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仙 第44章 颠倒黑白

“你是?”叶浮屠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顿时眉头一挑。
“我是施黛轩啊,你怎么不记得我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施黛轩嗔怪的声音。
“原来是你啊,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情吗?”叶浮屠笑着问道。
“叶浮屠,我现在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找你商量,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吗?”施黛轩没有废话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半个小时前我是有空的,但是现在嘛,我可没空了,我现在正要被带到派出所去呢。”叶浮屠苦笑道。
施黛轩闻言,黛眉微皱,问道:“带去派出所?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即,叶浮屠直接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施黛轩。
施黛轩一听,俏脸顿时变得冰寒一片,冷声说道:“这些警察可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那么嚣张,公然维护犯罪分子,却将受害者抓起来,真是太可恶了!”
“施黛轩,你这可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我相信我们华夏国的大部分警察还是好的,只是有个别的蛀虫而已,你可不要因为个别的蛀虫,就觉得所有警察都不是好人啊。”叶浮屠笑着说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说笑。”施黛轩听到这话,顿时妩媚的翻了翻白眼,可惜叶浮屠看不到,接着又说道:“叶浮屠,你等一会,我现在马上就赶到你去的那个派出所!”
“怎么,这件事你能解决?”叶浮屠疑惑的问道。
“呵呵,小事情一桩而已。”施黛轩冷笑一声,霸气的说道,接着就挂断了电话,旋即又给自己的女助理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直接说道:“现在立刻叫上金律师,跟我去一趟派出所!”
……
既然施黛轩都说自己能解决这个麻烦了,叶浮屠也就不给李云逸打电话了,当即收起了手机,坐在车厢里面闭目养神,五六分钟过后,警车开到了派出所门口。
叶浮屠等人,被带下了警车,接着那个胖警察走到了叶浮屠的后面,狠狠推了他一把,不耐烦的喝道:“别在这里磨磨蹭蹭的,赶紧给我滚进去!”
“麻烦你给我客气点!”这胖警察的态度是越来越嚣张了,就算叶浮屠的心中也忍不住有点怒火。
“呦呵,小子,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还敢嚣张?”胖警察闻言,顿时眼睛微微眯起,一脸冷笑的说道。
“呵呵,那麻烦你也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自己头顶上的徽章又是什么!”叶浮屠同样回以冷笑,用手指了指胖警察身上的警服和派出所大门顶端的那枚国徽。
“特么的,都到派出所了,还敢跟老子龇牙咧嘴,你特么找揍呢吧!”胖警察一听这话,顿时怒了,那肥胖的身体泰山压顶似的朝着叶浮屠逼近过去。
“王哥,别冲动,这里是大门口,动手影响不好!”
这时候,一个年轻小警察急忙拦住了那胖警察。
胖警察一听,两眼顿时微微眯起,冷哼道:“就让这小子先嚣张一会,等进去了,我看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嚣张!”说着,他大手一挥,喝道:“都给我带进去,其余人关在一个审讯室,这个小子,单独关一个!”
既然都已经选择来到了派出所,在没有受到什么过分待遇的情况下,叶浮屠也不打算闹事,当即转身又安慰了周馨和高倩几个小女生一番,接着就被几个警察单独带到了一间审讯室内。
审讯室并不大,灯光有些昏暗,有些像专门使用私行的小黑屋,不过,屋子里面该有的设施到是挺齐全的,两张一大一小的桌子,还有一个监控器。
叶浮屠被扣在了一个小桌子上,紧接着两个年轻的警察结伴走进审讯室里面,一个负责审讯,一个负责记录。
负责审讯的警察坐下之后,先是打量了一眼叶浮屠,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一般来说,正常人被带到了派出所的审讯室,不管到底有罪没罪,都会紧张害怕,但叶浮屠却没有,而且不仅没有,反而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如此模样,一般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就是对方身份背景雄浑,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第二个就是心理素质过瘾。
两个可能性,第一个直接就被排除了,要是叶浮屠真有雄浑的身份背景,还能被关到他们一个小小派出所的审讯室里面,自然就只剩下第二个可能性了,就是叶浮屠心理素质过瘾。
不过对于这点,两个年轻警察并未太过在意,打了他们所长的公子,就算心里素质硬的跟合金似的,那也是屁用都没有!
坐下之后,负责审讯的警察用手敲了敲桌子,旋即问道:“说出你的姓名,性别还有工作。”
“叶浮屠,男,工作在夜魅酒吧,是那里的经理兼调酒师。”叶浮屠闻言,顿时翻了翻白眼,回答了这有些无聊的问题。
“今天凌晨五点十分,你在南江边上的一家烧烤店里,殴打了一个名叫赵星的年轻人对吗?”负责审讯的警察继续问道。
“没错。”
这点没什么好否认的,叶浮屠直接点头承认。
“这就承认了?好,够爽快,来按个手印吧!”
负责审讯的警察,看到叶浮屠一句也不辩解,直接就点头承认了犯罪事实,顿时有些惊讶,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心中估摸着应该是叶浮屠知道自己抵赖不掉,所以才干脆痛快的承认。
当即他也没有太过在意,直接让负责记录的警察,将审讯记录送到了叶浮屠的身旁,让他签字画押。
叶浮屠拿起审讯记录看了一眼,旋即就随手丢到一旁,说道:“警察同志,我说你们这审讯记录未免跟事实差距也太大了吧?明明是赵星挑衅在先,还拿酒瓶子砸破了我同事的头,后来更是拿了匕首捅我,我才打了他一顿,我这应该是正当防卫,怎么到了你们这里,就成了我们之间发生口角,然后发生了肢体冲突呢?”
“事实?有谁可以作证?我们只看到了赵星被你打成了猪头,却没有看到你受到一点伤势!”那负责审讯的警察,似乎早就料到叶浮屠会这样说,顿时冷笑道。
叶浮屠闻言,眉头立即一挑,说道:“那警察同志,按照你的逻辑,受伤的就一定是受害者,没受伤的就一定是施暴者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