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49章 凭你,有什么资格处置我?

看她把自己弄成什么样,还有心思管这种无聊的蠢事!宫北曜说不出的烦躁。

  盛千夏说道,“我已经满血复活了,而且医生也不可能来的这么快。”

  有仇不当场报,她怎么能睡得着?!

  “这个人你也要求情?”宫北曜的脸色满是不悦,“盛千夏,别说我没警告你,太仁慈只会让人觉得你很愚蠢!”

  盛千夏唇角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对宫北曜说道,“仁慈也要看对方是谁。”

  他没有说话,算是默认同意让盛千夏来处理了。

  云彩儿简直不敢相信。

  盛千夏随便两句话就摆平了宫少?

  宫少竟然让她来亲自处理这件事?

  还是说,宫少其实根本不是真的要炒她鱿鱼,只是卖给盛千夏一个面子而已?

  这个盛千夏,一定也不会那么不识抬举,让宫少难堪。

  云彩儿想到这里,立刻对宫北曜说道:“谢谢宫少不跟我计较,我以后一定好好工作!”

  盛千夏无语地扯了扯唇角。

  这个云彩儿有没有搞错?

  谁说不计较了?

  她可没有她长相那么好欺负,有仇必报才是她的作风。

  她不能让不相干的人受到牵连。

  同样的,她也不想伤害过她的人好过!

  “我有说放过你吗?”盛千夏说道。

  “我都求过你了,你还想怎样?”云彩儿看都没看盛千夏一眼。

  求她还摆出这么高傲的神情?

  她是一出生就欠了云彩儿八百吊钱吗?

  还是利滚利的那种!

  盛千夏唇角勾起一抹捉摸不透的笑意,淡淡地反问:“如果我没有记错,刚才你说,这辈子都不会求我这样恶心的苍蝇?”

  云彩儿脸色难看之极,“一场误会而已……”

  “扔我衣服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爽?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那件衣服是谁的。

  我让你看一下衣服上的标志,你连一眼都觉得吝啬。

  我跟你有什么交情,来替你求这份情?”

  “我不是故意的。”

  云彩儿生怕她把自己刚才做的事说给宫北曜听,不免有些受惊。

  这个盛千夏真是不识相!

  云彩儿不是故意的就能把她衣服扔喷泉里?

  那要是故意还不得把她扔海里去?

  云彩儿的道歉毫无诚意,盛千夏自然也不会就此作罢。

  盛千夏继续说道:

  “还有我衣服上的指甲油,刚才听你说,我浑身上下都没有这瓶指甲油值钱。

  看来这指甲油真是价值不菲。

  多少钱?我赔给你。”

  “贵是挺贵的,但赔钱就不必了。我们就这样,化干戈为玉帛。”

  “那可不行,欠债不还的话,我会一直惦记着,寝食难安的。”

  盛千夏‘笑着’说道。

  她说着跳下宫北曜的怀抱,端起前台放着的半瓶指甲油,毫不客气的甩在云彩儿的身上。

  刚才云彩儿就是用这瓶指甲油这么对她的!

  云彩儿的脸色就像指甲油一样精彩,怒吼:“你疯了!”

  “现在你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在这瓶天价指甲油的点缀下,变得高贵起来了吗?”

  盛千夏不急不缓地笑着问云彩儿,将刻着‘盛世佳人’四个字的指甲油空瓶扔回到云彩儿的怀里。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