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第41章 041 暂别

  翻译听了一会儿,立刻告诉老刘:“卡斯德伊先生问这位小姐能否在之后几天,带他在咱们市四处逛逛。”敢情他是被嫌弃了,比起翻译,显然能作为朋友跟奥利尔聊天的素雪,更合他心意。

  奥利尔的姓氏是德?卡斯德伊。

  还有各种教名都略过不谈,他的朋友们都叫他奥利尔。

  “啊?”老刘一头雾水,问翻译,“怎么突然提这个要求?”

  翻译清嗓,低声说:“卡斯德伊先生好像和这姑娘挺聊得来,她很了解他们国家的文化,好像,已经算是朋友了吧……”

  两人说话的语气,俨然一点都不客气陌生。

  老刘:“……”

  他是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丫头也不是他们的工作人员,人家的私人来往,他们也管不着,反正这位贵族大少爷高兴就好,看着并没有因为走丢的事情有什么不快。

  不过到时候,还是找几个人陪着比较好。

  “到时候他们应许的话,你也跟着。”老刘最后还是做出这么个决定,怕素雪一个小姑娘,镇不住场子,谁知道到时候奥利尔会不会带一帮人出去。

  只小姑娘一个翻译,可有点麻烦。

  “我明白了。”翻译小哥点头,有点无奈,其实也用不着他,以这姑娘的口语水平,完全可以同时跟许多人交流,沟通自如,他就在旁边起个可有可无的辅助作用。

  他都怀疑素雪不是有旅居国外的经历,就是混血?

  她长得的确有点混血的精致味道。

  只是不太明显罢了。

  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有素雪在,奥利尔并没有多提走失的事情,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意味着这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素雪和文珊珊也被强烈要求留下一起用晚餐。

  当然,其实是奥利尔的强烈要求。

  法方项目组的人并没有什么意见,人家也算是帮助了他们,自然要请吃饭感谢一番。

  文珊珊打电话回去跟老爸说了声,她们晚上不回家吃饭了,文定海原来还不信,老刘还接过电话帮忙作证:“文书记,是我,老刘。”

  “老刘!”文定海讶然,“珊珊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珊珊和她朋友可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啊,你都不知道,我差点就急死了……”

  “是珊珊那个朋友吧。”文定海了然地说,他可清楚自己闺女可没那个本事。

  “啊……是!”老刘也愣了会儿,忙说,“那姑娘可真厉害,那法语说得比我们翻译还溜。”

  文定海一点都不惊讶,果然,自己没看错人。

  “老刘,那姑娘不是一般人。”

  “哦?是……”

  老刘刚想问是哪家的千金,文定海却抢话道:“她是谁不重要,你尽管招待好她就是。”

  “行。其实法方的人对她挺热情的,比对咱们还热情。”老刘有点怨念,人家之前对他们也就一般般。可他们哪比得上素雪既了解他们的文化,又了解自己文化,而且能够跟他们无障碍即时交流,感观自然不一样。

  “哈哈哈哈。”文定海爽朗笑了,“你们就偷着乐吧,有她在,你们这事,绝对会顺利的。”

  “这我倒是看出来了。”

  对方的态度,好了不知道多少点,心情一好,事情就顺利。

  反正是不追究奥利尔的事了。

  挂了电话,老刘心态又变了变,文定海总不会对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小辈,这般郑重地说话,连他都看重,这姑娘肯定要招待着。

  不过……

  现在看来,人家小姑娘分明是如鱼得水嘛,根本没有他们担心的怯场的情况出现,连带着文珊珊的胆子都大了起来,有素雪帮忙翻译,也跟法方交流起来。

  “不愧是文书记的闺女,虎父无犬女啊。”

  “现在的小孩子也太厉害了,而且他们还都是一块玩的。”老刘的下属吐槽,“自从她俩来了,咱们就彻底没啥存在感了。”

  “难道你还不乐意?”老刘斜他一眼,她们好歹不用整天揣摩对方的心思,怕哪里没做好,犯到对方的什么禁忌。

  “乐意乐意!”

  只是瞧着两个小姑娘的模样,不得不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啪,前浪死在沙滩上。

  然而,他们还不知道,其实素雪已经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怎么说,自己也是接下了一个商业帝国重担的人。

  可真正要被认可,并不容易。

  她没有江先生的人脉和积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之前佟川和秦炎,有跟她商量一个计划,将所有资产股权重组,重新组建一个控股集团。素雪并不是愿意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坐吃山空的人,未来,抛开江先生留下的股权,她必定要不断收购子公司,重新规划自己想要的商业版图。

  还有,她需要人才,很多很多的人才。

  也需要资源,需要人脉。

  和奥利尔相识结交是个偶然,无论处于利益,还是出于私人感情,她都愿意和他成为朋友。

  利益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并不可耻。

  合作是分享利润。

  她了解一些情况,现在许多传统行业都在谋求转型,就看谁能给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奥利尔的家族应该也不例外。

  如果他们合作成功,对奥利尔顺利继承家族,也有莫大的好处。

  她也能够顺利打开法国的圈子。

  成不了,也没什么,这本来就不是她的目的,只是顺带的。

  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赚,朋友却难得。

  现在说这些都还早着,素雪还没等到吕明楷和金娜拿回来的报告。

  法方项目组在南省的这些日子,素雪也陪同出去了好几天,有时候她给他们讲解,比起翻译来,更深入容易理解。翻译毕竟是翻译,他也不是专门从事艺术翻译的,对于某些文化艺术领域的了解到底不如素雪来得熟悉。

  谢老爷子还来凑了几回热闹,也收到了法方极大的欢迎。

  直到最后,法方项目组是欢欢喜喜离开的,表示会极力早日促成两个城市的文化旅游交流,不久就会带好消息给他们。

  可把老刘给乐的,这成绩可都是算在他身上的。

  现在看着文珊珊和江素雪,哪哪都觉得好,文定海的确没说错,他闺女这朋友,不一般呐,这些日子,他算是看出来了。

  光是能跟卡斯德伊家族的继承人交上朋友这一点,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奥利尔他们回国之前,素雪特地让家里寄了箱酒过来,她自己亲手酿的酒,保管奥利尔他们喝完就神魂颠倒,念念不忘。

  送别时,随酒箱送过去的,还有一张装在牛皮纸信封里的洒金信笺。

  一行洒脱飘逸的小楷。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奥利尔疑惑地盯着信笺瞧。

  素雪微微一笑,卖了个关子:“你回去找人问问就知道了,直接说出来的话,就没了那种意蕴。”

  “哦?”奥利尔显得有些好奇和兴奋。

  素雪自有她的道理,只有他回到自己遥远的故乡,翻开这张信笺,才能懂得,其中饱含的深意。

  “江丫头,那上面到底写了什么?”老刘凑过来,也很想知道。

  “您想知道?”

  “当然!”

  素雪灿然一笑,犹如春雪初融,眉眼弯弯似月牙,唇瓣轻轻开合,一字一句,温柔而悠远:

  “君子行远,弗忧旱,忧故人渴矣。”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