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一见萌情 第39章:做贼心虚


  顾北北的怒吼声响彻云霄,而听到女主人叫唤的金毛狮王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欢天喜地地往她身上一扑顾北北的屁股再一次落地,眼泪终于掉出来一个小时之后。

  顾北北像冬天蔫坏的野菜趴在床上,两眼泪汪汪的。

  过来帮她看伤势的杨森忍着笑看着趴在床上一脸悲催的女孩,等走出房间之后,终于忍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

  南宫爵竟然把顾北北的尾巴骨给踢坏了!杨修看过各种疑难杂症,却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

  这一笑,竟然笑的他肚子疼。

  “笑什么笑?”冷冷地扫了杨森一眼,南宫爵丝毫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好笑的,只觉得顾北北的骨头实在是太脆弱了,怎么轻轻踢了一下,就成残废了?

  她是脆弱的外星人吗?

  “不好笑吗?爵,你也太凶残了,人家一个未成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小心她被你折腾坏了!”

  杨森忍着笑,拍了拍南宫爵的肩膀,却被南宫爵一道冷光刮过来了。

  浑身哆嗦了一下,他瞬间笑不出来了,恢复到原来的正经脸,说道:“顾小姐的伤休养几天就可以了,就是这几天不要挪动,否则,这可不是损伤那么简单,到时候那尾巴骨断了,她得在床上躺三个月……”

  这话杨森说的认真,要知道这虽然好笑,但也不是闹着玩的。

  “我知道。”南宫爵点了点头,便让杨森赶快离开。

  杨森也不多呆,刚要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问道:“爵,你最近晚上还有做恶梦吗?要不要再做一次心理辅导?”

  闻言,想到昨夜莫名的好眠,南宫爵浑身一僵,片刻,才回过头看他,薄唇溢出两个字:“不用。”

  见南宫爵坚决,杨森也不好强迫他,毕竟他们不是没有做过心理辅导,但是每一次的效果都不是很理想。

  爵是心病,有些心病,只能自己看透。

  想着,杨森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回去了,这段时间我从国外呆了几首界内口碑比较好的安眠曲,等会儿拷贝给你,你睡前试着听听,说不定也有帮助呢?”

  说完,见南宫爵并没有理会他说什么,杨森不再多言,提着东西走了。

  昨夜的好眠,南宫爵到底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屋子里的顾北北。

  他没有做恶梦,是因为她吗?

  他想来想去,想到昨夜和平日里唯一的差别就是顾北北在身边?

  思索间,察觉到屋外的视线,顾北北抬起眸,正好看到南宫爵正在看她。

  她瞬间愣住了,因为站在屋外的南宫爵就好像蒙上了一层迷雾,让她有种眼前的南宫爵并不是南宫爵的感觉。

  就在她有些困惑的时候,南宫爵忽然收回了目光,更让顾北北感觉到奇怪。

  中午吃饭。

  因为顾北北屁股有伤,所以她只能趴在床上,让甜嫂给她喂饭吃。

  甜嫂从小看着南宫爵长大,但是南宫爵从小独立,从来不需要甜嫂照顾,所以如今有人需要她照顾,甜嫂很高兴。

  甜嫂做的东西很好吃,顾北北竟然吃到撑。

  吃完饭,见床头有电话,顾北北给钟离慕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够帮帮她给老师请个假。

  “离慕,我受伤了,下午有课,你能帮我辅导员说一声,请一个假吗?”顾北北捧着电话,说道。

  “北北,是你吗?”一早上都没有等到顾北北,钟离慕非常的焦虑,“北北,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急死了!”

  “你受伤了?怎么受伤的?要不要我去你家看看你?”

  “啊,不用不用!”见钟离慕竟然要去她家找她,顾北北立马阻拦他,有些做贼心虚,要是让离慕知道她现在在南宫爵家里,一定会很生气的。

  “我就是今天出家门的时候,摔了一跤而已……”顾北北低声地说道。

  “是这样的吗?”钟离慕反问,就在顾北北想要点头答是的时候,却听到他用着很古怪的语气,说道:“北北,你告诉我,你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回家,是不是?”

  “离慕……”顾北北一愣,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了,紧紧地抓着话筒,心里慌慌的。

  她头一次撒谎,而且还是对对她那么好的离慕,她有些内疚。

  “我今天早上没看到你来图书馆,所以我打电话到你家了,你妈妈说你昨天晚上留在实习单位了,所以才没回来,但是,北北,你什么时候实习了?为什么我不知道?”钟离慕知道顾北北在撒谎,因为顾北北每次紧张或者心虚的时候,说话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音调小幅度上扬,要不是非常熟悉她的人,是不会发现的。

  “我……”听着钟离慕的话,顾北北忽然有种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的冲动。

  但是一想到要是被离慕知道,她被南宫爵带到他家,一定会冲动地跑过来,到时候场面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我受伤是真的!离慕,至于我昨天为什么没有回家,等我回去再和你说,好不好?”顾北北弱弱地说道。

  “是不是上次的那个男人把你抓走了?”钟离慕很敏锐地说中了事实,只要一想到上次遇到的那个男人,他就觉得,那个男人是他和北北在一起最大的威胁。

  “你想太多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顾北北闪烁其辞,说的最后一个字音调又开始上扬,钟离慕呼吸一窒,放在身侧的双拳紧紧地攥起。

  果然,是那个男人吗?

  想到这里,钟离慕一阵咬牙,他很想知道北北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那个男人害的她受伤?但是一想到北北根本不愿意告诉他,他只好压住内心的怒火,温和地说道:“好,但是你一个人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你别让人欺负你,要是有危险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如今的他根本没有能力找出北北的下落,只能够这么苍白无力地说着这样的话。

  一时间,钟离慕忽然间好恨自己的无能。

  “离慕,你放心,我在这里没事!要是有事的话,我一定会打电话给你的!”顾北北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

  闻言,钟离慕稍稍安心,他不舍得就这么挂断电话,和顾北北聊起了早上学校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

  顾北北趴在床上也无聊,兴致勃勃地听着,听到好笑的地方,呵呵地笑个不停,整个房间里都是她清脆悦耳的笑声。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