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第10章 010 独处

  “不用你们架!滚开!”

  被果断请出餐厅的赵蓉蓉,嫌恶地撞开架着她的保安,不甘地回头看了一眼,到底心气难平,被人这么羞辱,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无论是秦少,还是这家餐厅……

  都会是她的!

  都是那个死丫头,如果不是她,她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赵蓉蓉仿佛已经忘记,刚才生生把她手腕折地脱臼的人是谁,吃打不吃记,觉得自己之所以被那个丫头得逞,完全是个意外。

  要是她拉一帮人来,看这死丫头是什么下场。

  跟她作对……

  赵蓉蓉强忍着手腕上的刺痛,匆匆拨通一个电话:“喂,去给我查几个人!”

  ……

  没有了赵蓉蓉闹腾的餐厅,终于归于平静。严经理挨个桌道歉,收拾烂摊子,表示晚上全部免单,每桌都会新赠送一份菜品。

  但秦炎和江素雪,早已没了继续用餐的心情。

  她的衣服脏成这样,黏糊糊地难受至极,只能立刻回去换一声,晚餐也只能这么草草结束了。

  严经理倒是会看眼色,殷勤地给江素雪送上一张贵宾卡。

  秦少已经有了,就不用给了。

  走出餐厅,凉风习习,吹地人顿时清醒了不少,轻快优雅的乐音,被厚厚的玻璃门挡在身后,将那个梦幻美味的世界小心藏好,外边,街灯与树荫交错,最适合慢吞吞地散步,小雨带着夜风,悉悉索索地迎面吹来,聊遍世间所有琐碎温暖难过的事情。

  “抱歉。”

  秦炎的嗓音如同融进这黑暗的夜色中,又裹夹着难以言喻的温柔。

  他向来言简意赅。

  但是表达的意思真的足够清晰吗?

  是为了今晚招待不周致使一个混乱的晚餐而道歉,还是因为觉得她受到一点欺负,他都会觉得抱歉。

  前者于公,后者更于私。

  恐怕秦炎自己也说不清是那种,他更没有去深想,脑海中模糊而过。只是知道,他应该保护好她,她是罗德叔叔要他照顾好的人,也不应该第一次见面就让晚餐搞砸。

  若是在佟川看来,秦boss今天,可是说是非常和蔼可亲了。

  哪怕看上去依旧冷峻少言。

  事实上,他表现出了愿意接纳她进入自己的生活圈的善意。

  如果罗德管家让他照顾的是其他人,他也会做到和今天对待江素雪一样的态度吗?

  现在的秦炎,才不会去想这个问题。

  素雪侧头,突然笑开:“没什么,又不是你的错。”

  秦炎抿了抿唇,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挽回一下:“我送你回酒店。”

  “嗯。”

  ……

  佟川老早就回家加班去,不打扰boss和江小姐的二人空间。这下回去也就秦炎和素雪两个人,再加个司机大哥。

  秦炎把素雪送到房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打电话吩咐酒店做两份晚餐送过来。

  “嗯,尽快送过来。”

  看来他是打算吃完晚餐再走。

  素雪歪歪头,没什么意见,虽然觉得他们是不是熟悉地有点太快了些。

  经历了晚上这么一桩事,想不熟起来,也不可能。某方面来说,他们算是团结打击过共同的敌人——赵蓉蓉,赵小姐。

  算是,革命友谊?

  “我去外面等你。”秦炎在房间里徘徊了几步,就匆匆去了客厅,佟川订的是套房,里外两室。出去是为了避嫌,素雪还得洗漱换身衣服,尤其他们现在关系不明的情况下,继续待在她的房间里,有点尴尬。

  素雪很快便明白过来。

  秦炎也有细致体贴的一面。当然,可能他一直以来,就非常注意避嫌这档子事,多年下来,能做到花边新闻为零,着实不容易。

  浴室里传出沙沙的水声。

  素雪顺便直接把衣服给泡上洗了,晚上晾晾,明天带回去。

  秦炎坐在客厅随意翻着手机,看似专注,注意力并不集中,闹腾这么几个小时,他也感觉到腹中饥饿,叫嚣着要吃东西。

  酒店总算把晚餐给送过来了。

  意式鸡肉橙柚沙拉,香煎鳕鱼佐柠香芦笋,迷迭香烤小羊排,还有餐后甜点,巧克力树莓慕斯。

  鲜亮的色彩,微焦的香气表皮,都让人食指大动。

  素雪出来就瞧见一桌美味大餐,眼睛刹时闪烁起光芒,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

  “尝尝味道怎么样。”秦炎的嘴角弯起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

  素雪尝了口沙拉,点头,笑容扩大:“很好吃!”

  酸甜可口,鸡肉很嫩。

  她享受美食的模样,莫名地令人感觉胃口大开,秦炎用刀叉的速度更快了不少。他平时大多是自己一个人吃饭,或者出去谈事时和人吃饭,但那些饭吃起来,真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菜好吃与否,并不那么重要。

  以前,秦炎喜欢在城堡时和义父一块儿用餐。

  现在,他喜欢和她一起吃饭。

  非常放松。

  吃饭间隙,素雪好奇地提起赵蓉蓉。

  “你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吗?”总是一口一个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结果到最后都没有说出自己是谁。

  秦炎点头:“有些印象,她父亲上半年的时候刚调到京城任职。”

  对于这些资料,他向来了如指掌。

  “哦——”

  素雪拉长音调,显然是明白赵蓉蓉的身份,怪不得如此嚣张。可惜,她那身份,到了京城,却起不到半点作用。

  “这个人,不足为虑。”

  连跟他敌对叫板的资格都没有,意思就让素雪不用放心上,跳梁小丑而已。

  素雪咬了咬下唇,斟酌道:“不过,她的胆子,还真是大呢……”

  她都不明白赵蓉蓉到底是怎么养成这种嚣张跋扈,泼辣自我为中心的性子。若是说被娇惯过度,可那么多高干千金,哪个不是锦衣玉食长大,即便如此,大多都是才貌兼备,努力上进,自律自立,潇洒又阳光。

  当然,也不乏浑玩的。

  但人家有本钱,也有能力,玩归玩,你不知道的时候,人家可能已经不声不响入手百万千万。

  赵蓉蓉这样眼色极差,自视甚高的,却是少有。

  江素雪她那二房的妹妹江娆,好歹都知道什么时候该装乖,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

  只能说,一样米养百样人。

  秦炎读出了她的意思,漠然道:“她总有一天会栽在自己身上。”

  俗称,玩火自焚。自己被自己玩完。

  素雪暗暗点头,深表赞同。

  秦炎显然心思并不在赵蓉蓉这个令人倒胃口的人身上,他注意到素雪新换的连衣裙,细吊带浅蓝条纹,并不太收腰的娃娃裙的款式,胸口处褶成一个蝴蝶结的样式,清新可爱。

  向来对女人穿什么并无印象的他,不知不觉竟然开始注意这些细节。

  也只是这样。

  ……

  京城某处四合院。

  起身靠在床上的老爷子,头发已经斑白,但那双清明的眼睛却不见浑浊,锐利逼人,他一身戎马,临到老,威严仍在,一般人,轻易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正正板板站在床边的,正是今早素雪在飞机上结识的岳叔。

  医生刚走,给老爷子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告诉他们结果,岳叔这就等不及地来跟老爷子说检查情况来了。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