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37章 宫少怎么可能真的跟你领证?

凌慕夜顿时恼羞成怒:

  “你以为宫少是什么人?

  能随随便便跟你这种落魄千金玩真的?

  如果宫少真的那么在意你,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把你父亲救出来?

  好好想清楚,谁才是你可以依靠的男人!”

  盛千夏冷若冰霜地反诘:“他不在意我,你在意我?这些事就不劳凌少你费心了!他一定会救我爸出来。”

  凌慕夜痛不可遏。

  “千夏,你又何必一定要为了报复我而伤害自己!?宫少不是适合你的男人,不要再天真了!”

  “他不是适合我的男人,你是?!”

  盛千夏冷笑:

  “就算他如何不在意我,也总比某些把我爸送进去的人强多了!”

  凌慕夜见她如此狠绝,只觉得心脏剧痛无比。

  他承认这件事他做错了。

  他愿意用自己以后的人生,去弥补对她的亏欠。

  “千夏。”

  他放缓了语气,仿佛恢复了往常的温润。

  “如果你肯回到我身边,我现在就能让你们一家团聚,取消对你爸的控告。”

  如果不是她亲眼见证了他的残忍,她真是要被他温润的语气迷惑。

  她当时是怎样天真,竟会觉得他是个单纯善良,温润如玉的男人?

  盛千夏冷冷地拒绝了他。

  “承蒙凌少厚爱,我没你这么厚颜无耻。没有你,我也能把我的父亲救回来。我为什么还要把自己送到你的面前,让你凌辱?无时无刻不恶心着自己?!”

  她竟然说他恶心!

  “回到我身边是恶心?你做宫北曜的晴-妇就不恶心!?”

  “晴-妇?你以为每个人都那么恶心!?现在我是宫少奶奶!懂吗?我跟他领证了!”

  她的一字一句都好像扎在凌慕夜心口的刺。

  “领证?呵!你没必要为了骗我编造这么可笑的谎言。宫少怎么可能真的跟你领证?”

  凌慕夜表面平静地冷笑了一声,然而眼底,早已出现深深的裂痕。

  “你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充其量不过是我不要的过去式而已。我的人生又不是为你而活。没什么事就让开吧,凌少!”

  她狠狠甩开他。

  她说他是过去式,这些话深深刺激了他。

  他并不死心!

  “如果是真的,他为什么不给你一场婚礼?没有婚礼的婚姻还叫婚姻?你宁愿这样作践自己,也不肯回到我身边?”

  盛千夏只觉得可笑之极。

  “凌少大概忘了,到底是谁让我不得不这么贱。”

  凌慕夜听到她的反问,脸色顿时一阵青白。

  他语气妥协地说道:“千夏,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我愿用我的余生弥补对你的亏欠。”

  盛千夏忍住呕吐的冲动,对他说道: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我没有吃shi的癖好!凌少就不用再自荐枕席了!另外,我跟我老公的感情很好!非常好!不用你一个外人来恶意揣测!也不是你随便YY我们过得不快乐,我们就会不幸福!让开!”

  她真的狠狠推开了他,走了。

  凌慕夜像一尊雕塑一样僵在原地。

  十二月的冷风灌进他的身体。

  他看着她穿着男人的衣服,绝尘而去的背影,只觉得比死还冷。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