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20章 我才不会有你的孩子!

宫北曜微顿,启唇:“我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而且昨晚没做措施,你肚子里还可能怀着我的孩子。”

  盛千夏的脑海瞬间空白——

  如果不是他的提醒,她甚至忘了还有避/孕这件事!

  她当下紧张混乱。

  “我……我才不会有你的孩子!”

  他的眸光骤然一沉。

  “比起这个,你更应该在意,这场婚姻能给你带来什么。”

  他说,“成为宫少奶奶,整个A市任你横着走。”

  所以,他只是因为跟她上过床,要对她负责,才娶她是吗?

  他们甚至连心平气和地相处几分钟都很困难。

  “……我不想嫁给你。”

  盛千夏咬着唇,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他的脸。

  “停车,我去药店买事后药!”

  她不想嫁给他——

  在明知道他不爱她的情况下,还接受着他令人眩晕的好意。

  就像刚才,她差一点又沦陷在虚假的幻影里。

  她总是会错觉他是喜欢她的。

  然后被提醒,他不过是为了对她‘负责’而已。

  宫北曜握着方向盘的力道骤然一紧,深深拧眉。

  她听见可能怀孕后,想到的第一件事,竟是要吃事后药!?

  他眼底薄怒显现,冷冷地说道:“这不是选择题!”

  你,没有选择。

  只能嫁给我!

  “宫北曜——”她讨厌他的****和不讲理。

  他的态度突然变得极度恶劣,冷冷地说道:

  “盛千夏,别以为我好声好气跟你说几句话,你就能有恃无恐跟我谈条件。”

  “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只能印上我宫北曜的烙印,你休想逃,也逃不掉!”

  “认命,才是你唯一的选择!”

  盛千夏狠狠地咬牙:“我不信命。”

  滋——

  他重重踩下刹车,下车,打开她的车门,将她从车里拉出来。

  接着,他狠狠将她按在车上,冷眼看着她——

  “信不信,都没得选!”

  “你……”

  “你今天得罪了凌、谢两大家族,你现在离开我,是预备要被凌慕夜赶尽杀绝,还是沦落成为他的玩物?”

  “以你现在的处境,要在A市找份工作都是痴人说梦,你预备从哪里筹钱?怎么筹钱?用什么办法筹钱?”

  “就算你筹到了钱,A市有哪个律师敢公然跟凌慕夜作对,接你父亲这个案子?”

  “好好想想你在监狱里等着你救的父亲,和你等着心脏移植手术的妹妹。趁我现在还愿意对你负责,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他恼羞成怒的告诫着现实的残酷。

  她脸色苍白地明白过来。

  她在他眼里,永远都是个卑微的存在。

  她像是一只拼命跳出鱼缸的鱼。

  她以为鱼缸外面会是一片崭新的天地,跳出去才发现,外面连水都没有。

  她不属于外面的世界,却非要跑出去看看。

  代价就是很快就会窒息,死去。

  她妄想的自由,从来都不曾有过。

  她所有的挣扎,只是让她更加可笑了而已。

  她所有想说的话都变得毫无意义,最终只轻嘲着勾起了唇角:

  “你说得对,我哪里有资格选择?你要娶我,我应该心怀感激地跟你道谢才是。”

  宫北曜听着她阴阳怪气的语调,仿佛在讽刺着他的自作多情,心下不由烦躁。

  她很快做了决定,开口说道:“嫁你可以,我有条件。”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