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娈童歌姬

娈童歌姬



  夜,终究是无法逃避的来了!庆王府内早早就奏起了乐声。歌姬房的歌姬们个个盛装打扮,早在太阳刚刚落山之时,就已经妆扮妥当,就等着传召。

  对于这些歌姬而言,每逢有宴会,她们都会满怀期待,若是能够被宴会上尊贵的皇族和官员看上并带走,那么,她们就会终止歌姬生涯。这是歌姬们绝对不会放过的机会。

  相对于这些歌姬昭然若揭的想法,慕容歌却不以为然,即使跳出了这个火坑,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火坑?

  此时的庆王府热闹非凡,宾客们接连到了,站在歌姬群中的慕容歌难掩心中忐忑,她无法保证会逃出魔掌,也无法保证今晚她是否会与那曾经死在张将军手中的童女一般下场。

  “若是你好生伺候着张将军,相信张将军也会顾及你曾经的身份,不会对你怎样的。”身旁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慕容歌侧头看去,她刚才没有发现站在她身边的人竟然是如冰。听了如冰的话,她心中有丝暖意,在此刻孤军奋战,时时刻刻的想着如何逃生时,有人为她着想,她怎会不感激。只是,她并非是个认命的人,而且,她是个有独立思想的现代人,怎会接受为了生存出卖自己?!

  但,如冰的心是好的,她微笑道:“嗯。”

  如冰见她似乎想明白了,便低下头去看着自个儿的脚。从慕容歌的角度看去,瞧着如冰的如雪的脸颊泛起了红晕,心情似乎极好,也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慕容歌挑了挑眉,没有多想。

  慕容歌移开目光,却见距离她的不远处,有一群身着同样暴露的少年,这些少年个个容貌俊美,甚至还有阴柔女性之美的,她挑了挑眉梢,忽然想到,在这个时代,只要是有权有势的人府中都会圈养童男处女,想来这些少年是为宴会上的宾客准备的吧。

  她缓缓移开目光,却忽然发现在少年中有个熟悉的身影,几乎是本能的,这具身体猛的身形一颤,刚刚红润一些的面色发白不已。

  “怎么了?”如冰发现了她的异样,关心的问道。

  慕容歌轻轻的摇了摇头,她无法抑制心中那疼的让她想要惊呼的剧烈蚀骨般的疼痛。

  那个如风般俊美的少年似乎发现了她的注视,他缓缓的转过头来,当他看见慕容歌时,清亮如泉水般静止不动的眼眸,顿时被惊涛骇浪掩盖,他身形不稳,眼中泪光闪闪,欲向她奔跑而来,但又生生的无法挪动半步。

  触及到少年眼中的泪光与担忧,慕容歌无法控制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是尽儿!

  那个与她同母所生的亲弟弟!

  慕容歌十分清楚,这是这具身体残留下来的感觉。这是骨子里重如泰山无法割舍的亲情,亦如那少年含泪的眼眸。

  她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心神,也让疼痛尽快消失。关于慕容尽的一切涌入脑海。

  慕容尽,慕容歌的亲弟弟,仅有十二岁,是宰相府中年纪最小的,平日里与慕容歌的感情最为要好。想不到,宰相刚刚落难,他竟然落得与她同样的下场!如今变成了庆王府中同样任意被人玩弄的男童!这是莫大的屈辱!慕容歌深深的感觉到了灵魂的愤怒,这个少年还是个孩子!

  耳边似乎传来那少年隐忍的,害怕的,依赖的,复杂的,让人心痛的低声呼唤:“姐姐。”

  紧接着是那让慕容歌极为愤怒的嘲笑。

  “还以为你的姐姐是庆王妃?她如今与你是同样的身份!别在这丢人现眼了,省得被人耻笑!”站在慕容尽身边的容貌阴柔的少年狠狠的推了一下慕容尽,慕容尽毫无防备,一下子便被推到于地。

  顿时,哄笑不止。

  慕容歌双拳紧握,欲上前去扶起少年,但被如冰拉住了,“不可。”

  闻言,慕容歌看向不远处的凶神恶煞的护院,坚忍的闭上双眼,随后缓缓的睁开,再看慕容尽,他已经起了身,瘦弱的身体让人看的心惊,但他却仿佛没有听见那些嘲笑声,而是动作缓慢的拂去身上的尘土。

  这一幕让慕容歌看的心痛不已!短短的几日,从天堂落入地狱,曾经天真的认为风是最温暖的,不停在耳边呼唤着姐姐的少年,此刻,变得如此的沉默,如此的难以言喻。

  俊美的少年微笑着扯开了嘴角,无声的对她说:“姐姐,尽儿无事。”

  “宰相府的三公子,被称之为原国第一美男子,虽说只有十二岁,但已经闻名于原国,想必今晚会有很多人想要他……伺候吧!”容貌妩媚,身姿妙曼的飞雪长袖掩着嘴看着那容颜俊美的少年,笑道。

  歌姬中也有些女子纷纷怜惜起慕容尽的遭遇,这如花般的少年今晚不知会被哪个人摧残了!可惜,可惜至极啊!

  慕容歌身形僵立,她可以想象慕容尽即将会面临什么!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不行,就算她不是他的亲姐姐,可她也不能坐视不管,任由他被人玩弄蹂躏!否则,她难以过心中的那关。

  “今晚可都得好生伺候着,若是有半点差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这后果可不是你们能承担的!走吧!”管家站在他们面前,面色严肃的警告着。

  慕容歌再次看向慕容尽,只见他已经低下头去,露出他完美的侧脸,那般的沉默寂静。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