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一见萌情 第42章:竟然威胁她!


  “南宫爵,你混蛋!”顾北北情绪很差,态度极其的恶劣:“你以为你是谁?就算我签了合同又怎么样?难道我想回家都不行吗?南宫爵,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权!”

  南宫爵生气地抓紧顾北北:“顾北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理取闹?”

  顾北北觉得自己的手咬断了,愤愤地瞪着南宫爵:“我才没有无理取闹!”

  南宫爵满上冷然,目光紧紧地锁着顾北北的面容,顾北北不甘示弱地回瞪他。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北北的眼睛涌上一股酸意,眼眶涩然。

  生怕自己会被南宫爵比下去,顾北北一字一顿:“南宫爵,我要回家!”

  她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脆弱,实在是那段记忆太尖锐,刺得她满心的无助,她想回家,也只有在这个地方,她才会觉得自己是有人要的孩子,而不是被父亲扔在路边的女孩。

  望进顾北北眼底的脆弱,南宫爵一顿,缓缓地收回自己的目光,直起身体:“你要回家,也可以。”

  闻言,顾北北的眼睛猛地一亮,却听到南宫爵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要让母亲知道你已经被我包、养的话。”

  包、养!

  这两个字简直直践踏了顾北北的灵魂!

  “你说什么包、养!”顾北北瞪大了眼睛,气红了脸。

  “你签了那份合同,就算是我的女人,难道不是我在包、养你吗?”南宫爵一笑,因为背着光,灯光从他的身后延伸而出,仿佛恶魔的羽翼:“你知道吗?我昨天带你去的拍卖会并不是一般人能去的,要是被你学校的人知道你出现在那里,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南宫爵,你卑鄙无耻!”顾北北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那么复杂!

  他竟然威胁她!

  “你现在才发现吗?”南宫爵冷笑,看着顾北北气得发红的小脸,指腹在顾北北的脸颊上流连:“好好呆在这里,要是被我知道你逃了,后果你知道的!或者……”

  南宫爵的话一顿,唇角勾起一丝恶魔般的弧度,“这里是三楼,有种,你从三楼跳下去?”

  就算顾北北省心难过,又如何?

  在南宫爵眼里,她只是个属于他的女人而已,满足他的需要才是最重要的。

  “你!”从三楼跳下去,就算不死,也是残废了!

  闻言,顾北北瞪大了眼睛,有些绝望地落下眼泪,也不知道是因为失去了自由,还是因为南宫爵的无情。

  顾北北的泪水倾泻而出,打湿了她的脸颊,顺便也落在了南宫爵的指尖上。

  南宫爵上前温柔地舔舐着她脸上的泪水,说道:“咸的。”

  顾北北双眸一颤,那对又长又卷的羽睫上沾着泪水,抬起眸,水水的,带着仇视地望着他。

  看到她眼里的厌恶,南宫爵冰冷一笑,最后用手指擦掉她最后一颗泪水,说道:“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样的眼泪!”

  这种痛苦绝望的眼泪一点也不适合她,反而让他想起了本不该回忆起来的东西。

  他有多久没有掉过眼泪了?

  泪水,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你放心,我也不会再让你看到!”顾北北一笑,带着泪痕的小脸,笑起来竟然有种凄美的美感。

  南宫爵眼眸一定,最终目光从她的脸上挪开。

  “这样最好。”说完,他终于松开了抓着她的手。

  顾北北的手被他捏的通红,顾北北疼得咬着牙,忍了下来。

  看着顾北北隐忍的模样,南宫爵的目光闪了闪,最后抿着唇,转身离开。

  而顾北北看着他离开,直接抓起床上的枕头朝着他扔去。

  “南宫爵,王八蛋!”

  想到自己失去了自由,顾北北有些万念俱灰。

  不知道夏冰清女士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做恶梦?越想,顾北北就觉得自己不能够在这里呆下去!

  顾北北和南宫爵这一吵的动静很大。

  南宫爵打开房门,正贴着门偷听的寒修差点摔倒。

  见自己偷听被发现了,寒修“呵呵”了两声,在南宫爵冰冷的目光下,脑子抽风地问了一句:“爵少,你和顾小姐吵架了?”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爵少和一个女人这么生气,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敢和爵少那么叫板的!

  顾小姐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胆子那么大?

  刚问完,寒修差点自己给自己一个巴掌,他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

  “耳朵那么好使,要不要我帮你把耳朵剁了?”南宫爵问道。

  闻言,寒修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拉起一旁金毛狮王跑了出去:“爵少,我耳朵不好,我什么都听不到,我带去金毛去散步哈!”

  说完,他准备逃跑,却被南宫爵叫住。

  “爵少,你有什么吩咐吗?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生怕南宫爵会罚他,寒修谄媚地说道。

  南宫爵拧着眉,看着紧闭的房门,说道:“帮我查一个人……”

  没有想到南宫爵是这个命令,寒修愣了一下:“谁?”

  “顾北北的爸爸……”南宫爵悠悠地开口。

  南宫爵绝对不容许顾北北再有那样的表情出现!

  闻言,寒修虽然困惑,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临走前,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爵少,史密斯那里的人已经派过去了,其他的我们真的不用动手吗?”

  “不用。”南宫爵一声冷笑,勾唇:“擒贼先擒王,他们的幕后还没有露出水面,我们不用着急。”

  闻言,寒修点了点头。

  寒修离开,南宫爵将甜嫂叫来,让她好好去看看顾北北,也不知道经过刚才的争吵,她小丫头会不会想的太偏激。

  甜嫂也知道刚才顾北北和南宫爵吵架了点了点头,准备回屋去劝劝南宫爵。

  将事情交代下去,南宫爵便开车出去了。

  屋子里,顾北北气得要冒烟了,在床上趴了一会儿,她想着逃跑的办法,不过一会儿,她看着不远处紧闭的窗口,灵机一动。

  南宫爵不是让她从三楼跳下去吗?真以为她就不行吗?

  想到就做,顾北北忍着屁股上的疼痛,在房间里搜寻了一番,终于在衣柜里找到了一个备用的床单不就是三楼吗?他们太小看她顾北北了!

  甜嫂做完小点心,准备去找顾北北,她在外面敲老半天的门都没有听到里面应声,以为顾北北是睡觉了,便打算等一会儿再来。

  晚上,南宫爵应酬完回来,却没有看到顾北北的身影。

  “甜嫂,北北呢?”南宫爵问道。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