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绝路生路

绝路生路



  林微瞧着慕容歌身上的艳服,心里面当真是舒坦至极,她等了多久,梦想了多久才等到了今日!慕容歌无德无能,固然有美貌,但又怎能与她相比!可却愣是在她前面抢尽风头。如今连老天都在惩罚慕容歌,她当真是痛快至极!

  慕容歌抬起眼眸,眸光悠然从容的看向林微。或许林微的嘲讽对之前的慕容歌来讲是致命侮辱的攻击,但对于她而言,这种嘴皮上的攻击,与那臭水沟等同,既然是臭的,自然是不进眼中的。不过,有些话是要该说的,“林侧妃,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林微会对她乞求。

  “是啊,风水轮流转,慕容歌,你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你会落得这般的地步吧?放心,我也不是那无情无义之人,纵使宰相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仍然会求庆王留你性命。”林微听见了慕容歌的话后,以为慕容歌刚才的这句话是认输,讨好,心中窃喜所以,强大的自尊被满足,所以她摆出了一副恩人的姿态,高高在上的对慕容歌说了这一番话。

  房中的婢女们听见了慕容歌的话后,也都想歪了,都以为慕容歌是在向林微服软,她们不免都有些幸灾乐祸,这曾经的庆王妃如今的身份可是连她们都不如呢!一想到这里,婢女们纷纷投向慕容歌的眼神皆是嘲讽。

  闻言,慕容歌不禁唇角轻扬,林微误会了?正好,此时她势单力薄,虽然心中对林微不屑,但与林微在此刻不易正面交锋。暂时的委曲求全,对她而言算不得什么,前世为了能够在R集团立足,她吃过的苦受过的白眼不比这少,只是少了对性命的威胁而已,单单就性命这一点,她就万万不能轻视了去!她轻笑道:“谢林侧妃。”

  “你也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如今是个什么身份,若是如此,你还能少点苦头吃,今晚好好去准备吧。张将军可是点了名要你伺候,你可得好生伺候着,若是伺候不周,我也保不了你!”林微在婢女的搀扶下,姿态婀娜的躺回藤椅上,继续让婢女为她仔细修剪指甲。

  一听见张将军三个字,婢女们个个都是一脸惊讶,惊讶过后,却是看好戏和期待的目光看向慕容歌。

  特别是小瓷,她装模作样的掩嘴笑道:“在这儿可是要恭喜慕容歌了,今晚你只要伺候好了张将军,没准就会飞上枝头了!”

  张将军?慕容歌眼神瞬间森冷幽暗下去,原国战将张将军,外表粗犷,四肢发达,庆王手下的猛将,立下战功无数,受庆王重用,但却男女通吃,府中豢养童子处女数名,可谓阅人无数,被灭国的公主千金公子被他玩死的不在少数,其玩弄女子,男子的手段堪绝,并残忍之至,据说,有一女童仅仅十岁,而他执起鞭子鞭打,使其肌肤无一完好之处,在其昏厥之时,进行凌辱,事后,惨无人道的将那奄奄一息的女童赏给久未逢甘露的手下们,足足三日,女童断了气才罢休。

  慕容歌紧紧的蹙起眉,余光看到了林微等人那幸灾乐祸的样子,心中腾腾升起烈火,小瓷刚才那番话回响在耳旁,如同火油一般浇在了火焰上,使她心中烈火熊熊燃烧。

  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她转过头看向小瓷,轻启唇,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清艳的笑如上空明月,“谢小瓷的吉言。”想要飞上枝头吗?她就不妨成全一番,也不枉小瓷从今儿个早上到现在对她的一番用心!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盯着慕容歌,见她脸上笑容不假,便更是惊讶了!

  莫不是慕容歌山穷水尽了,不怕被玩死也要爬上张将军的床?是想要找个靠山?她是不是受了刺激,傻了?

  林微眼眸一紧,紧盯着慕容歌,在慕容歌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发现后,便收回了锐利的目光,碍着一会子庆王就会回府,免得庆王有机会后悔对慕容歌的处决,便挥了挥手,“你回去好生准备吧。”过了今夜,慕容歌就是彻底的歌姬,一个被千人睡万人骑的歌姬!日后也绝对不会引起她半点的注意了,她也无需将过多的目光放在一个歌姬的身上。

  “是。”慕容歌低声应道,看上去十分恭敬。她垂首转身离去时,林微忽然抬起头瞅着慕容歌,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些不安,这慕容歌会如此的安份吗?

  在林微的怀疑中,慕容歌从容的走出靡丽的房间,并在关着的门前脚步顿了一下,低敛的眼眸中寒光阵阵。从她有记忆开始,还从未受过如此大的侮辱,而今儿个三番四次的备受侮辱,当真是让人刻苦铭心!此仇,她记住了!

  回到歌姬房后,慕容歌将之前如冰送来的馒头吃了,这具身体饭量小,吃了一个馒头就已经饱了,力气也逐渐的恢复。

  随后,她立即在这个破屋子里搜罗着,希望能够寻到一两件可以防身之物,险些刨地寻找,仍旧没有找到什么。只是在梳妆台的破抽屉中,寻到了一个蒙了灰的香囊。

  她低头轻轻的闻了一下,刚要抬起头,就感觉有点昏眩,幸而她并未多闻,只是轻轻嗅了一下,这是蒙汗药?

  蒙汗药?!她缓缓的笑了,眼神清亮冷静,老天终究没有亏待她!还没给她安排个绝路!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