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一见萌情 第45章:我要回家


  他有那么一秒呆愣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这一次,是他头一次打女人,就算是曾经报复那个他恨到了骨子里,折磨了他几十年的女人,他也不曾自己亲自伸出手。

  但很快,他就恢复到了原来的神色,望着顾北北,冷冷地说道:“我说过,你这是在找死!”

  他的声线冰冷,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

  顾北北仿佛还未从他的那个耳光中回过神来,那双澄澈的眼睛一转不转地望着他。

  “南宫爵……”

  “到底怎么样才是真实的你?”

  顾北北无声地倒退了一步,她觉得可以非常的可笑,就在刚才,她还以为自己对于南宫爵而言是特别的,现在想想,她竟然是自作多情了。

  也对,她顾北北对任何人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从小就被父母抛弃。

  越想,顾北北就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女人苍白的脸在灯光下仿佛变得模糊不清,她就好像一张薄纸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南宫爵一怔,冰冷的眼眸里仿佛多了一丝情绪。

  而这一次,顾北北再也不想理会了。

  “南宫爵,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以后我们两个互不相欠!”说完,顾北北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就算她身上疼的厉害,她却依旧挺直着自己的腰板,如同路边坚韧不拔的白杨。

  夏冰清女士,曾说过,别人伤害你,是别人的事情,但要疗伤是自己的事情,别人带给你的苦楚,就算内心再痛苦,再不安,也不要在敌人面前屈服。

  顾北北离开的背影,就好像延长的利剑刺痛了南宫爵的眼。

  “爵少!”见南宫爵竟然眼睁睁地看着顾北北离开,寒修实在是忍不住了,开口提醒道。

  要是现在放任顾小姐走,以后想要追回顾小姐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经过这两天的事情,寒修看得出来,顾北北对于南宫爵而言,就算没有重要到没有她会死的地步,但是对于这么多年来,不管有多少女人依旧孤独的南宫爵来说,顾北北是特别的。

  而这份特别,值得寒修在这个时候,冒着被南宫爵惩罚的风险开口。

  听到寒修的叫喊,南宫爵眸光一动,但很快那点光被他尽数收敛。

  “走!”

  就在他选择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落地的身影。

  “砰——”

  经历了一天的艰辛,顾北北最终还是耗尽了自己的力量,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北北!”

  南宫爵下意识地要上前抱起她,却被忽然间赶来的钟离慕抢先了一步。

  “北北!”

  顾北北苍白如纸的脸,和伤痕刺痛了钟离慕的眼。

  他愤怒地看向眼前的男人,发现果真是上次遇到的男人,恨不得上前杀了这个男人!

  “你到底对北北做了什么!”看着北北脸上的伤痕,钟离慕愤恨地质问道。

  一看到钟离慕,南宫爵脚下微顿,脸上所有的情绪都凝聚成了寒冰:“我对她做了什么?你以什么资格质问我?”

  他冷笑,看着钟离慕好像将顾北北当作所有物一般地抱在怀里,眼底荡起几分残忍。

  “什么资格?我是她朋友!我凭什么不能够质问你?”钟离慕一拳揍了过去,却被南宫爵躲开:“我告诉你,要是北北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钟离慕通红着眼睛,心一阵一阵地刺痛。

  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要是他早点来,北北也不会被眼前这个男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他从来没有见过北北这个样子!这简直比他刮了他的心还让他难受!

  “不会饶了我?”南宫爵冷冷地一笑,高高在上地望着钟离慕:“我想,我和北北是什么身份,不用我在重复提醒你。”

  顾北北签卖身契的时候,钟离慕就在身边,却无法阻止。

  钟离慕浑身一怔,南宫爵的话赤裸裸地在提醒他,他是如何无能,如何保护不了顾北北的!

  “你!”钟离慕咬牙切齿,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抱起顾北北,转身就又要走。

  北北现在伤成这个样子,现在可不是他和这个男人斗气的时候!

  而南宫爵眯着眼睛,刚要叫人上前阻拦他,忽然,就听到顾北北低声地说道:“离慕,我要回家……”

  顾北北在刚才的争吵中醒了过来,看着钟离慕因为愤恨而涨红的脸,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低声地说道。

  她的声音戚戚焉焉,充满了无限的疲惫和恳求。

  而原本准备要将她送往医院的钟离慕脚下一顿,失神地望着顾北北,说道:“好!”

  她的要求他永远无法拒绝。

  身后,南宫爵听着顾北北的声音,黑眸暗淡了一度。

  一旁的寒修见南宫爵准备放任顾北北和这个男人离开,不由焦急。

  刚要上前拦住他们,却被南宫爵拦住。

  “回去!”也不知道顾北北话里的恳切,还是他心软,南宫爵最终还是让钟离慕带着顾北北离开。

  既然她要回家,他就让她回家!

  但,这是他最后一次纵容她了!

  “爵少!”寒修开口,却被南宫爵冷冷地扫了一眼。

  “等过几天再将她接回来!”

  南宫爵说道,而那只刚刚打过顾北北的手被他缓缓地攥紧。

  他不知道为什么,面对顾北北的时候,他会如此失控,是因为她触及了不该触及的地方?还是因为顾北北将那些他不想要让人知道的一面都看透了?

  “是!”闻言,寒修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带着其他人回去了。

  而这一夜,注定又是南宫爵失眠的一夜。

  回家的路上,顾北北发起了高烧,整个人浑浑噩噩地蜷缩在钟离慕的怀里,不停地哭泣:“离慕,我要回家,带我回家!”

  她伤心,她难过,哭的泪水纵横,仿佛陷入了一场噩梦。

  这样的顾北北让钟离慕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好,北北,我们回家,别怕别怕!”小心翼翼地摸着顾北北冰冷的脸,钟离慕颤抖着声音说道。

  这些天,北北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让她变成这个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北北才彻底安静下来,那双混沌的眸里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离慕……”

  “北北,有哪里不舒服吗?”见顾北北彻底清醒过来,钟离慕紧张地握住她的手。

  “离慕,你带我去你家吧,我怕我妈妈会担心我……”她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能够让妈妈看到,她会担心死的。

  “好。”见顾北北态度坚决,原本想要劝她去医院的钟离慕最终收住了口。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