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第5章 005 奇门针法

  老先生口唇已经煞白,呼吸也不甚规律,病痛甚至让他脸部的神情都难以控制,显得极为痛苦,但仍在咬牙坚持着。

  素雪迅速从挎包中掏出一只深色的檀木盒子,打开檀木盒,赫然是浅黄色的小布包,一根根细密的金针闪烁着刺人的寒光。

  周围众人,凝神注目。

  只见素雪抬腕落针,迅速在胸口的大穴,起起落落,快速轻刺六针。

  最后一针,猛然扎**中。

  此针是为了稳定老先生的状况,让身体离开极端状态,避免后续扎针刺激过强,适得其反。

  一针下去,老先生脸上的痛苦之色稍稍消去些,呼吸也不再太过紊乱。

  站在一旁紧紧盯着的中年男人,岳叔,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喜色,此刻他才真正放下心,松了口气。余光不由得打量了素雪几遍。

  刚才他还未仔细观察过这位年轻姑娘。现下冷静下来,才瞧出点门道。

  沉着淡然不似年少,举手投足有风致,应当是环境长期养成的结果,容色又极佳,分明是人中龙凤般的人物。

  不简单呐,不简单。

  素雪又刺第二针,这第二针却是,缓,缓,缓。

  缓缓刺入,缓缓刺出。

  节奏韵律如出一辙,极富美感。

  若是有识得此针法的行家在,定能识出,她所使的针法便是失传已久的——奇门针法。

  落针快慢,对应阴阳。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被扎入的穴位处,温热的气流旋绕起来,已形成小小的太极图。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

  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八卦定乾坤。

  素雪心中默念,静心凝神,继续第二针,第三针,第四针……

  每根金针没入处,都旋起无形的小太极,以此引动天地灵气灌入,温养身体。

  “天哪……”

  机组空乘低低地轻呼,愣愣地看着小姑娘利落优美地施针,内心无比震动,这样就可以了?

  痛苦之色逐渐消失在老先生的脸上,模糊的意识只能让他感受到,身体里有几处暖暖地,很舒服,呼吸越来越来顺畅。

  奇迹!

  他脸上的肌肉显然已经放松下来,不再紧绷,却再也没有其他力气,只能疲惫地阖上眼。

  “呼。”

  “吸——”

  素雪轻轻出声,飘渺温柔的声音进入老先生的心识,跟随者她的话语……

  一呼一吸,轻缓平和。

  他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

  岳叔手心早就攥地出汗,等见到老爷子终于平静下来睡过去,甫一放松,竟觉得有些晕眩,定下心神,深呼吸,平复情绪。

  “姑娘……”

  素雪轻巧地收针:“老先生可能会睡得久一些,你们等他醒来之后,备些清淡的饮食让他用。他这次主要是身上其他旧疾并发,今天时间紧迫,也只能暂时稳定一段时间。”

  “多谢姑娘。”岳叔早已收起之前的怀疑,真心诚恳地道谢。

  人不可貌相,他今后会更谨记这句话。

  这姑娘,恐怕背景不简单。

  莫非是哪位高人的徒弟?

  其他人也为刚才的轻视感到抱歉,看向素雪的眼睛都带上感激的神色,尤其是几个机组人员,今天这遭,受的惊吓更大,若不是素雪,他们都不敢想后边会出什么事。

  方才施针时的神奇过程,在他们看来,非常不可思议。如今都把素雪当成了深藏不漏的高人,眼底隐隐流露出崇拜之色。

  素雪收针,起身,突然对岳叔道:“能麻烦您转过去一下吗?”

  “?”

  岳叔疑惑,还是听话地转过身去,刚背对过去站定,就感觉腰部脊柱处突然有什么碰了上来,还未来得及感觉——

  “嘶!”

  痛叫压在喉间,强忍着没有喊出来。

  他无法形容那种痛,简直就是骨肉肌肉生生移位的痛楚,牵一发而动全身,让他整个背脊都隐隐刺痛。

  站在江素雪身旁的其他人,却清楚看见,她五指微弓,按在岳叔腰间中心偏一点,猛地一攥,瞬间移到腰脊正中的位置。

  “咔嚓。”

  清脆的骨节接位的声音。

  岳叔嘶哑的压抑喊声,令人揣揣不安,真的那么疼?

  也只有男人自己能感受那种骨头移位,撕心裂肺的瞬间痛楚,是真的硬生生把他的骨头给掰正啊。他哪里能想到这小丫头的力气会那么大,想避都避不开,她的手腕坚如磐石,纹丝不动,力气大地令人讶然。

  “好了。”

  素雪收手,边用湿巾擦手边解释:“我帮你正了下脊柱,这几天肯定会不舒服,身体需要时间适应。这是药膏,早晚揉两次,揉的时间最好长点。”

  其他人闻言顿时眼睛亮了亮,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正骨?现代社会的人,哪个没有长期不良习惯造成的肌肉,脊椎上的毛病,虽说不是什么大病,也很是闹人。

  只可惜他们也没法开口让素雪帮忙诊治。

  岳叔恍然,连忙感谢地接过:“谢谢姑娘。只是这药……”

  之前帮老爷子诊治可以说是义务,帮他就是顺带一把了。虽然只是顺带,但这老毛病也折腾了他许多年,不至于病入膏肓,也时常令人头疼,是以心头一大患。

  素雪这一帮忙,还真是及时雨,解了他的难处。

  “这药并不费什么钱,您用着就是。”素雪嘴角弯起。她的药膏大多都是自制,市面上也买不到。

  岳叔也不再推辞:“多谢。”

  他顿了顿,话题转向别处:“姑娘也是回京城吗?”他是想探听素雪的身份姓名,日后备礼道谢。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针灸之法,让他认定,这位是位可交之人。

  老爷子之前求医问药许久,病况都无太多缓解,但在江素雪身上,他看到了希望。

  “嗯。”素雪温声道,“不过我不是京城人。”

  怪不得……岳叔心想,如果是京城人士,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见他还想攀谈,素雪忙道:“老先生还需要休息。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别的状况,你们可以再来找我。”

  岳叔却不想轻易放弃,主动提出要送她回去,素雪无奈也只好答应。

  从头等舱到商务舱短短几步路,岳叔蓦然压低声音问:“姑娘可否帮帮我们家老爷子?”

  素雪看似平静,心中却清楚,他们怕是想让自己帮忙诊治那位老先生的病。而那位老先生的身份,百分百肯定,不一般。

  明明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许久,现下,又回来了。

  她轻叹:“如何帮?”

  岳叔嗫嚅,他明白老爷子的病,就是个定时炸弹,而且年纪愈大,愈不稳定,根治是不可能的,只希望尽量缓解病情,能够让老爷子多活些年头。

  “只要能延缓病情……”

  “其实您不用这么悲观。”素雪突然打断他,“我有六成的把握根治。”

  事实有九成的把握,但她不想把话说太满。

  说到底,她还是心软了。

  医者仁心,既然有彻底治愈的能力,定是要全力以赴救治病人,而不是眼睁睁看着病人饱受痛苦。

  岳叔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抬头:“根治?!”

  ……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