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神雕 第025章 今朝被蛇咬

下章开始和黄蓉搭戏了,嘿嘿,推荐票,死砸啊!不然我都没JiQing了!
————————————————————————————————
阳钢扑向碗口大的五步蛇,那蛇见有人扑来,头猛得竖立而起,并不逃窜,草丛里蓦地“呼噜”一声,盘着的蛇身飞窜而出,猛向阳钢脸上扑来。它速度比阳钢快了许多,窜出去时已经脱离了阳钢扑抓的范围。
阳钢大吃一惊,没料到毒蛇主动冲出来反击,身子扑空,双手抓不住它七寸,急忙向旁纵开。只见那毒蛇身子有碗粗细,没有缠盘之后,足有一丈长,蛇头忽伸忽缩,蛇口中伸.出一条分叉的舌头,不住向他摇动。襄阳乃温暖shi润之地,蛇虫虽多,但这么大的奇蛇却是非常少见。
阳钢纵身滚开,急忙站起,突觉腿上一紧,似被人伸臂抱牢,又象是给一条极粗的绳索紧紧缚住,当时不暇思索,使劲甩腿,不料竟是挣之不脱,随即右臂一阵冰冷,登时也动弹不得。此刻只听郭芙、陆无双、大小武发出惊慌的尖叫。
阳钢心知身子已被大毒蛇缠住,这时只剩下一只左手尚可任意活动,本能的反映,立即伸手向腰间去拿穆念慈送给自己的匕首。脑中一念,想起和大小武的赌注,暗道:“我若用匕首刺死毒蛇,那也不算是赢。”就这一刹那间,突然间一阵恶臭的毒气扑鼻而至,其中又夹着一股腥味,后颈一凉,竟是那毒蛇咬到了他的背脊,心中一颤,全身一阵发麻,暗道:“这下死了。”危急之际,忙提起左手,叉住了蛇颈。
那毒蛇力大异常,身子渐渐收紧,蛇头猛力向阳钢脸上伸过来。阳钢单手用力顶住它的颈项,ting臂撑持,过了片刻,只感觉腿脚酸麻,xiong口被蛇缠紧,运内劲向外力崩,蛇身稍一放松,但他气一收,随即被缠得更紧。阳钢身上毒气发作,呼吸越来越是艰难,左手渐感无力,蛇口中喷出来的气息难闻之极,xiong口发恶,只是想呕。再相持了一会,神智竟逐渐昏迷,再无抗拒之力,左手一松,大蛇就要张口直咬下来。
阳钢背脊已经被剧毒无比的五步蛇咬了一口,中了五步蛇毒,虽然知道难以活命,但人还没死就有不想死之心,在这紧要关头,四肢已经无力反抗,他和毒蛇形成面对面之情势,为了不被毒蛇咬住脑袋,反而伸头张嘴一口,咬住了毒蛇吐出的舌头,上下虎牙用力,竟把毒蛇的舌头硬咬断了下来。原来他迷糊之中,想起毒蛇之毒都是从两颗蛇牙尖上射出,而蛇吐出嘴外的三叉舌头,虽然恐怖但却没毒。
蛇的视力和目力极差,就和人类的瞎子、聋子一样,它们行走、扑食都是全*对动物气息和温度的感应,这种感应又完全*舌头吐出的杏子。
舌头是蛇最敏.感的地方,大毒蛇被阳钢咬掉舌头,剧痛之下紧缠的蛇身自然就松开了。疼得全身一阵乱弹,如风卷残云,齐腰高的草丛被它扫倒了一大片,它没了舌头,感觉不到敌人的气息和温度,阳钢近在眼前,它竟然不知道在哪里。
郭芙、大小武、陆无双见大蛇乱扫乱铲,远远站着不敢*近,只连声大喊阳钢快回来,哪里还记得刚刚的赌注。郭芙吓得嫩脸惨白,知道闹出大事了,颤声道:“我回去喊妈妈。”说着向襄阳城飞奔而去。
阳钢但觉全身一松,闷憋的xiong口才呼出了一口气,可是中了蛇毒,脑袋却阵阵发闷,他心中暗想:“五步蛇剧毒无比,被咬中之后必死无疑,眼下我蛇毒正在发作,看来是死定了。哼,既然要死,我也不能白死,它要我死,我也要它赔葬。”想到这里,体内激起一股极大的潜力,发疯似的,狂叫一声向大蛇扑去,身子缠住蛇身,双手很很掐住蛇的七寸,全身力气都用在手上,无论毒蛇如何翻滚扫弹、腾空摔下,他都死死掐住不放。
看见这个情景,大小武吓的筛糠般的簌簌发抖,陆无双更是“哇”一声哭了出来。
阳钢紧掐不放,毒蛇渐渐窒息,也不知过了多久,扭曲了一阵后,激烈的反抗变成垂死挣扎,蛇身慢慢僵直,竟自死去。他自己全身虚脱,xiong间气血上涌,毒气突然回冲,脑中一阵迷离,登时人事不知。
“娘,就在前面,你快去看,阳钢哥哥自己逞能,硬要去抓那毒蛇。”郭芙的娇叫声中,一道婀娜的身影极快的奔到草坪上,来着正是黄蓉。
黄蓉来到草坪,见阳钢和一条斑斓大蛇缠倒在一起,人已不知死活,大吃一惊,花容失色。她一眼认出那毒蛇并不是普通的五步蛇,而是世上罕见的五步蛇王,这种蛇王,她也只见过一次,那是她爹爹黄药师花了几年的心血,深入云南不毛之地,好不容易才抓到的一条,但比起眼前这一条,却要小了许多。
黄蓉心下骇然不已,忙上前去扶住阳钢的身子,给他推拿了几下,但见他双目紧闭,牙齿咬破了舌头,嘴里竟还紧紧咬着毒蛇的三叉舌头,满嘴鲜血,叫人毛骨悚然。用手探他鼻息,呼吸已经极为微弱,她见阳钢中毒极深,连忙从怀里掏出三粒疗毒圣药“九花玉露丸”,灌如阳钢口中。
三粒药丸下肚,阳钢嘴唇乌紫,依旧不醒,黄蓉心中焦急万分,脱掉阳钢的上衣,只见他背上和颈间的第三椎脊骨处有两个深红色的牙印,毒蛇正咬中他的脊骨,把毒液注入了他的脊髓之内。
“哎呀!糟糕之极!”黄蓉紧皱眉头,脸色变的无比严肃。因为若是咬到肌肤之上,先用“九花玉露丸”镇住毒性,再用深厚的内力逼毒,花上十天半月,就可把蛇毒逼出。但毒蛇偏偏一口咬到最重要的骨头上,椎骨是人体最关键的骨头,骨头里的脊髓是人身的中枢神经,腿骨一断,腿不能行、手骨受损,手不能用,但椎骨受创,轻则瘫痪,重则植物人。毒蛇一口咬中椎骨,毒液注如脊髓,如此一来,阳钢七筋八脉、所有神经,立时全部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