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第1章 001 天降遗产

  八月。

  F国,安布瓦斯城堡,是安葬达·芬奇的地方。

  江素雪并不住在那儿,F国城堡遍地,他们住在离安布瓦斯城堡不远的古堡之中。别误会,她纯属公费出国,机票住宿都由古堡主人买单。

  目的——

  聚集在浪漫的古堡瓜分去世长辈的遗产。

  古堡主人便是去世的江姓长辈。

  目前古堡事务以及遗产分割事宜都由他生前忠诚的管家和律师负责。

  情节离奇突然好似推理小说,在接到邀请函之前,江素雪不仅没想到自己在国外有个如此有钱的亲戚,更没想到,他们家竟然也会被邀请。

  这与天上掉馅饼无异。

  对于家里只是开着一家餐饮店的江素雪来说。

  来到F国之后,她才知晓,但凡和这位长辈有七弯八绕血缘关系的江家人,都在邀请之列。他们身份地位财富各不相同,既有平庸潦倒待业人员,也有拿着铁饭碗吃皇粮的小康之家,更有生活优渥的富商……

  江素雪属于其中平平凡凡的小老百姓。

  她今年十七岁,在一所小城市的高中上高二。年纪不大,在家却是主事的,否则这次家里人也不会让她来。

  来到古堡之后,她秉承着少说多听的原则,尽量消弭自己的存在感,“无意”了解到一些消息,比如:被邀请的所有人,几乎没人认识这位长年定居国外的江姓长辈。

  江素雪对这位逝世长辈闻所未闻。

  其他人也一样。

  至于为何突然分割财产给他们,原因是:他无子嗣。

  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分就分罢,反正已经与他无干。

  死人财,生人夺。

  自从他们来到之后,这座古堡里就充斥贪婪的味道。

  对于人性的贪婪,江素雪无可指摘,毕竟当管家列出长长的遗产清单时,她也对其中一座波尔多产区的酒庄动了心。

  也就想想,她只是热爱葡萄酒的丰盈甜美,向往如画的葡萄园。

  若酒庄真到了她手里,她一没经营才能,二也不懂酿酒,手里没人脉没人才,最后讨不了好,大堆葡萄烂在手里,酒窖积存,反倒把自己给弄破产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她还是当个悠闲的饮者,最好不过。

  想要酒庄的人依旧不少。

  “老婆,你听说没,不少人都盯着那个酒庄呢,他们不会真都选酒庄,那可怎么分?”

  “谁知道,那管家老头可精,油盐不进,谁奉承贿赂都没用,谁知道他会把酒庄分给哪个?咱们不如退而求其次,拿那张一百万欧元的支票,不比酒庄实在?”

  “那咱们可就真发财了,可这支票,抢的人估计也不少……”

  妻子嗔了他一眼:“那又怎么样,这儿哪样东西不比咱们所有家当加起来都值钱,拿什么都是赚,咱们两个人,两次机会,不如赌票大的,你选支票,我打保险牌。以后咱们去哪找这种死掉没孩子的富亲戚,这就是咱们发财的机会!”

  “行!”

  和这对夫妻有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人之常情。

  只是一夜横财,不知是好是坏。

  金钱可以解决很多事情,却也是一把双刃剑,许多人,风雨时可同舟共济,等天一晴,便各自分散,可共苦,却无法同甘。

  有钱人发财不可怕。

  普通人发横财最可怖。

  江素雪每天听着这些同姓族人讨论遗产分割,脸上笑语晏晏,状似无意般问询,私底下暗潮汹涌,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那她要选什么呢?

