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38章 既然他没有回来,她不妨亲自去找他吧!

她对他的不屑、敌对、冷待,全部都像针,一针一针刺入他的五脏六腑。

  凌慕夜做梦都没有想到。

  这个他曾经以为柔软得像一朵云的纯白女孩,竟然如此果敢狠绝。

  而失去她,不过才几十个小时而已。

  他却觉得,像过了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一样漫长!

  盛千夏打了一辆车,甩下凌慕夜离开。

  许久之后,盛千夏的身体才像被抽空了一样的虚无。

  她怎会如此夸下海口?

  她和宫北曜的感情分明乱七八糟!

  可是,她在这里偶遇凌慕夜,也让她深刻的意识到。

  只要有凌慕夜在,她想要脱离宫北曜去做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又何不好好利用这场婚姻。

  反正随时都会结束,何不在结束之前,让它将利益发挥到最大值。

  她需要宫北曜的帮助,尽管屈辱,也不过如此而已了不是吗?

  至少宫北曜能帮她处理父亲的事,而她现在离开他,就只能沦为凌慕夜的玩物。

  盛千夏想到这里,给宫北曜打了一个电话。

  可是,电话并没有被接通。

  他的手机关机了?

  盛千夏的心情莫名有些混乱。

  想到一个人却得不到回应的感觉,她曾体验过太多次了。

  她放下手机,又回去宫家的古堡等他。

  谁知,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三小时过去了……他仍然没有回来。

  她等得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

  盛千夏从梦中惊醒。

  他好像并没有回来过。

  也许是因为有求于他,所以才觉得等待如此难熬?

  醒来没有看到他,她的心情竟然会如此如此混乱。

  昨夜也是,一直在做着乱七八糟的梦。

  梦里都是他绝尘而去的无情背影,是她苍白无力的青春年少。

  盛千夏找了一圈,仍是没有找到他。

  她的心情更是凌乱了。

  他昨晚彻夜未归?

  看来昨晚她真的惹怒他了。

  他不会因为生气不再帮她处理她父亲的事吧?

  现在她完全没有办法跟父亲见到面。

  她想知道父亲的事,必须要通过宫北曜。

  她必须要找他和解——

  既然他没有回来,她不妨亲自去找他吧!

  *

  宫集团A市总部。

  盛千夏整理了一下心情,走进公司大堂。

  “您好,请问找谁?”前台接待问她。

  “我找宫北曜。”盛千夏说道。

  前台听说她找的是宫北曜,脸色变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

  “抱歉,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她说着,坐回座位,拿出一瓶指甲油,开始涂指甲。

  “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请你帮我跟他说一声,我叫盛千夏,他会见我的。”

  接待盛千夏的前台服务生,听她说完,唇角顿时浮现出一丝讥诮。

  “我叫云彩儿。”

  “?”盛千夏一头雾水。

  云彩儿的唇角冷笑。

  “只要报自己名字宫少就会挨个去见的话,我们公司早就被踩塌了。”

  “……”

  云彩儿眼神冷冽地扫视盛千夏,刻薄地说道:

  “每天嚷着要跳楼想见我们宫少的人倒是很多。前两天还有一个呢。还真给她见着了,据说宫少特地处理了这件事。那个跳楼女直接哭着从房间里跑出来了,据说被拒绝得很惨。你要不要也试试?”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