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1章 要结婚了?跟别人?

“千夏,你可算来了,你妹妹现在还坐在窗口嚷着要跳楼!”

  盛千夏身上的婚纱都没来得及换,脸色煞白地抬头,看着酒店十八楼的窗口那个飘扬的红色影。

  A市初冬的傍晚寒冷刺骨,她的心情乱作一团。

  “听说她开了房间等心上人来,结果等了一天一夜那人也没来……”

  “就为这事自杀?”太不自爱了。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她看上的那可是宫集团的大少爷!宫少怎么可能会为这种事见她。”

  “原来又是为了宫少!”

  每天嚷着要自杀来妄想见宫少的女人多如鸿毛,这要是真能把宫少请来,全市的女人不得天天来自杀!

  盛千夏虽有些恨铁不成钢,但仍是急切,毕竟现在坐在窗边上的人是自己的妹妹。

  她颤抖拨通了手机,对着十八楼的红色影子喊:“盛晴雪,你快给我下来!”

  “他不来,我就从这跳下去!”

  盛晴雪说完,直接把手机扔下十八楼。

  盛千夏的心脏骤然一拧,立刻让工作人员把昨晚放了盛晴雪鸽子的男人请过来。

  接着,她利落地撕掉了累赘的婚纱裙摆,一边朝着楼上走,一边向工作人员借了喇叭,掷地有声地说道:

  “2002年,有个女孩为情所困,跳楼自杀,摔得脑浆迸裂,至今还是植物人。”

  “2005年,有个男人从高处一跃而下,摔断手脚,高位截瘫,内脏破裂,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2013年,有个女人跳楼,摔得血肉模糊,颧骨碎裂,至今没整容成功……”

  “2016年——”

  盛千夏的声音透过喇叭响彻整栋大楼。

  二十六楼会议厅的会议被生生打断。

  宫北曜听见这个声音,竟霍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不顾众人惊异之色,迈开长腿走出了会议室——

  此时,盛晴雪快被吓哭了:“盛千夏,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不是我姐!”

  “是你姐才负责的告诉你,如果你从这跳下去,运气好的话当场就死了。运气不好的话,毁容、残废、植物人。”

  盛千夏说道:“想跳就跳吧,现在跳!”

  盛千夏此刻已经走到了房门口。

  房门没关,一眼就能看到坐在窗边的女孩。

  “他还没来,我才不跳!我要等他来了才跳!”

  救援队的人都还没到,盛千夏正要想办法把盛晴雪扶下来,就听见一个低沉磁性的男音从她身后传来——

  “现在我来了,你怎么不跳了?”

  盛千夏听见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身体骤然一震!

  身后传来的男音,就算过了很多年,都不会忘记——

  十八岁的自己,何尝不是一个白痴?!

  不等盛千夏反应,盛晴雪倒是先一步兴奋起来。

  她立刻从窗上下来,直奔宫北曜而去——

  “宫少,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有事耽误了,你那么忙,迟到个几小时甚至几天的,都很正常,我一点也不介意……”

  “我从没有打算赴约。”宫北曜面目表情地推开朝着自己扑来的盛晴雪,冷声道:“请自重!”

  盛晴雪扑了个空摔在地上,狼狈委屈地擦着眼泪,却不肯死心。

  “宫少,我真的很喜欢你,求你跟我交往好不好?如果你不跟我交往,我就没办法活下去了。”

  宫北曜看都没看她一眼,无情地说道:“那就去死好了。”

  盛晴雪显然想不到他居然这么冷漠,顿时哭得稀里哗啦,嚷着要去跳楼。

  盛千夏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只觉得心口钝痛。

  盛晴雪喜欢的那个人是宫北曜?

  还有比妹妹为自己前男友跳楼更狗血的事吗!?

  盛千夏想过千万次重逢的可能,从未想过,她曾经的噩梦,竟然以这种方式跟她的世界有了再一次的交集!

  盛千夏拉住盛晴雪,双拳下意识地紧握,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努力心平气和地对宫北曜说道:“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过分?”宫北曜的目光始终落在盛千夏的脸上,仿佛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他语气如冰,“如果我这样说话也算过分,用自己的生命要挟别人跟她交往的人,岂不是罪无可恕?”

  盛晴雪无地自容,推开盛千夏就哭着冲出了房间。

  盛千夏看到盛晴雪的背影,心口一疼,对宫北曜说道:“她身体不太好,而且还是个孩子,如果哪里不懂事,可以慢慢教她……”

  “盛小姐,她被你教得很好。”宫北曜讥诮地说道。

  盛千夏的脸色顿时刷白。

  他一句疏离的’盛小姐’,让她过往的孤勇都成了今日的笑话。

  她半晌才道:“她……大概是真的很喜欢你,否则也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你就不能给她一个机会吗?”

  她甚至不知道,她口中的’她’是在说晴雪,还是十八岁的自己。

  “每个为我自杀的人我都要一一交往过来,那我每天都不用做事,专门跟排队等交往的女人谈恋爱好了。”

  宫北曜讥诮地看着她,补充:

  “哦对,我差点忘了,盛小姐,你也是排队要跟我交往的女人之一。不知道现在再来排队,要排到几十年后?”

  盛千夏的脸色难看之极,被她强行删除的记忆此刻又挤进了她的脑海。

  她想起自己当初倒追他,十八岁生日那天都把自己送他床上去了,结果他却让她滚!

  她知道他看不上她,她也不会再赖他就是了!

  “那么多人排你的队,我就不必了!”盛千夏的手指在婚纱上抓住些许褶皱。

  宫北曜这才注意到此刻她穿着的,是被撕掉裙摆的婚纱。

  她要结婚了?跟别人?

  莫名的恼意灌入他的心尖,他的语气越发冰冷无情。

  “你就不必了?当初是谁把自己洗干净了送我床上求我要?”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