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99亿夺婚:盛宠,小新娘! 第8章 真是贱人自有绝配

凌慕夜的脸色,顿时难看之极。

  盛千夏刚要离开,就又被谢唯一拦住了。

  “盛千夏,我知道你嘴巴很硬。可慕夜不要你了是事实!希望你从今以后都记得这个事实,不要再舔着脸来找他。他是我的!”

  真是贱人自有绝配!

  盛千夏的唇角浮现出一丝讥诮。

  “谢小姐喜欢吃shi的癖好很特殊,就不用担心别人抢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

  谢唯一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羞辱,扬手就给了盛千夏一巴掌。

  可是她还没有打到盛千夏,手腕就被凌慕夜截住了。

  倒是盛千夏,反手给了谢唯一一耳光。

  啪地一声巨响——

  谢唯一被打得侧过脸去。

  凌慕夜和谢唯一都没有想到事情的转变,一时间双双愣住。

  直到在场其他人开始议论起来,谢唯一才恍惚地回过神来。

  她捂着自己的脸颊,恼羞成怒地瞪着盛千夏:“盛千夏,你居然敢打我!!”

  “先扬手的是你。”盛千夏对谢唯一说道:“这叫正当防卫。”

  她真没想到,她骂凌慕夜是shi,他居然还帮她。

  男人是不是都很贱,她温柔以待时,他不屑一顾。

  她不屑一顾时,他又纠缠不清?

  “慕夜,你放开我的手!”

  谢唯一的手腕还被凌慕夜握着。

  “你什么意思?他骂你我帮你,你还帮她,让我白白给她打?她打了我,你不替我报仇也就算了,还不让我还手?”

  “我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动手?”凌慕夜冷冷地说道。

  谢唯一愣住——

  他竟然说,他的女人?

  盛千夏是他的女人,那自己算什么!?

  盛千夏倒是先笑了,原来禽兽是分不清自己的女人是谁的。

  他以为他这样随便帮她一下,她就会感恩戴德,忘记他对她所做的一切?

  做梦!

  盛千夏不想再留在这里。

  她提了提婚纱的裙摆,打算离开。

  谁知道,谢唯一却故意踩住了她的裙摆。

  盛千夏毫无防备,顿时失去重心——

  她摔在了旁边的酒桌上,撞翻了餐桌上的酒水。

  菜肴掀翻。

  有许多染在她的头发上、脸颊上、礼服上。

  谢唯一指着狼狈不堪的盛千夏,冷冷地道:

  “盛千夏,你真会演戏。苦肉计演了一出又一出!以前演瘸子演的挺好,怎么不继续演下去?没准慕夜会可怜你一辈子!”

  “够了——”凌慕夜恼怒地拧着眉打断了谢唯一。

  谢唯一见状更加生气!

  她拿出一沓钱,毫不客气地甩在盛千夏的脸上——

  “很缺钱吧?你爸被送进监狱,连保释的钱都拿不出来吧?这些都送你,祝他早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粉色的纸币撒向盛千夏的四周。

  有一些散落在她的指边。

  有一些散落在她的脚边。

  盛千夏的脸色骤然僵冷。

  “怎么?嫌钱不够?没事啊,还有!”谢唯一继续拿出一沓钱,甩向盛千夏,“怎么样?够不够?”

  “不够?也是,你还有个有心脏病的妹妹,心脏病人是要花很多钱的,就当是做慈善了。”

  “这样呢,够不够!?”

  谢唯一把一沓又一沓的钱,甩在盛千夏的脸上。

  这样赤果果的羞辱和挑衅,让整个会场气氛尴尬。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