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2章 她竟然求他,为别的男人!

盛千夏的身体莫名有些颤抖,她扬手就要给他一记耳光,却被他慢条斯理地截住。

  他几乎没有用力,就将她按在房间冰冷的墙壁。

  两人的距离近到连呼吸都觉得羞耻,她压抑着内心的慌乱,想要挣脱他的禁锢。

  宫北曜的唇角勾起邪妄的冷笑:“以前求着我要你,现在求着我要你妹?你还真是海纳百川,可在我这永远没这个胸襟,不是对什么人都咽得下去!”

  盛千夏几乎要在那一瞬间失去呼吸,排山倒海而来的耻辱似乎要将她淹没。

  她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勉强镇定地对他说道:“谁没有少不更事的时候?懵懂无知犯的错而已,还请宫少千万别放在心上,代我妹妹向您说声抱歉,打扰了,再见。”

  懵懂无知犯的错而已?

  宫北曜的眉间闪过一丝薄怒,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颌,迫使她抬头看他。

  “如果我没有记错,刚才可是你让人请我来处理这件事的。”

  “我不知道是你。”盛千夏有些慌乱地说道:“如果知道,我不会请的……”

  她没有忘记他要她发的誓,他要她发誓永远不再见他!

  “先违规的人是你,盛小姐。”

  宫北曜的唇角浮现出一些恶魔般的邪笑,撑着墙壁的右手打弯,将自己的身体向她推进靠拢,近得找不出一点缝隙。

  “如果这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恭喜你如愿以偿了!”

  她说过绝不会先来找他,既然她来了,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离开!

  “你——你想干什么——”盛千夏整张脸都失去了血色。

  他用天籁般的声音说出恶魔的玩笑:“你十八岁送我的礼物,我现在收下了。”

  盛千夏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疯了一样地抵抗:“不——”

  “宫北曜,你放开我!!”

  “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多了会失去作用。”宫北曜声音冷到谷底。

  他强行将她分开,膝盖抵住她,不让她动弹。

  “我不要,放开我!”盛千夏疯狂抗拒却于事无补。

  “不要?”宫北曜的唇角浮现的不知是讥诮还是怒意,“可你的身体在邀请我。”

  “我没有……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对我……放开我!我明天就要订婚了,求你放开我!”

  她竟然‘求’他,为着别的男人!

  她要订婚了,是的,跟别人!

  宫北曜恶魔般地撕掉了她身上的婚纱。

  哗啦啦,婚纱被他撕裂的声音,犹如梦和现实一起碎裂——

  从校服到婚纱,从来只是他一个人的梦想。

  他不能如她所愿,倒不如,就如自己所愿吧!

  “不——”

  强烈的剧痛让她一瞬间失去了呼吸,所有的挣扎都变得毫无意义。

  鲜红的液体在床单上盛开出血色的蔷薇,宫北曜的瞳孔掠过一抹惊异——

  她还是第一次?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