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神雕 第012章 狐媚李莫愁

新书开始冲镑!希望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如果成绩好,小呆动力实足,今天四更!
—————————————————————————————
阳钢见穆念慈飞到了对面的岸上,小舟离岸越来越远,自己是没能力飞得过去,想到为了逃命,迫不得已离开最亲爱的人,不由悲从心来,隔着江岸大叫:“穆阿姨,你等我回来。我长大后,一定会练成没有人能够欺负得了的功夫,永远不和你离开。”
这时陆无双也两手连摇道别:“穆阿姨,再见。”她年纪幼小,完全没有主见,把阳钢当作了唯一的依*。
小舟荡入钱塘江中心,雾蒙蒙中,对岸一片模糊,飘飘渺渺,再也不能见物……
********
老渔夫一边荡着小舟,一边说道:“小阳哥儿,此地离湖北襄阳可很遥远,路程至少也要大半个月。你带着一个小女娃娃,一路上可要多多小心了。”
阳钢点了点头:“多谢赵大叔,我会小心的。”刚刚离开穆念慈,心里郁郁不乐。
陆无双扑到阳钢怀中,挠了挠他的耳朵,小嘴一翘:“阳钢哥哥,你别不高兴,我唱首歌儿给你听。好不好?”自从阳钢救了他之后,她年纪虽小,却懂得感激,心里很喜欢阳钢,所以直接称呼他为‘哥哥’。
阳钢摸了摸无双红嘟嘟的小脸,勉强挤了一丝笑容:“好啊,你会唱什么歌?”
陆无双烂漫一笑,只听轻柔婉转的歌声,飘在烟水蒙蒙的江面上:“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鸡尺溪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阳钢从小跟着穆念慈读书,也颇懂文词,听陆无双唱的曲子是北宋大词人欧阳修所作的“蝶恋花”词,本以为陆无双是要唱什么幼稚的儿歌,微微一惊:“这歌儿唱的很好听,是谁教你的啊?”
陆无双听他赞自己唱的好听,高兴得拍手欢笑:“这是我爹爹教我的。”
“对了,你爹爹呢?你怎么一个人带伤跑了出来,还被强人追杀?”一提起她爹爹,阳钢顺口问道。
陆无双忽然眼圈一红,扁着小嘴:“我爹爹妈妈都死了,是被李莫愁杀的,在我家做客的武家阿姨,也被李莫愁杀了,我和表姐还有两个武家小哥哥一起逃跑,表姐也走散了,武家哥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哦,这李莫愁,真是够狠。”陆无双说得不明不白,阳钢没有完全听懂里面的关系,只听出了李莫愁的凶狠,眉头紧紧一皱,心中生起一种很想看看李莫愁到底是何摸样的YuWang。
就在此时,江上的另一叶小舟朝阳钢所处的小舟急追而来,小舟上,一个身穿杏huang色的道姑悄立船头。道姑听到阳钢船上陆无双所唱的歌声,一声长叹,喃喃自语:“小妮子只会瞎唱,浑不解词中相思之苦、惆怅之意。哼,真是该死。”江风清清幽幽,摆动她杏huang色道袍的下摆,拂动她腰间所插拂尘的万缕柔丝,心头思潮起伏,当真亦是“芳心只共丝争乱”。
一阵风吹来,道姑黄袍象是袅袅起舞,江面上,隐隐送来两句:“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也是欧阳修的词曲,歌声甫歇,便是一阵惆怅的长叹。
“阳钢哥哥,你快看,后面一艘小舟子追上来啦。那上面的人,好象是……是李莫愁。”陆无双听到歌声,闻声而望,一指道姑所站的小舟,娇声叫道。
“李莫愁!”阳钢心中一震,急忙拧头去看,只见七八丈外,果然有一叶小舟迎风追来。他眼力要比陆无双好一些,看清舟头俏立着一个俏丽的道姑,道姑身后还站着一人,正是在刘家村和自己打斗的洪凌波。那舟头的道姑身形修长,杏黄衫裙曳地,体态婀娜,腰肢纤细,容貌极其好看。年纪约莫和穆念慈上下,姿色气质,不在穆念慈之下。阳钢心中一诧,这就是李莫愁,果然不愧称为“仙子”二字,看来她的“赤炼”二字,肯定也不会假。
陆无双已经吓的小脸变色,抱住阳钢的肩膀:“阳钢哥哥,这可怎么办?李莫愁追上来啦。”
孤零零的宽阔江面之上,阳钢一时也想不出任何办法,李莫愁是他此身遇见的第一个厉害的对头,对这李莫愁,其实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心中隐隐还有想和她结识的愿望。但此时性命要紧,不敢去想那么多,当下只有叫道:“赵大叔,你把舟荡快一点,不要让后面的小舟追上我们。”
赵大叔也看出事情蹊跷,知道后面船上的人对阳钢很有威胁,当下大叫一声:“好嘞!”使劲划动船浆,小舟飞快而去。李莫愁站在舟头,冷笑一声,叫渔夫不疾不慢的追着前面的小舟,神色很是悠闲。
朦胧的薄雾中,眼看离对岸越来越近,平静了江面上,过了一会儿,万籁俱寂之中,忽听得李莫愁的舟上飘来一阵轻柔的歌声,相隔不远,歌声吐字清亮,清清楚楚:“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燕……”
阳钢听这歌声,凄凄哀哀,中间充满了惆怅凄凉,仿佛有千丝万缕,无尽忧伤。不知为何,忽然想起穆念慈的一颦一笑、和她时而淡淡幽幽、时而刚韧严肃的神色,不由心中也觉得微微心酸,一时脑海神绪迷离。
陆无双颤声道:“李莫愁每次杀人之前,就会唱这首歌。”
“哎哟!不好,我怎么忘记了。”阳钢思绪被无双打乱,脑中一念,忽然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又叫道:“等会儿我们上了岸,李莫愁也上了岸,陆上可不比海上,她一施展轻功,我们有一千条腿也是逃不掉的。”
陆无双一脸焦急:“那可……可怎么办?”
这时对面小舟上的李莫愁嫣然娇消,明眸流盼,神态娇媚妖娆,俏生生的道:“臭小子,死丫头,你们上岸也是死,不上岸也是死,索性老实点,就坐在船上等我来取你们性命,这样我且还能让你们死的痛快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