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35章 最简单的爱情,才是天下最难的事

不知是来自身体,还是来自心里的疼痛,正以疯狂地的速度激增。

  有一瞬,盛千夏几乎无力招架这份痛苦。

  宫北曜在盛千夏身上疯狂驰骋,只觉得有股血液在体内狂涌。

  她眼底充斥着绝望,却始终一言不发。

  她怎会知道,他故意弄痛她,惩罚的不过是自己。

  比起他心里的痛,她身体所承受的到底算得了什么!?

  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随意在他生命中走来走去!

  而她却一次一次挑战他的耐心,踩着他的尊严,踩碎他的心!

  她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在她的面前,是一个如何可笑的小丑!

  他总是一次一次学不乖。

  总是一次次想要给她他拥有的一切。

  而她每次都会将他的热烈无情摔碎。

  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把她栓在自己身边。

  而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逃走!

  时光仿佛带他回到十五岁那年。

  那一年,他将一只耳机塞在她的耳朵,跟她听同一首歌: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你靠着我的肩膀,你在我胸口睡着,像这样的生活,我爱你你爱我。’

  恍惚,少女的声音犹在耳畔。

  她说,宫北曜你以后一定会找到更好的人。

  她的拒绝如此绵软,让他连恨她的情绪都难以积攒。

  他从不想要什么更好的人,他从来只想要她而已。

  她究竟是不懂,还是从不想懂?

  宫北曜回过神来,看着身下咬唇,皱眉,脸色苍白,被/迫/承/欢的女人。

  她的表情如此痛苦。

  好像对她来说,他所给她的一切,都是耻辱!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

  原来最简单的爱情,才是天下最难的事。

  他只想要简简单单去爱,为什么却那么难?

  那么那么难?

  就在她感觉自己就要死去的时候,宫北曜突然狠狠地推开她,仿佛推开一个令他恶心的垃圾,绝尘而去。

  砰地一声,房门被重重锁上,房间里一片旖旎。

  盛千夏恍惚忘记那个模糊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无边无际的寂寞和寒冷铺天盖地而来,她用力抱紧,却依然觉得,好冷好冷。

  原来,最难过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就像她现在,仿佛窒息一般得痛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盛千夏在宫北曜离开两个多小时后,才终于有力气起身。

  剧烈的痛感直到很久以后都没有减轻。

  她强撑着身体,忍着剧痛洗了个澡。

  浴室里氤氲的雾气,温暖的围绕着她。

  喷洒里喷出来的热水自她的头顶淋下。

  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哭过。

  她的睡衣被他撕得粉碎,完全不能穿了。

  洗完澡,盛千夏颤抖着手指,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男士衬衫,套在自己身上。

  她怎么能奢望他对她温柔以待?

  她三年前就被他甩了!

  虽然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跟她结婚。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能甩她第一次,就能甩她第二次。

  而且上一次她被甩之前,他对她还那么好。

  那时候的她都会被甩,何况现在,他只是把自己当成玩物。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