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抓住男人的味觉

抓住男人的味觉



  今晚她利用了葵水的借口躲避了侍奉他,那么,她若是想要依靠他这座大山避难,就绝对不可能再用这种借口。如此算来,她只能有五六天的喘息日。只是,赵子维能在庆王府待多久?

  想到这里,她又忽然想到了元祁,那个男人是怎样的想法,会提出让她侍奉?

  正百思不得其解,困扰绕在心头时,从赵子维的房间走出一名着衣装扮极其雅致的女子。此女子自赵子维房中而出,大概就是侍奉赵子维一夜的如姬吧!

  如姬一身装扮贵重,容貌若出水芙蓉般脱俗,只是神态间高傲。眼神轻轻的飘过慕容歌,只是不屑的扫了一眼,便冷声问道:“你就是在昨晚的宴会上主动要为太子献身的歌姬?”

  闻言,慕容歌眸子微动,回道:“是。”

  如姬一听,眼中不屑之色更浓,挑着眼尾,嘲讽道:“容貌也不过如此。太子不是一般男子,岂是你能够高攀的?也幸好你是处子之身,否则真是脏了太子的身子!”她如姬从五岁时见到赵子维,便已经倾心,立誓日后一定要嫁给他。她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庶女,无法成为他的正妻,但她仍旧乐意作为一名姬妾侍奉在他左右。齐国太子府上,虽然美人众多,但她相信她在他眼中是特别的,无一人能比!

  昨晚她听说他应了一个歌姬的请求,让那歌姬伺候他,她半夜无法入睡,怕那名歌姬有着狐媚的法子勾引了他。可没想到天还未亮,他便派人唤她来伺候他。由此可以看出,那名歌姬并不能满足他。

  眼下,她又见到这名歌姬,容貌绝色,但也并非多么独特,赵子维见惯了各色美人,绝对不会轻易动了心。只是,她心有不甘,凭什么一个身份低下的歌姬也敢如此大胆!莫非,因为她曾经是庆王妃?

  慕容歌心中冷笑,总有一天,等她有足够的能力时,她会让这些曾经嘲讽她,贬低她,试图将她踩在脚底垫底的人知道,得罪谁都可,但绝对不能得罪她慕容歌!

  “还待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还有其他的心思?!”如姬冷喝道。

  “没有太子的吩咐,我不敢擅自离去。如姬夫人若是能够做太子的主,那么,我自当现在就可离去。”慕容歌声音冷淡的回道。

  如姬一脸怒意的瞪着慕容歌,瞬间便是破坏了那脱俗的容颜,“你果真是存了别的心思!凭你也配?!还不快滚!省得太子醒来后,见到你脏了眼!”

  闻言,慕容歌眼中冷光乍现,再抬起头时,她眼中一片平静,勾起嘴角优雅轻笑,“此时太子还在休息,如姬夫人何必如此暴怒?若是吵醒了太子,这后果可是如姬夫人能受的?”

  “你!”如姬语塞,忽然想到此刻身在赵子维的房间门外,她因嫉妒而忘记了场合,若是被赵子维听见了,那么,她一直以来维持的温和优雅的形象就要毁了!再看四周的下人,虽然是低着头,可也多少看得出来,刚才她那责骂的话是让他们意外了!

  当下,如姬便有些后悔。她咬了咬牙,唯有压低声音对慕容歌道:“记住你的身份!勿要自寻死路!”

  慕容歌挑了挑眉梢,仍旧是面无怒色。见状,如姬愤恨不已,又想张口教训时,立即想到了在房中的赵子维,她不想也不敢惹怒他。若是真的惹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待如姬离去后,慕容歌就在原地静立等候。

  大概也就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房间内传出赵子维的声音,“备浴汤。”

  他话音落下半刻,就有八名美貌少女每人手中抬着冒着热气的浴桶进了房间,慕容歌没那心思欣赏美男沐浴图,仍旧在门外等候。

  就在这时,有一名美貌少女从房中出来后,忽然撞了一下慕容歌,木桶上有些水也洒在了身上,她轻轻的蹙起眉,抬起头看向撞向她的少女时,那少女竟然仅用二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慕容六少爷被救,已离庆王府。”

  那少女将话转告完毕后,立即向慕容歌道了歉与其他少女一同退下。

  慕容尽被救出去了?!慕容歌心中惊讶不已。难道是昨晚趁着那两段小插曲的空档,就有人救走了慕容尽?

  心头涌上了些许的失落,在这个时代女子如玩物,慕容家族的人自然不会费多少的功夫来救她,自然要将全部的心思放在慕容家族中唯一的嫡子慕容尽的身上。

  她唇角笑容依旧,轻轻的抬起头看相东方逐渐升起的太阳。

  无人相救,她便靠自己!那自由绝对不会离她多远!

  她眼光从容的收回,垂首沉思。

  小半个时辰过后,门开的响声让她从沉思中回神。

  赵子维今日身着一袭天蓝色长袍,衣服做工精细贵重。他眼睛直视,神情慵懒却又隐隐透着霸气,他从出门都未看向立在一侧的慕容歌。

  慕容歌怎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只要错过今晨,她若是想要抓住机会就难如登天分!她必须借助赵子维的势离开这座牢笼!

  她几步跑到赵子维的面前,挡住了赵子维前进的路,双膝跪地,神情慎重,在赵子维略微诧异的目光下,她朗声道:“妾恳求太子允许妾跟随太子。”

  赵子维笑容懒懒的看着她,昨晚她挑起了他的欲火,却全身而退,此时又来恳求他留下她?这个女人实在是不老实,真是狡诈如狐!他笑道:“本宫身边从不缺女子伺候。”

  似乎早就料到赵子维这样的回答,慕容歌神情自若镇定,抬头看向赵子维,沉声道:“太子身边的确不缺女子伺候,妾有自知之明。但妾却有一手好厨艺。妾敢居第二,无人敢居第一。”此时乱世已经延续了两三百年,百姓能有果腹的食物便已经是不错了,自然不会在吃的上面费太多精神。通过这具身体的记忆,她明白,此时的菜式非常简单,虽然也有炒炖煮,但是菜式不精致,口味也极其一般,她向来好吃,在吃上费劲功夫,厨艺与现代几星级的厨师自然不能相比,但比现下各个府中自称是大厨要好上几倍!

  原本她想做赵子维的幕僚,给他设计几款拉风的战斗武器,但深思过后,她认为这方法行不通,一旦赵子维认为她有威胁,要了她的小命以绝后患,岂不是她自找苦吃?

  “夸大其词吗?”赵子维上下打量了她一圈后,语气轻飘飘的说道。曾经是宰相之女,自然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会下厨?看来,她为了能离开庆王府,真是绞尽脑汁的想法子!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