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倾城 是为了救她吗

是为了救她吗



  “如今你已经自身难保,莫再有那些徒劳的想法,庆王府内守卫森严,从未有人能够逃出去过,一旦被发现,下场凄惨。”如冰紧紧拉住慕容歌的手,声音压的只有她们二人能够听见。

  她们身后的飞雪冷冷的盯着二人的背后,须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对着如冰的后背,掺着冷笑讽刺道:“假慈悲。”

  而此时,管家已经带着歌姬队要前去献舞服侍宾客了,她们无法逃避四周护卫的眼睛,必须跟在其中一同前行。即使听见了飞雪的话,她们也并未反击。

  慕容歌低敛眼眉,从慕容尽身上收回目光。而慕容尽此时云淡风轻,好似刚刚那露出霎那软弱的少年并非是他,若是仔细观察,就可见到他低着头,那紧绷的嘴角,还有长袖下紧攥的双拳。

  几乎是所有人在离前往宴会的一路上,皆是沉默,都有各自不同的心思和打算。

  慕容歌紧咬着牙,刚才因为这具身体留下的感情,她无法冷静,此刻,当冷静下来后,她真的感觉到了灵魂的愤怒和恨意。十二岁的慕容尽,原本应该在锦衣玉食下长大,但如今却要沦落为玩物!凤奕与林微还真是够狠,够无情!曾经的慕容歌时时刻刻想着如何对他们好,从未做伤害过他们的行为,而如今他们却万份无情狠辣的将慕容一家踩在脚底。

  将慕容歌送入歌姬房也就罢了,可没想到,他们竟不放过慕容尽!

  这种行为,无论是过去的慕容歌,还是现在的她,都无法介怀,而她也无法忽视心中那强大的恨意。

  罢了,罢了,既然她占了这具身体,那么就该为这具身体做些什么。

  那一声饱含复杂让人心痛的‘姐姐’二字,至今仍在脑海中回旋,撕扯着她无数的神经,只有一个想法始终的在心里反复着,救尽儿!救自己!

  但,她该如何自救,如何救人?仅凭袖中的蒙汗药吗?还是寻人求助?

  可偌大的庆王府中,人情冷漠,人人自顾不暇,大多爬高踩低之人,哪里会有人帮她?

  如今对她仅有善意的人只有如冰。不过,如冰,可信吗?不是她冷血无情,无视如冰的善意友好,只是,此刻的处境,容不得她有半点的轻视。

  不知不觉,时间过的极快,马上就要到了宴会的所在地,青峰园。

  她心跳如擂鼓,不安躁动着,她飞快的运转着大脑。根本没有发现身边的变化。

  在她还未有所警觉之时,如冰拉着她长长的衣袖,然后不管是歌姬还是在园子外伺候的下人纷纷分成两排,分别向两边后退,觉得退无可退之时,如冰示意她垂首下跪。而她不解,侧头看向如冰,却见如冰整张柔媚动人白皙的脸颊羞红了,而且收回的双手在袖子下不安的来回绞着,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眉梢轻挑,心下疑惑,再悄悄的抬头看向众人。发现所有人皆是垂首,同样是大气都不敢出,莫非是有大人物来了?

  但,人还未到,就有如此大的排场?好似在脑海中搜寻不到类似的场景,不过似乎以前的慕容歌在嫁入庆王府时似乎也没有参加任何宴会,凤奕往往是单独会客。

  或许是大氛围的影响,她也敛了气息静待那大人物的出现。

  不过一会儿,忽然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压的极低,若不是离的很近,怕是就要被风吹散,最后融于这似乎无尽头的黑夜。

  “姐姐,尽儿无能,竟没有救出姐姐。姐姐放心,尽儿会尽一切,也要救了姐姐。”慕容尽刚才趁着众人后退的机会,悄然的来到慕容歌的身后,他需要有个机会与姐姐单独说话。

  闻言,慕容歌身形剧烈的一颤,他是为了救她才进的庆王府?!莫非他早已逃出了宰相府,结果为了救她,才沦落到凤奕和林微的手中?!

  她轻轻的转动头,想要去看看这个让她动容的俊美少年。可回头看去,已经没有了少年的身影,惊讶的转过头时,一声声高呼让她立即低下头去。

  “拜见夏国太子!”

  声浪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

  夏国太子?就是那个让众人跪地等候的大人物?就是那个拥有着倾世之容,权倾天下的男子?

  而低着头的她等了许久都没有听见脚步声,只是鼻尖似乎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清香,这种清香味与她所闻过的香水味,花香味不同,虽然说不出什么味道,但这种清淡的香味若有似无,今晚微风徐徐,更让这淡淡的香味极快的从鼻尖飘散,身边的如冰好似跪立不安,十分紧张,面色更红。

  她无法驱使好奇心,想要探索淡香味从何而来,便微微抬起了头。可入目的却是一个飘然如仙,渐渐融入黑夜的黑色背影,但紧紧是一个背影,却气势磅礴,超强的气场让人从心底俯首称臣,只是看一眼,便不敢继续再看。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仅是一个背影就如此的贵气逼人,未让人见他的容颜,而他未开口言一句,靠着一个背影,便让人心悦诚服的俯首称臣,不敢喘息,不敢窥其身。

  在她晃神之际,身畔传来一声有着痛意的叹息。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