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仙 第52章 借符

“烟姐,那我下去工作了。”
叶浮屠虽然本事极大,但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薛梅烟心中的想法,见到将正事已经搞定,跟薛梅烟说了一声,就准备溜出办公室。
不过这时候,薛梅烟突然开口,一脸淡然的说道:“我这个月的月末要过生日,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回来,没时间的话那就算了吧!”
“放心,到时候我就算爬,也得爬回来陪烟姐你过生日!”听到薛梅烟的话,叶浮屠眼前顿时一亮,而后嘿嘿的笑道。
“小鬼头,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赶紧滚下去工作!”薛梅烟听到这话,心中顿时有些欣喜,不过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风情万种的白了叶浮屠一眼,说道。
“得令!”
话音落下,叶浮屠满脸笑容的一溜烟跑出办公室,回到了一楼之后,接着开始进行工作准备。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多,夜魅酒吧正式营业,虽然叶浮屠顶着一个经理和头号调酒师的职位,但实际上她的工作并不繁忙,每天只需要工作一小时而已。
然而就是叶浮屠这工作一小时所为夜魅酒吧赚取的利润,就能顶的上夜魅酒吧一天营业一半的收入,甚至有时候出现了豪客,一小时的营业利润甚至可以比得上一天的。
到了夜里三点多,夜魅酒吧开始打烊,跟众人告别之后,叶浮屠独自返回了自己住处,接着开始进行修炼,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冲击筑基后期了。
盘坐在床上,手捏古老而神秘的修炼印决,混沌之鼎在头顶虚空沉浮不定,吸纳着周围天地间那浑浊的灵气,接着混沌之鼎上铭刻的符纹游动起来,闪烁着明亮光芒,激发混沌神火,将鼎内浑浊灵气淬炼着纯净,然后输送到体内,不断提升着修为。
呼呼!
某一刻,一直宛如雕像般静静盘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叶浮屠,身体突然是轻轻一颤,接着一股气息,宛若狂风般从他的身体中席卷而出,将房间内的事物吹拂的东倒西歪。
叶浮屠猛然睁开眼睛,深邃的瞳孔中迸射出一抹几乎要化为实质的亮光,接着嘴角勾勒出兴奋的笑意:“终于达到筑基后期了,再进一步,就是筑基圆满,然后就可以追求金丹大道了!”
虽然叶浮屠现在的本事,对于那些凡人来说很厉害,简直就是神仙手段,但叶浮屠自己清楚,自己这点手段,放在修真者中,那只不过是小孩子玩意而已,只有达到金丹期,才算是登堂入室。
一旦达到金丹期,他不仅会寿命暴涨,而且还会掌握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术法,什么飞天遁地,喷水吐火之内的事情,那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
叶浮屠很期待自己踏入金丹期的那一天,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和金丹期,就隔了一层筑基圆满而已,但就是这一层之隔,其中真正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想要达到那个境界,可是非常困难的。
当即,叶浮屠平复了兴奋的心情,又开始刻苦的修炼起来。
叶浮屠并不知道,那天早上他从施黛轩家里出来,回到家里倒头呼呼大睡的时候,自己那个便宜师侄的家里,来了一些客人。
俗话说的好,有钱人的朋友,基本上都是有钱人,虽然李修风和陈梅都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势利之人,但身为南云市市委书记的父母,堂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名震南云市的名医,李修风和陈梅的朋友,注定没什么普通人。
这不,今天到李修风家里做客的岳云鹏一家,就是名震天南省的富豪之家,而且还是首富,名震南云市的倾城公司美女董事长施黛轩算是有钱人了吧?但是跟岳云鹏比较起来,那就是小猫咪和老虎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客厅之中,两家人热热闹闹的坐着,李修风和岳云鹏在下棋,岳云鹏的儿子岳浩跟儿媳孙雅茹,就在一旁伺候着,端茶递水,至于陈梅和岳云鹏的老婆王丽芬,就在另外一旁闲聊着。
忽然间,王丽芬看到了陈梅手腕上挂着的那张黄符,顿时面露惊讶神色,说道:“我说梅姐,你不是无神主义者吗?怎么现在还戴上这玩意了?”
“这是家里长辈送的,长辈的一点心意,不好不戴的。”
陈梅随口笑道,她并没有献宝似的给王丽芬看这黄符,虽然王丽芬是她感情很好的老姐妹,但一来叶浮屠嘱咐过,不能大肆宣扬他的事情,二来这张黄符具体有什么作用,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还怎么介绍啊,只能当做是普通黄符对待。
当然,将手上的这张黄符当普通东西对待,是在有外人的时候陈梅才会这样,她心底里可是非常重视这张黄符的,不仅是因为这是神仙似的师叔叶浮屠送的,更是因为她戴上这黄符之后,身体舒服了许多,每天睡的也安稳了,这张黄符所拥有的玄妙之处,她已经开始切身体会了。
“梅姐,你能不能把你这张黄符借给我两天啊?”王丽芬忽然说道。
“怎么了?丽芬你不也是无神主义者吗?要这黄符做什么啊?”陈梅有些惊讶的问道。
王丽芬苦笑一声,说道:“这段时间我们全家打算出国去旅游,本来出去旅游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会有一点不安的感觉,而且越到出发的日子,那不安的感觉就越严重,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可刚才,看到梅姐你手上的这张黄符,我的心突然就宁静安定了下来,所以就想着找梅姐借你这张黄符用两天!”
“这……”
陈梅一听,立刻面露难色,倒不是因为她知道了叶浮屠的本事,也知道这张看似普通的黄符,其实是千金难买的宝贝,所以就不舍得,而是因为是师叔叶浮屠送的,她哪里随便给别人,要是叶浮屠知道了不高兴,那可就不好了。
现在的陈梅,可是真心实意的把叶浮屠当师叔来对待了。
“梅姐,咱们这么多年的老姐妹了,不就是一张黄符嘛,你该不会舍不得吧?”王丽芬一看陈梅面露难色,顿时就故意开玩笑说道。
“不是我不舍得,而是因为这张黄符是家里一个很重要长辈送的,我怕随便给别人,会惹得长辈生气的。”陈梅急忙解释道。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