  “妈,怎么这个败坏门风的小贱人也来了。乡巴佬,她也配到这种地方来?”故意提高音量的刺耳声音传进江素雪的耳中。

  心中微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京城江家。

  这两个是二房的人。

  那妇人微笑着敲打了几句女儿:“好了,少说几句,你呀,就是嘴巴不饶人,老戳着人家伤疤说。她毕竟是你姐姐,只是……命不好,去了那样的人家,家里肯定拮据,来这里,也是情有可原。”

  穿着黑底白色波点连衣裙的娇艳姑娘露出鄙夷的神情:“那还真是可怜。妈,你说我们要不要让点东西给她,免得有人,竹篮打水一场空,丁点东西没捞着,穷巴巴地回国。”

  “免得给咱们家丢人现眼……”

  江娆嘲弄道。

  江素雪轻抿一口白葡萄酒,唇线抿成优美的弧线,被酒润湿的唇瓣,色若桃花,蝶翅般的眼睫低垂,眼神柔软深蕴,右侧的乌黑长卷发别在秀气的耳朵后,露出一线垂下的奶白色的珍珠耳坠,衬地脸颊水灵粉嫩透白,满满沉静干净的气息。

  清清淡淡,温柔优雅。

  还有微微的妩媚灵动点缀眉眼间。

  江娆上次见到江素雪是四年前,四年前,她就已经深深厌恶起江素雪。

  那时的江素雪就已经美人胚子,风姿卓绝。

  她亲生母亲是京城江家的大小姐,和人私奔生下了她,江家不肯承认江素雪的身份,她便被父母送到小城一户姓江的三口之家中,便是她现在的父母。

  十三岁时,江素雪去过一次京城。

  江家要她放弃身份,并把他们一家从族谱中除名,住了一个星期有余,临走前,还给她扣上了一个“贼”的名号,原因是偷了江娆母亲的珠宝首饰。

  百般周折,这家人不过是为了——

  让她的婚约,名正言顺地嫁接到江娆的身上。

  对方也是京城的名门望族。

  据说也是青年才俊,一表人才,大概也是极为抢手。

  她既然言行有亏,江娆自然代她顶上。

  江娆似乎也颇为喜欢这个“抢来的未婚夫”呢。只是每每想起这个未婚夫是从江素雪手里抢来的,她便心中愤懑——是她从自己最瞧不起的人手里抢来的。

  她江素雪凭什么,把天底下的好事都占尽了呢?

  别人想要,还得去抢。

  她却仿佛丝毫不在乎,施舍一般地给了他们。

  江素雪也确实没在意过。

  她捏着高脚杯,轻巧地路过两人身旁,淡淡扫过,淡淡收回,视若无物,兴不起一丝波澜:“既然两位家境优渥,还来这儿干嘛,莫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她偏过头去,又露出温柔清浅的笑来。

  对于母女两人来说。

  只是这一眼,就足够刺激他们。

  作为江家二房,没有大房压着,他们本应是最风光的。

  可事实并非如此。

  “小贱人!”江娆母亲忿忿地咒骂,眼神阴毒。

  “妈,来日方长,总有一天,她会和她妈一个下场……”

