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4章 就算我不要了,也没有人能捡

“你干什么!”她的腰撞在柜子上,痛得一瞬间失去了力气。

  宫北曜将她的双手擒住按在柜子上。

  接着,无情地闯入了她的世界。

  撕裂般的痛苦让她瞬间愣住。

  她的双瞳震惊地放大,又不可思议地紧缩——

  他疯了!!

  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他毁掉她一次人生还不够,还要再来毁第二次!

  “宫北曜,你给我滚出去,滚——”她歇斯底里地挣扎。

  他不仅没有滚,反而更加恶劣地撞击她,撕裂她,羞辱她!

  “只上过一次不是能结婚的关系,那两次呢?”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没有爱情是不能结婚的关系,那就做到你觉得能结婚为止!”

  盛千夏声音嘶哑:

  “没有爱情就是没有爱情,就算再做一万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世界上女人那么多,你不必一定要赌上未来对我负责!总有一个喜欢你的,你也喜……”

  宫北曜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颌,迫使她跟他对视。

  “盛千夏,听清楚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

  “招惹过我的女人,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就算我不要了,也没有人能捡!而你——我用着还算满意,暂时还不会换。”

  “我不管你以前跟谁交往,交往过多久,发展到什么程度。从现在开始,你只能记着我的名字,记得我是你的男人!”

  “乖乖听话,所有别人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别人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盛千夏的瞳孔骤然紧缩:“我要爱情你能给我?宫北曜,别把自己想的无所不能,也不要把别人想的一无所有。”

  宫北曜心脏骤然一缩,眼底掠过一抹难以探究的光芒。

  的确,爱情这种东西,只靠一个人努力是没用的!

  他捏着她下颌的力道加重一些,意味不明地勾着唇角:

  “我不能给的,你以为凌慕夜能给?不要相信爱情这种可笑的情绪,女人太天真会显得很愚蠢!”

  他狠狠地撞击她,好像故意要让她痛!

  盛千夏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摁住,碾碎,再也无法跳动。

  她的脸色越来越白。

  撕裂般的痛楚淹没了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恶意的报复才终于结束。

  他像个高贵的王者,托着她的下颌对她说道:

  “好好想清楚再回答,下一次来找我,我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盛千夏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他的警告。

  她强行镇定着推开他,迈步走到门口,开门离开房间。

  砰地一声巨响,门被她狠狠摔上——

  好像对他最后的眷恋,也在这一瞬间尽数化作了灰烬。

  她得多贱才会再找上他?

  她死死握着拳心。

  比身体的痛更加痛苦的感觉淹没了她。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被他撞断腿的那次,没有拒绝他的‘负责’!

  整个十四岁,她的人生里只有宫北曜。

  她最喜欢的,她最讨厌的。

  她本该讨厌,却莫名其妙喜欢上的。

  她明明喜欢却忍不住讨厌的——宫北曜。

  而他,什么都不会知道!

  他只是为自己所犯的错误,对她补偿,例行公事在对她好。

  她喜欢他,她讨厌他,其实他根本都无所谓。

  十五岁那年,她拜托了很久,才向人学会了怎么做巧克力。

  她反复练习也不知道多少遍,才小心翼翼地将这份心意送到他的面前。

  可他,却当着她的面把巧克力砸烂了!

  他还说,他就算喜欢一只猪,也不会喜欢她。

  恭喜他!

  现在她对他的讨厌变本加厉!

  也绝不会喜欢他!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