到沐轻睁开了双眼,便立即错愕的惊呼了一声。这庆王妃送来歌姬房之时只剩下一口气了,刚才还是一副必死的样子,此刻竟能开口说话,又睁开眼睛了!几名歌姬面面相觑,随后又好奇的看向沐轻。

  沐轻此时觉得脑袋疼痛不堪,身上也没有多少的力气,面对身处环境的忽然变化,她根本没有来得及深思,待转过头,看向刚才出声的几名歌姬,她忽然感觉身上吹起一阵阵彻骨的冷风。

  七八名姿色上乘,身穿颜色艳丽,略微暴露古装的貌美女子,环肥燕瘦皆有。她们脸上皆是扑了厚厚一层的脂粉,但仍旧遮掩不住她们的稚嫩。她们大概只有十五六吧?

  “不知你醒来究竟是福是祸。若是想要日子好过些,便起了来净身更衣装扮吧。”其中一名女子见面色苍白,神色茫然的沐轻,好心提醒道。

  另一名身穿艳粉色肚兜,外罩一件白色透明轻纱的女子闻言,噗哧笑出声,男人双手便可握住的细腰扭动了一下,大半个露在外面的胸脯也跟着颤了颤,“如冰姐姐何必费心思讨好她?如今她的身份与你我同等,已不是庆王府的王妃。”

  被称为如冰的女子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扫了那歌姬一眼,冷声道:“我平生最厌恶之人便是他人富贵之时,溜须拍马,一朝落难之时,落井下石。”

  “如冰,别以为庆王去你房中几次,你就是飞跃枝头!你不过是身份低下的歌姬!”那歌姬被讽刺,顿时恼羞成怒。

  如冰毫不在意,冷笑道:“飞雪,你我皆是庆王府中的歌姬。”她残忍的点出这一事实。

  飞雪语塞,刚想要反唇相讥,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痛色,便立即闭上了嘴。

  这里有多少的歌姬,曾经的身份不是高贵的?不过,那只是曾经,如今她们只是被男人任意玩弄的歌姬,身份低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其他女子仿佛已经见惯了二人争吵的场景,没有出口偏帮二人。其实也不然,庆王府中近五十名的歌姬,其中的明争暗斗早就是自然,几乎日日皆有,大多数人已经修炼到冷眼旁观之地。

  沐轻的头疼渐渐的有所缓解,她一直看着几名女子,听见叫做如冰和飞雪二人的对话,沐轻迷茫的双眼渐渐的写满了震惊。

  她不愚蠢,眼下身处的环境虽然诡异,但绝对不是片场!

  这是……

  穿越!

  顿时,大脑轰鸣作响。

  清楚记得,她下班回到刚买下不久的房中休息,本想先休息一会儿便起床洗澡吃晚饭,可这睡了一觉怎么会忽然穿越了?!她在现代可是有光明美好的前途等着她呢,虽然刚刚大学毕业一年,但是她凭借着卓越的能力过五关斩六将进了R集团,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升职了,美好生活正在前方向她挥手,怎么就会穿越了?!

  她再次看向那几名女子,从刚才那两人的对话中,已经点名了她们的身份,歌姬?这是哪一个朝代?这具身体是什么身份?与他们一样都是歌姬吗?忽然,刚刚头疼有所缓解的脑袋又开始剧烈疼痛,伴随着疼痛一个个片段记忆涌入脑海之中……

  “好心没好报,人家到现在都是没有搭理你!”飞雪见沐轻抱着头闭上了双眼,没有回应她们,便对如冰冷笑道。

  “此地乃是非之地,咱们还是速速离开为妙。否则被林侧妃发现咱们在这儿,咱们的日子就更难捱了。”又有一名身穿鹅黄色衣服,同样暴露的女子说道。

  她话音落下,片刻间,除了如冰和飞雪二人,其余几人纷纷离开。

  如冰和飞雪二人也不过是留下看了一会儿沐轻,便转身离开。

  这不是冷漠,而是为了生存。事不关己,无需上心。

  头疼的十分厉害,沐轻痛苦万分,那些记忆强硬的进入她的脑海之中,硬要与她灵魂所带来的记忆融合一起,那一个个陌生但又奇怪的有些熟悉的画面不停的涌入脑海,让她清楚的看见,这具身体的经历与身世,与此时她身处的朝代。

  更要命的是,这具身体临死时的那种震撼人心消失不散的怨气和恨意!有两个人的身影特别清楚的在眼前晃荡,一个是夫君庆王,一个是姐妹相称的林侧妃林微!

  幸而沐轻意志坚定,向来敌强我更强的心智,很快压制了那股子怨气和恨意。

  待头疼散去,记忆已经全部涌入脑海。沐轻开始冷静的整理着思绪。

  这不是她所知的任何一个朝代,而是一个架空历史的存在。同时更是一个乱世。一百年前,大贵朝灭亡,自此天下四分五裂,形成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国家。今儿个这个国家灭亡,那个国家兴起,一切都无定数。

  而她身处的国家是原国,算不得一个大国家,经历过几次战争,胜多败少,获得土地,金银珠宝,奴隶美女多不胜数,在十几个国家中,也算不容人小瞧了。

  最为重要的是,此时的女人在男人看来是玩物!玩腻便可抛,杀,虐,奸,任意为之!沐轻紧紧的皱起眉,继续消化着记忆。

  这具身体的身份是原国慕容宰相嫡长女慕容歌,身份尊贵,于一年前嫁入庆王府,慕容歌初次见庆王凤奕便倾心,只是凤奕眼中从未有过她的存在,与她陪嫁的滕妾林微格外受宠,慕容歌对林微极为信任,采用林微提供的方法,表现温和大度的为庆王凤奕寻美纳妾,但仍旧不曾入庆王眼,就连府中的歌姬侍妾时不时的得到庆王的偶然一夜,而二人成亲一年,庆王未碰过她,应该说,连她的闺房都不曾进入过。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