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神雕 第020章 瞎子斗仙子

今天第三更,求推荐,求收藏!
——————————————
“找死!”提起钱塘江上吃亏受窘之事,李莫愁双目一寒,眼中射出一股咄人之气。盯着阳钢和陆无双,嘿嘿冷笑:“现在我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阳钢虽然知道自己不是李莫愁的对手,但也不愿意坐以待毙,双脚扎稳,双拳抱xiong,只要她一出手,就准备还手反抗。
李莫愁轻蔑一笑,拂尘一扬,向阳钢卷去。就在此时,只听一声大喝:“何方朋友?竟然欺负两个孩子,羞也不羞。”一根沉重的铁杖从中穿出,挡在李莫愁和阳钢之间。李莫愁见出手的竟然是那瞎子老头,心中一诧,手腕一抖,拂尘缠住铁杖,使劲一扯,想把柯瞎子手里的铁杖拉飞脱手。
柯瞎子只觉一股极大的柔力拉扯自己的铁杖,差点把持不住,心中一骇,大是出呼意料,双手急忙牢牢抓稳,闷喝一声,用力回拉。
李莫愁“咦”了一声,心想这瞎子好大的力气,咯咯一笑,当下拂尘猛然一松。柯瞎子用力之下,被自己的力气反弹,站立不稳,蹬、蹬、蹬退了三步,但他下盘也极是牢稳,硬生生的止住了再后退。
阳钢见柯瞎子横手相救,心中很是感激,不想看他为自己送命,谢道:“老公公,这女魔头厉害的很,你快快走吧,还是别插手的好。”
柯瞎子哈哈一笑,铁杖一挥:“我江南七怪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打抱不平,几时因为害怕敌人厉害而退缩过。”他的六个兄妹早已经死了,但他们兄妹情深,虽然只他一人,仍旧以江南七怪自称。
这时李莫愁秀眉一蹙,心道:“原来这瞎子老头是江南七怪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江南七怪在江湖中负有盛名,手底下果然也有几刷子。”美目流盼,微微一笑:“原来是柯老前辈,久仰,久仰。”
柯瞎子双目失明,耳朵极利,他听李莫愁口气中并无‘久仰’之意,“哼”了一声:“你是何人?瞎子耳生得很。”
这时陆无双抢口道:“她是李莫愁,外号赤炼仙子。”
柯瞎子微微一颤,失声道:“赤炼仙子李莫愁!”白眼一翻:“江湖上近几年,赤炼仙子的名头极响,传闻果然不虚。”
郭芙小嘴一撇:“柯公公,这女人有我爸爸妈妈厉害么?”
柯瞎子脸色严肃,没理郭芙,而是转向李莫愁:“你大名鼎鼎,为何却要和两个孩子过不去?”
李莫愁冷笑一声,听了郭芙的话后,却是在想不知道郭靖黄蓉是不是也在附近。心想若他们夫妻二人来了,只怕自己对付不了,到时候就杀不了阳钢、陆无双了。突然间一声轻啸,纵身上前,扑向手持铁杖的柯瞎子,拂尘起处,向他颈口缠了过去。这一招她足未着地,拂尘却已攻向敌人要害,全未防备自己处处都是空隙,只是她杀着厉害,实是要教对方非守不可。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制住了柯瞎子,好在出手杀阳钢和陆无双。
柯瞎子于敌人来招听得清清楚楚,铁杖疾横,斗地点出,迳刺她的右腕。铁杖是极笨重的兵刃,自来用以扫打砸撞,柯瞎子却运起“刺”字诀,竟使铁杖如剑,出招刚猛之中又不缺轻灵飘逸。
两人瞬间斗了十来招。柯瞎子依仗铁杖沉重厚长,挥舞起来,攻击范围极广,一时竟不落下风。只是李莫愁身子极柔,轻功又高,无论他铁杖如何刺、点、扫、劈,都是不能粘到她半点衣衫。
柯瞎子一杖横扫,忽然间,李莫愁速度奇快无比,拂尘微挥,银丝倒转,又卷住了铁杖头,叫一声:“撒手!”借力使力,拂尘上的千万缕银丝将铁杖之力尽数借了过来。柯瞎子双臂剧震,又险些把持不住,危急中乘势跃起,身子在空中斜斜窜过,才将她一拂的巧劲卸开,心下暗惊:这魔头果然名不虚传。李莫愁这一招拂尘卷人兵器,以柔刻刚、借力使力,以敌人自身之力夺人兵刃,本来百不失一,岂知竟连续两次未夺下他的铁杖,却也是大出意料之外,暗道:这老头儿又瞎又跛,竟有这等功夫!年老力衰,居然还接得了我十余招。
柯瞎子与李莫愁交手数合,就知不是她的对手,心想这女魔头武功之高,竟似不亚于他当年的死对头魔女梅超风。当下展开伏魔杖法,全力应付。
见到二人打斗,腾越翻滚,阳钢和陆无双都是好生佩服,陆无双道:“这老公公又瞎又跛,动作却这么快,当真不可思议。”
郭芙小嘴一扁:“这有甚么希奇?我爹爹妈妈的轻功,你见了才吓一大跳呢。”毕竟小孩年幼,刚刚才争吵,现在又忍不住接口说话。
陆无双娇笑一声:“你爹爹妈妈也是又瞎又跛的吗?”她头脑颇为灵活,气恨郭芙刚刚绊倒她,所以装作好奇故意发问。
郭芙大怒:“呸!你爹爹妈妈才又瞎又跛!”
柯镇恶铁杖在地下一顿,身子借势向前,铁杖猛扫。李莫愁踏退一步,似是退后躲让,哪知斗然间疾向前仰。她腰肢rou软之极,翻身前仰,已经飞到了柯瞎子扫出的铁杖之上,肩膀离柯瞎子已不及二尺。柯瞎子吃了一惊,急挥左掌向她额头拍去。李莫愁腰肢轻摆,就如一朵荷花在风中微微一颤,早已避开,拍的一下,柯瞎子肩头上已然中掌。
柯瞎子肩头中掌,向后退了四步,硬稳住脚,气得目眦欲裂,举杖又上。
李莫愁本可以一掌打碎他的肩骨,因为不想得罪郭靖黄蓉,所以对他手下容情,心道:“若不显显手段,你这瞎老头只怕还不知我有意相让。”腰肢轻摆,拂尘银丝已卷住杖头。柯瞎子只觉一股大力要将他铁杖夺出手去,忙运劲回夺,哪知李莫愁这次并不和他强斗力气,劲力刚透杖端,突然对方相夺之力已不知到了何处,这一瞬间,但觉四肢百骸都是空空荡荡的无所着力。李莫愁左手将铁杖掠过一旁,手掌飘出,已轻轻按在柯瞎子xiong口,狐媚一笑:“柯老前辈,‘赤练神掌’拍到你xiong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