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神雕 第022章 潜龙勿用的威力

票票,收藏,谢谢!
————————————
郭靖踏步上前,对李莫愁抱了抱拳:“李道友,得罪了!”口气温雅有礼,倒象是对朋友说话一样。
李莫愁暗自运功戒备,冷笑一声,并不答话。
郭靖又叫道:“看招!”右手屈起食中二指,半拳半掌,向李莫愁迎面打去,左手同时向里钩拿,右推左钩,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潜龙勿用”。他人虽笨,但对敌经验丰富,出招可以随意选择打敌人哪一个部位,他见李莫愁是个娇滴滴的女子,自然不会像阳钢那样去打人家的xiong部,出掌时微微上扬,击她的肩头。
“降龙十八掌”郭靖日夕勤练不辍,初学时便已非同小可,加上这十余年苦功,实己到炉火纯青之境,不论右手推打、还是左手钩拿,看似轻描淡写,但一遇阻力,能在刹时之间连加十几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重重叠叠,直是无坚不摧、无强不破。他又深练“九阴真经”,纵是洪七公,单以这招而论,也无如此精奥的造诣。
郭靖一掌推出,李莫愁但觉一股厉风扑面而来,风势极劲极猛,一道又是一道,如波涛汹涌般的向前猛扑,逼得她呼吸不畅。她自觉一生从未见过如此强猛的掌力,心下大骇,知道抵挡不住,拂尘一挥,急忙飘身后退,想要御去郭靖的掌力。
李莫愁向后飘退了两丈,仍然感觉迎面而来的掌力汹涌浑厚,就似大海波涛,一浪一浪扑来,心下骇然不已,脚尖刚刚落地,不及站稳,一跃而起,又向后飞出了两丈。再落地时,扑面而来的掌力重重叠叠,气势依旧雄烈,李莫愁心寒之下,脚尖一踮,又向后跃了两丈。
李莫愁第三次落地,郭靖的掌力才慢慢减弱一些,她忙用左掌护xiong,右手拂尘上内劲贯注,迎着扑面而来的掌力全力一扫,才勉强化解去了郭靖这一掌。只是自己被震的气血翻涌,手臂斗然酸软,片刻之间,右手竟然抬不起来。
阳钢见自己一招“潜龙勿用”,李莫愁挥手间就破解了,而郭靖同样是一招“潜龙勿用”,李莫愁却被吓的一退再退,连退六丈后仍然抵挡不住。他心中不禁一阵惭愧,只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也要达到甚至超越这种境界。
郭靖没想过要与李莫愁对敌,一掌击出后,并不追击,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神色之间,倒有‘颇有得罪’的意思。
黄蓉见李莫愁脸上带有微微惊慌和诧异的神色,娇声笑道:“李莫愁,‘潜龙勿用’,是不是当真极其无用?”
李莫愁嫩脸一阵绯hong,心想这黄蓉也当真小气,就因为自己说错了一句话,他就硬逼着郭靖“教训”自己。她被郭靖一掌威慑住了,料知今日已讨不了好去,若不尽快脱身,再动手的话,只怕会有性命之忧,轻声一笑,柳腰一拧,转身便走,奔出数步后,双袖向后连挥,一阵银光闪动,十余杖冰魄银针齐向郭靖射去。她发这暗器,不转身,不回头,可是针针指向郭靖的要害。
“李莫愁的独门暗器,小心,剧毒无比。”黄蓉惊叫一声。
郭靖出其不意,没料想她暗器功夫竟然如此阴狠厉害,当即飞身向后急跃。银针来得虽快,他后跃之势却是更快,只听得银针玎玎铮铮一阵轻响,尽数落在身前。
李莫愁早知射他不中,这十余枚银针只是要将他逼开,害怕他追自己。她趁郭靖躲避银针,脚不停步,与此同时,手再一扬,几枚银针又向阳钢和陆无双射去,这一瞬间,人已去了很远。只听咯咯娇笑远去,如水击寒冰,风动碎玉。
阳钢心中大骇,他可没有郭靖这么快的速度去躲避,情急之下,只知不能伤了陆无双,双臂一伸,连忙把无双挡住,用自己的背部去挡所有银针。
就此刻,只见一道芊影窜出,手中绿竹棒舞起一团绿光,只听“叮、叮、叮”几声,把李莫愁所射的银针全部打落。
阳钢转头一看,见那人是黄蓉,心下感激,对她道了一声“多谢。”又见李莫愁早已远去,心里松了一口气,又对郭靖抱了抱拳,表示感谢。他想起自己刚刚打过郭芙,郭靖若是知道了,必然不喜,心道:“若不是与郭芙起争执,李莫愁不会认出我和无双,但不管怎样,郭靖惊退李莫愁,算是我欠他一个人情,有朝一日,一定几倍还给他。”他不想再投*郭芙的父母,拉着陆无双的手,便既要走。
郭芙忽然叫道:“喂,喂,你们去哪儿?”她年幼好玩,又很少有同龄的伙伴,其实早把阳钢打自己的事情给忘记了。
阳钢笑了笑:“天地浩大,想去哪儿去哪儿。”
郭芙小嘴一翘:“你不怕再遇见李莫愁,恶女人一脚踢死了你。”
阳钢笑道:“你踢死我吗?不见得罢。”
郭芙咯咯一笑:“蠢才!又不是说我要踢你。”她可不知阳钢绕着弯儿骂她是“恶女人”。
“小xiong弟,你叫什么名字?”黄蓉见阳钢当着自己的面绕着弯儿骂郭芙,心中很不是滋味,忙开口打断了二人对话。
阳钢听黄蓉一问,对这个女子只觉得有一股奇异的好感,也不隐瞒:“我叫阳钢。”
黄蓉点了点头,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忽然微微一笑:“洪七公传授你武功,你却连李莫愁一招也接不住。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一定大骂你没用的。”她见阳钢第一眼,就ting欣赏他那股傲气,如此一说,是见阳钢老是占郭芙的便宜,也想趁机臊臊他。
阳钢心中一念,心想黄蓉见自己使一招潜龙勿用,看出了自己跟洪七学过武功。知道她是想嘲笑自己,面对黄蓉,竟不感到生气,反而想和她争辩几句,脸不红、心不跳,昂然道:“七公公没有传授过我武功。”
黄蓉大吃一惊,秀眉一撇:“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忘恩负义。那你说说,你这一招‘潜龙勿用’,是从何处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