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6章 拿什么资本跟我谈?

整个世界宛若都因为盛千夏的到来,被轰然炸裂。

  谢唯一好像也没想到,盛千夏还会出现在这里。

  她身体骤然一凌,下意识地去抓凌慕夜的衣角。

  “那不是盛千夏吗?现在整个盛氏集团都姓凌了,盛家所有人都被扫地出门。要是我,早就挖个坑,把自己的脸埋起来了。她竟然还敢进来!”

  “她不会打算来抢婚吧?”

  “抢婚?笑死人了,她能抢走唯一的男人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唯一是什么身份。”

  谢唯一是什么身份?

  曾经是个父不详的私生女,最近被谢家认回去了,现在是个千金大小姐。

  她是什么身份?

  落魄千金!

  而且,曾经和宫家均分A市天下的盛家,早已在许多年前没落衰败,至今一蹶不振。

  而就在刚才,彻底破产了!

  可是——

  为什么呢?

  盛千夏不太明白这一切巨变的起因。

  “凌,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盛千夏直视着凌慕夜,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爸收养你,栽培你,从没有一秒钟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毁掉盛家,毁掉我爸的一切?”

  不仅如此,今天他还直接跟谢唯一订婚,把她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冷笑话!

  凌慕夜早就知道她会来。

  只是,她比他以为的,来得晚了好多。

  但能看到整个盛家被他玩弄鼓掌之间。

  看到自己仇人的宝贝女儿,被他狠狠摧毁羞辱。

  一切都值得了!

  “收养我?毁掉我的家,害得我爸妈自杀身亡的人收养了我,我还要感恩戴德?”

  “栽培我?对我愧疚再把你硬塞给我了,就是没亏待我?”

  “他以为,我娶了你,他就能赎罪了?做梦去吧!我就要让他尝尝所有的一切都被毁的干干净净的感觉!”

  盛千夏整个人如临冰窖。

  眼前这个男人冷酷无情,残忍狠厉。

  哪里有她记忆中温文尔雅的样子?

  她的发梢还在滴答流淌着冰冷的雨水。

  可她觉得,他比十二月的冰雨还要冷。

  “人生本就是起起伏伏,自杀是懦夫的行为,没有人该为他们买单!你的复仇也适可而止吧!毁掉盛家,把盛世集团的股份,都纳入你的名下,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把我爸送进监狱?立刻把他放出来!”

  “一夕之间遭受这样的家庭巨变,盛大小姐怎么还这么天真?”

  凌慕夜朝着盛千夏走近。

  “要放他出来?你现在不过是一个身无分文的落魄千金。连今晚住在哪里都没有着落。拿什么资本跟我谈?”

  盛千夏唇色苍白:“你——”

  “如果你是我的晴-妇,说不定我会考虑一下。”

  凌慕夜冷冷地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唇角泛着嗜血的冷笑,

  “看在你以前还算听话乖巧的份上。现在跪下来求我,也许我会同意让你当我的晴-妇。”

  仿佛在故意羞辱她一样,他的语气冰冷刺骨。

  盛千夏真的不敢想,竟然会从自己未婚夫口中听到这一番话!

  昨天他让她一个人去婚纱店试婚纱,就是在策划着让她家破人亡?

  此刻的他如此陌生。

  如果他做这些只是为了复仇,那么他做到了!

  他毁掉了盛家的一切。

  也毁掉了她心中完美的形象。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