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第39章 039 他的心很大

  “拿着吧。”

  素雪利落抽出张名片递给他,唇角勾起,眼底一池清澈:“记得保密。”

  “我明白。”唐欧阳点头,触到名片的手指,竟紧张地不自觉捏紧,或许现在他还不知道,这张名片意味着什么,但以后,他一定会明白。

  唐欧阳基本上已经摸透了素雪的性子,低调做人,该高调的时候,也不会藏着掖着,顺其自然。

  而且算是比较好说话的。

  “谢谢。”

  他无比郑重地对她说,将名片仔细收进钱夹。

  目光逡巡过白纸黑字,一如他方才的匆匆一瞥,同样的字。

  他果然没看错。

  也因此,更震撼。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唐欧阳将无数疑惑按下,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收起名片,他可爱的娃娃脸上,又浮现出平日常见的嬉笑表情,玩世不恭。

  素雪瞧着他迅速变化的表情,心下感慨,这群人,依旧都不简单呢。

  虽然说到底,都是孩子。

  却也比普通同龄人更成熟,懂得更多,更早懂得选择。

  不过,她自己也一样呢。

  素雪微微歪头,自嘲地一笑,自己可比他们学的东西还多,还早。

  刚刚文珊珊被唐欧阳挤开后,瞪了他一眼,在感觉到夏韵不善的视线时,就立刻转头专注地盯着她,以防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来。

  直到唐欧阳离开,文珊珊才怨念地凑过来:“素雪,唐欧阳找你干嘛呢,那个夏韵都快把你瞪出个洞来了。”

  余光轻轻滑过不远处的夏韵,素雪眨眨眼,俏皮一笑,平常的表情,如今出现在她脸上,却不自觉地令人怦然心动:

  “聊人生。”

  “人生?”文珊珊怔了怔,突然这么严肃她都不习惯了,唐欧阳这小子还会找人聊人生?反正不是别的事就行,她也放心下来。

  唐欧阳他们家的司机到了。

  来了两辆车。

  本来撇开素雪他们三人,四个人刚刚好。

  只是,夏韵却有意无意被撇下了。

  他们并不欢迎她。

  尤其是唐欧阳,就差直接说:别再跟着我了。

  夏韵想跟上去,小跑过去,却被他挡下,低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夏韵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几乎要哭出来。

  或许丧失了最后一点勇气,她终究没有再厚着脸皮跟着。

  愣愣地站着原地,连车开走了,都后知后觉。

  她只听得到,脑中反复回响的话——

  夏韵,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她。

  他终于说出来了……

  那他喜欢谁呢,江素雪吗?

  她算什么!

  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那么喜欢他,他就是看不到,就不会为她想一想,她做这些,都是为了他啊?!

  没人听到夏韵心中的瓢泼大雨,天崩地裂。

  但他们能感觉到,现在的夏韵,犹如行尸走肉。

  心已经丢了。

  “嗤。”

  文珊珊轻声不屑,移开目光,夏韵的确可悲可怜可恨,她也不会可怜她的,都是自讨苦吃。

  “自作自受。”

  “是啊。”素雪轻轻应着,“我们走吧。”

  文家的司机也过来了。

  三人准备上车,夏韵仍旧站在车旁,失魂落魄。

  打开车门,临上车,素雪微微挑眉,顿下步子,蓦然转向朝她走去。

  文珊珊见状,撇撇嘴嘟囔:“干嘛要管她嘛……”

  但她明白,要是夏韵今天出事,她毕竟也是千金大小姐,出事可不是小事,她们也少不了受影响。

  唐欧阳的做法倒是没错,不喜欢就说清楚,不给对方任何希望。

  只是他可能也没想到,夏韵竟然真的那么喜欢他。

  放任这样一个女孩子消沉,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她可能已经没有理智了。

  素雪也没打算真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一定要带她走,只是,言尽于此。

  “需要我们送你吗?”

  纤细平和的声音却清晰有力地传入到夏韵耳中。

  她布满阴霾的眼睛闪烁了几下,终于有了反应,僵硬地转过头,却发现,站在她身旁的人,正是自己嫉妒的对象——

  “不用你假好心!”

  这个女人是故意到她面前炫耀吗?!

  她讨厌她!

  非常非常讨厌。

  明明知道是迁怒,夏韵还是忍不住,她的优秀出色,平静淡然,都让她觉得被压制地喘不过气来,可那些,并不是素雪给她的,是她自己,她自己心底的嫉妒,恐惧,不甘。

  在素雪面前,她就像个失败,失意者。

  而她仿佛,什么都唾手可得。

  却毫不在乎。

  “夏韵,你能不能别发疯——”文珊珊忍不住冲出来喊道,“唐欧阳不喜欢你,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别逮着谁都觉得跟你一样稀罕他似的!”

  夏韵瑟缩了一下,咬紧牙关,不说话。

  素雪蹙眉,拉住文珊珊,示意她别说话,转头对夏韵道:“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

  “不过走之前,我还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她的神情是少见的严肃,语气平和冷静,嗓音轻柔,却不容旁人多言:“本来这是你和唐欧阳的事情,我不应该管的,但并不意味着我要容忍你对我莫名其妙的敌意。”

  夏韵低头,不吭声,像只禁锢住自己困兽。

  素雪静静看着她,眼底深蕴。

  飘渺的声音,放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你喜欢的男孩,有一颗很大很大的心,那么,你呢?”

  “你将他锁进你的小世界里,围着他转。他却只想要更大的世界,或许你会说,他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真的只想仰望他,永远做个平庸狭隘的追随者,眼睁睁看着你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不是和他并肩?”

  夏韵僵硬的身体,咻乎震了几下,周身的气息,微微软化下来。

  长睫底下流出的目光,自哀,自嘲。

  “这个世界很大,也有比他更美好的风景,你看过吗?你有试着走出自己的生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吗?你喜欢的男孩,憧憬着这样的世界——你呢,你不是不能,只是不想。”

  “不自爱,就别祈求他人怜悯。”

  “你为你的家世而自豪,这没有什么错。既然想当公主,就活出公主的样子来,但绝对不是你现在这样——”

  “你的骄傲呢。”

  是啊。

  夏韵,你的骄傲呢?

  炽白的阳光静静照在灰灰的水泥地上,汽车飞驰而过的轰隆声,越来越远,模糊成背景,夏韵的耳朵里,只能听到素雪那一句句戳心的话,反反复复,敲在鼓膜上。

  从没人敢这么对她说。

  她在自欺欺人。

  却只有江素雪会揭穿,她可笑的虚假的骄傲。

  现在的自己,明明把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她还要继续消沉下去吗?

  沉溺在嫉妒,不甘,不得所爱的低潮中,看不见自己不堪的面孔。

  突然觉得,今天惨白的太阳,真是刺目。

  明晃晃地扎进眼里,让她几乎流泪,车水马龙,匆匆路过的行人,离她很近,又很远,好像,从自己的世界里,终于回到了现实里。

  残酷却真实的现实。

  她夏韵,自己的生活。

  而不是,那个只锁着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孩的孤独世界。

  “我说完了。”

  “那么,再见。”素雪毫不犹豫地转身,仿佛刚才什么都未曾发生,也未再回头再看夏韵一眼。

  真的,不管了。

  言尽于此。

  世间之人,最怕执迷。

  除非,忍着痛,亲手蜕下自己织就的茧。

  “谢谢……”

  茫茫人海中,一声微不可闻的呢喃,和未说出口的歉意。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