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木皇 第六十一章 唯有合作

  大人和学院为了老师的安静,将其每一个班主任一个办公室。

  办公室内,杨剑清坐于位置之上,看着办公桌对面的言子书,脸上气的红红的。

  “言子书,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杨家支脉的事情的?”杨剑清继续这已经讯问了几遍的话题。

  言子书仍旧保持冷静,一点不客气的端起一杯水,慢慢的品尝着。

  “你,你到底说不说!”杨剑清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冲过来,其速度非常之快,只是一道影子,她就已经到达对面了。

  “停,杨老师,别冲动,坐下,听我说完再动手不迟!”手臂只是轻轻一伸,在杨剑清并未感觉到之下,在其胸口处点击两下。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要干什么?”当杨剑清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动的时候,心中惶恐胜过一切,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实力,她早就突破天级武者,成为天级中期武者,但现在自己竟然轻飘飘的被这脆弱一指点在胸部,更让她害怕的是接下来这个学生会做什么。

  “不用紧张,我只是让你传两句话而已,放心,我不会动你的!”笑着拍下手掌,轻轻坐下。

  “杨文是不是你杨家的人?”言子书微微的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杨剑清张张红唇,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我怎么知道的并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你现在告诉我,你和杨文是什么关系,还有,他在杨家的地位,杨家的武者实力如何。”嘴唇微微上扬,眼角一丝笑意浮现。

  “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是不会出卖杨家的!”杨剑清心中一慌,紧张出现在脸上。

  她终究还是一个女孩而已,并未见过这等架势。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告诉其他人,杨家的卑鄙手段,到时,杨文名声扫地,你也好不了那里去!”并不担心其他的,他有的是时间。

  “你,言子书,你卑鄙!”她想不到什么字来形容了。

  “卑鄙,我永远不及你杨家,我又内惹他,竟然派两位地级武者来刺杀我,要不是我计高一筹,现在,坐在你前面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具尸体了,呵呵!”说道说道,已经笑起来。

  “好,我告诉你。”听了言子书的话,她也明白了不少,却也知道,该是说的时候了。

  “我杨家是明教的嫡系人员,而我和杨文都是这一系人员,目前,杨家最强大的是大长老,大长老一百年前便突破五阶八级大关,成为一位凡间顶级武者。”杨剑清脸上有着得意,这是她们杨家的光荣。

  “五阶九级,大概有五百年寿命,已经过一百年了,却没见有丝毫动静,说明他并没有突破,寿命不久了。”听后,言子书嘀咕着。

  “你说什么?”她没有听清楚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没什么,现在就由你告诫杨文一番,不要再来惹我,否则,我不会饶他性命的!”说完离开办公室,回到教室。

  杨剑清继续站着,身体不能动,只能眼睛嘀咕嘀咕的转动,不知想什么。

  “你没有什么事情吧!”方世杰关心的走过来,看着他。

  “没事,只不过讯问一点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摇摇头。

  “那就好,我就说,警察是不会冤枉人的。”方世杰笑了。

  “……呵……!”口中呵一声,拖长长的。

  早上很快,第四节课间时,杨剑清脸色铁青的走到教室,狠狠的等一眼言子书,在冷冷的将杨文叫了出去。

  “美女老师怎么这么恨你,不会是你将她怎么了吧?”秦淮运偏偏注意上杨剑清的眼神,其中那愤怒,生气,不甘统统落入他眼中。

  “没有,大概是女子每个月必须的几天,心情不好。”头也不抬。

  “你真牛,她听见了!”秦淮运都不敢说话大声了。

  我一抬头,正好一双满眼怒火的眼睛盯着他,脸上隐忍得扭曲,要是眼神可以杀人,估计他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这下算是彻底得罪她了!”心中一身咯噔声,往后的日子难过了。

  “这言子书说话不仅思考,乱说话,现在将杨老师得罪死了,月欣,你对他有什么看法?”冯静所在的位置,能够轻易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的事情我不关心,但杨老师眼神之中的羞愧难当却是明显,这肯定是那个臭男人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伍月欣这样一想,顿时将言子书打入深渊,原本的好感统统消失不见了。

  “月欣说的对,这些臭男人,没有一个好的,专门调戏美女,明明有了一个,还要去沾花惹草,四处留情。”冯静也不知道是意有所指还是什么的,反正她一直注意着雨月着的变化。

  杨文再次回到教室时已经快下课了,他的眼睛是红红的,其中的愤怒,不甘,羞辱,愧疚尽显,尤其是看向言子书的眼神,几乎是仇恨,阴毒,怨恨构成,阴冷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夏家书房内,夏洛立于桌旁,正认真写着毛笔字。

  夏季风笑着走进来,道“爸,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在大人和学院内发了招兵通告,另外,也将言子书的名字放在了上面,并加上必招行列,相信这次他不会拒绝的。”

  “不,你不懂,而且错的相当离谱。”闻言,夏洛手中毛笔啪的落下,一副好字毁于一旦。

  “爸,你是说,他是属于武者,可以利用其他手段逃脱?”夏季风担忧着道。

  “不,我们做错了,听你说了之后,我才知道,我们错在什么地方了,唉,错的太离谱了,你将我的贴子亲自送到大人和学院去了邀请言子书星期六到我夏家做客!”夏洛摇摇头,最后下决定起来。

  “爸,我看不至于吧他不过是一个武者,在国家的面前,还不是照样得听我们的!”夏季风不解起来,在他心中,国家才是最大的。

  “季风,你错了,武者是单独个体,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可以独注一掷,而我们背后却有国家,这不同,我们需要考虑的更多,目前,唯有合作一条,赢取相互之间的尊重,方能达到共赢。”夏洛笑着说完。

  “爸真是聪明,之前我糊涂了,我马上去办。”夏季风恍然大悟。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