  ……

  今天是遗产分割的最终选择日。

  清早,长长的遗产清单已经发放到每个人的手中,填写表格,跟大学填志愿似的,第一选择,第二选择,第三选择。

  黄昏时,管家将收回所有表格。

  明天早餐过后,将会公布遗产分割的最终结果,然后所有人离开古堡。

  午餐已经用过,离结束选择只剩下几个小时,不时有人交头接耳,意图做出最佳选择。支票还是酒庄,古董或是别墅。

  江素雪也细细地将遗产清单所列之物,一一逡巡,饶有意趣地细数。

  但最后,她一个都没选。

  来之前,邀请函上已经提过遗产分割的事情。

  她在与家中商量过后,全家一致同意,到时候什么都不要,非亲非故,拿来的东西,怎么都不安心。何况他们家境虽然一般,但也没穷到吃不起饭。

  儿女聪明,总有一天会出息的。

  突发横财,未必非祸,说江父江母傻也好,小心谨慎也好,他们最终做了一个保守的选择。

  江素雪对此没意见。

  最后她就这么交了一张空白的表格回去。

  一二三三个选择,一个都没填。

  提前交完表格,江素雪没留在古堡,好不容易来趟F国,自然得四处逛逛,感受异国景致,哪怕是路边的小酒馆,都别有风情。

  在离开之前,她还打算去趟安布瓦斯城外的雪侬墅。

  从安布瓦斯城到雪侬墅没有班车,好在她前阵子早就和附近的居民混熟,愿意载她一程。对于这个美丽迷人的东方小姑娘,他们并没有什么抵抗力。

  对于美,F国人向来只会赞美,不会抗拒。

  而且他们非常挑剔。

  心满意足地逛完雪侬墅,回来吃了顿美味的晚餐,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就是——

  最后的审判。

  ……

  有人一夜无梦。

  清晨所有人聚集到餐厅时,好些人眼底下淡淡的青黑几乎藏不住。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忐忑得到不到自己想要的遗产。

  不得而知。

  江素雪继续享受古堡的早餐,以后恐怕未必有机会能尝到如此正宗美味的早餐。毕竟她觉得未来自己不太可能买座古堡,还找得到如此优秀的大厨。

  人生得意须尽欢。

  虽然大多人早餐都吃得心不在焉,甚至有人连丁点都没动。江素雪倒是很佩服这些美食当面不改色,动都不动的“真汉子”,倒也没影响她的大好心情。

  在一些人眼里漫长的早餐,终于结束。

  重头戏终于要上来了。

  众人齐聚宴客厅,等候管家宣判最后的结果。

  “由于类似酒庄之类的遗产有多位先生女士想要,所以在过程中,我们采取了抓阄的方式……”两鬓微白的绅士管家突然的发言,令众人更加惊异忐忑。

  抓阄?

  那不是更加不确定,全靠运气。

  现在反驳也来不及了。

  管家让仆从将相关文件逐一发下去。

  酒庄一类的产业发的是相关合同协议,支票就直接给支票,古董类则是快递单据,他们会义务将古董快递到他们家中……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应有东西,可能不是最想要的,总比没有好。

  在分发过程中,左右前后时不时瞄向自己旁边的人,看看其他人得了什么好东西。

  意外地。

  江素雪神情疑惑,盯着自己手里典雅暗蓝色的手提礼盒:葡萄酒,鹅肝酱,鱼子酱,马卡龙……大概是看她什么都没选,想着总要给点什么才好?

  正合她意。

  这盒F国土特产带回去再好不过。

  结果算是皆大欢喜。

  走程序的过程用时有点长,遗产分割结束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中午十二点前,所有人都要离开古堡,现在就该各自回房拿行李,准备出发。

  众人纷纷起身,陆续回房。

  江素雪也跟着准备上楼,拿自己的行李下来,管家已经安排了几辆车送他们去机场。

  “江小姐,请等一下。”

  并不纯熟的中文让她的脚步微微一顿,回头却发现,叫住她的是罗德管家。

  “有什么事吗,罗德叔叔。”江素雪返回,走过去用英文问。

  此时宴客厅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空荡荡地。可一直时不时关注着她的江娆母女瞧见她一个人和罗德管家说了什么,立刻转身快步走来,气势汹汹。

  “江小姐……”

  罗德管家刚想说什么,江娆母女便居高临下地出现在两人身边,睨视着江素雪,无声威胁,仿佛在说:别想耍小聪明得到什么好处。

  江娆的眼睛不时在她的盒中逡巡,确定没什么贵重物品后,才稍稍放心。

  她绝对不会让江素雪得到什么好东西。

  根本不配得到!

  罗德管家双眼微微一咪,已然察觉到这对母女来着不善,有些话不适合现在说。

  他和善一笑,突然拿出一盒小甜点:“艾莎听说你今天要走,怕来不及和你道别,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艾莎是江素雪在这儿认识的酒馆老板娘,为人热情亲和,很喜欢她。

  “我很喜欢,麻烦罗德叔叔代我谢谢艾莎婶婶了。”

  “回国后我会给她寄礼物的。”

  “她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