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第49章 049 实力震慑

  傅舒宁的排斥和侧身刻意回避,都清清楚楚落在素雪眼中。

  这个女生不喜欢她?

  为什么。

  并不是想要伤害她的敌意,而是,更复杂的,害怕面对,或者说,她只是不想看到她,她的出现会让这个女孩子心底蹿出许多负面的情绪。

  煎熬的是傅舒宁。

  素雪轻轻耸肩,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回眸低眉,扫过写地满满当当的演讲稿,眼睛里倒映着单词,脑海里却零零碎碎思绪闪回着——

  要一起参加比赛的话,还要相处几天。

  用实力震慑一下比较好吧。

  这决定,素雪要给她指出什么样错误,谢老师让她来看,也存着让她指导傅舒宁的意思,但对方要是一直不配合,有情绪,她也没办法指导。

  素雪不指望她能喜欢自己,至少,不排斥。

  否则,别的都不用谈。

  圆润白皙的指尖划过光滑的直面,忽而停顿在某处。

  “这里应该用proper而不是fit,前者是适当,后者是适合。”

  谢老师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素雪也没管傅舒宁是否有在听,径自说道,平板直接的叙述,客观地提意见:“表达方式可以更丰富些,改下‘ifyouprickus,dowenotbleed?’这句话放到控诉那段,效果会更好。”

  英语国家可爱引用莎士比亚的经典台词,随手拈来,莎士比亚对他们而言,等同于人人都能背上几句李太白的千古名句,这就是所谓的文化背景。

  谢老师嘴角噙着赞赏的笑意,补充道:“你说得没错,这个改法很好。有时间的话,莎翁的原作的确应该多读一读。”

  后半句是跟傅舒宁说的。

  素雪这么一提,傅舒宁的短处立刻被暴露了出来,底蕴不够,原文作品读地太少,缺乏对不同语言国家的文化了解。

  她的英文虽好,但还停留在口语流利标准的水平,听起来漂亮,说的东西却不够地道,外强中干,禁不起仔细听。

  高下立现。

  “恩。”傅舒宁低如蚊吟般地应了一声,头折得更低。

  她羞恼地双颊躁了起来,手指不安地纠缠。

  自己简直无地自容。

  还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她一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脸的时刻。

  对于傅舒宁来说,被别人比下去,这比任何事都痛苦。

  但不得不承认。

  江素雪所说的,她根本都没想到,更别说莎翁的作品,她也只知道几部作品的名字,根本没有读过,何况英文原作。能够做到像江素雪如此,至少是熟读这些作品,并且能够背诵某些经典段落。

  原来……只有真正近距离接触过,才能明白那种差距。

  她们之间的差距,原来真的那么大吗?

  一瞬间,傅舒宁有些茫然。

  对自己一直以来的嫉妒和不甘产生了怀疑。

  好像突然,多了些无力感,不管她怎么追赶她,她依旧高高站在远处。

  有些人似乎就是这样,你未曾真正直面她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超越她,她身上的光芒,很虚幻,很不真实,仿佛随时可以被戳破。

  可只有像现在,真真正正地面对时——

  相近才知不可近。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傅舒宁就已经萌生,自己可能穷尽一生,都无法比她更优秀的想法。

  这种想法,让她一直以来赖以坚持的目标,全部幻灭。

  所以,她继续嫉妒,不甘,还有意义吗?

  可她坚持了这么久,突然丧失目标,突然放弃……让她毫无方向,无比茫然。

  谢老师的目光在傅舒宁低下的头上定了许久,眼底闪过恍然,这孩子,诶,她心底微叹,舒宁到底定性不够,容易浮躁,勤奋又心气高,被这么一比下去,肯定受不了,心情低落。

  “素雪,你先回去吧。”谢老师想了想还是让她先离开。

  “恩。”

  素雪了然,谢老师打算劝劝傅舒宁,小姑娘脸皮薄,肯定不能有旁人在。

  她离开之后,傅舒宁才轻轻呼出一口气,浑身都一瞬松懈下来,可见江素雪的存在给她带来多么大的压力。

  毕竟,之间她一直都把她当作假想敌。

  可有一天却发现,这个假想敌,可能根本无法被打败。

  她要怎么办?

  现在,谢老师单独将她留下,傅舒宁有些忐忑,一动都不敢动,僵成一块石头。

  谢老师瞧着她的模样,忍不住摇头,自己还真是责任重大:

  “舒宁,你很出色,很优秀,你只是需要时间,去积累一些东西,明白吗?你聪明,勤奋,对你来说,只要肯学习,就一定能学会,所以,不要看轻自己。”

  傅舒宁微微撑起头,不确定又压抑着心底的悸动,看向谢老师。

  她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笃定,认可。

  好像,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是自己想偏了去……

  “我让素雪帮你修改,指导你,是希望她能帮助你提高,希望你能进步。没错,她的确很出色,甚至整个学校都找不出第二个人能与她比肩的人,但你要明白,一个人比你更优秀,意味着什么?”

  傅舒宁闻言,目光闪躲起来。

  谢老师知道了?

  “我们都想当第一,羡慕别人的光芒。但只想踩下其他人,自己成为第一,和因为对自我的要求,以对手为目标激励自己,不断自我提高,实现理想的自己,两者是很不同的。”

  谢老师轻轻按着她的肩膀,话语温柔而清晰有力:

  “前者只是想成为第一,不管自己踩下去的对手实力弱还是强,他们只是要第一这个名号,哪怕打败一群弱者,都会沾沾自喜。自身是否进步,是否成长,完全不重要。后者不同,是借由更优秀的人,督促自己,时时刻刻鞭策自己——”

  “不能懈怠,不能停步,要更优秀,更出色,成为自己,而不是第一。”

  傅舒宁抬起双眸,懵懵懂懂地望着谢老师,默默咀嚼着她的话。

  是成为自己,而不是第一吗?

  “其实,最后是否真的得到第一并不重要,而是努力的过程,每一天都在塑造你自己,直到有一天,你已经完全蜕变成另一个自己,离你的理想越来越近。”

  “所谓对手,第一,只是你努力,变得更优秀的跳板。”

  “你不能把跳板当成终点。”

  谢老师语重心长,深深看着她:“人生有许多第一可以拥有,但自我成长才是一生的课题。不是你拿了第一才变得更好,是因为,你自己变得更出色,才能超越许多人,成为第一。”

  “不要本末倒置。”

  谢老师和蔼地微笑,顿了顿,无比感慨:“其实,于人生而言,根本没有什么第一,生活中有更多可贵的值得追求的东西。”

  傅舒宁怔怔地注视着老师,只觉得心里渐渐清明了起来。

  老师的话拨开了她心中的层层迷雾,或者说,她曾经因执迷而感到痛苦的原因。

  她从不知道这些。

  直到现在,她好像渐渐触摸到了什么东西,明晰起来。

  年少心智未完全成熟,摸着石头过河,磕磕绊绊,一不小心就会走了弯路,能有一位良师及时指路,就犹如久旱甘霖,何其可贵。

  虽然她现在并不能完全懂得谢老师的话,以后,总有一天——

  她会明白的。

  “下次,我会继续让素雪指导你的,恩?”谢老师语气轻快地说。

  “恩!”

  傅舒宁重重点了下头,直视,坦然。

  这一次。

  她不会再逃避了。

  也不再为了那个虚幻的第一的名号。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