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品医圣 第33章 夺走初吻

许诗涵的眼眶红润,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初吻就被这个混蛋夺走了!
  自从这个混蛋闯进他的生活,她就感觉到生活没有平静过。
  任非凡捂着自己的脸,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你别哭啊……我会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你混蛋……”
  终究还是女人。
  任非凡无奈的耸耸肩,他作为那个地方出来的战神,什么都不怕,唯独怕的就是女孩子哭。
  很快,许诗涵似乎想到了什么,咬咬牙,擦干眼泪,狠狠的瞪了一眼任非凡便上楼了。
  “任非凡,你等着!老账新账一起算!”
  此刻任非凡已经成为许诗涵的头号目标了。
  过了一个小时。
  许诗涵换了一身衣服来到楼下,此刻她又恢复了冰山的模样,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任非凡,作为我的贴身保镖,你是不是应该跟着我出去?”
  许诗涵双手抱在胸口,来到任非凡的面前,冷言说道。
  你永远不知道女人翻脸的速度有多快,至少许诗涵只花了一个小时就从初吻中缓过来了,关键这家伙似乎不生自己气啊。
  不过,怎么感觉这丫头有点诡异呢。
  “这么晚了,我们饭都没吃,你要去哪?”
  “陪我去一个酒会。”
  许诗涵打了个响指,由不得任非凡拒绝,便向着车库而去。
  这个酒会一开始许诗涵是拒绝的,但是一想到刚才任非凡夺走了自己的初吻,便心生一计。
  你个大色狼,待会我会让你成为所有人的目标!
  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许诗涵嘴角出现一道狡黠的笑容。
  ……
  酒会设在临城的城南的一个高端会所内。会所叫“昌海雅阁”,地处郊区,环境优雅,并且是周家的产业。
  虽然周家的力量向着江南省和京城延伸,不断上爬,俨然和许家崔家产生了一道分水岭,但是临城是周家的根,自然有人维系。
  哪怕许国生也不敢在周家人面前造次,可见周家的底蕴。
  而昌海雅阁正因为周家的关系,从来都不会有人敢闹事,渐渐的成为了临城上流人士的聚会场所。
  许诗涵下了车,从包里拿出一张烫金的卡片给门卫看了一眼,便和任非凡向着里面而去。
  到了里面,任非凡便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了,这许诗涵换的是一身晚礼服,但是自己却依旧穿着皱巴巴的夹克,哪有人晚会这么穿的,这不是摆明闹事吗?
  上流社会,对于这种酒会的服装穿着要求是很高的,哪怕任非凡是个保镖。
  这一点,任非凡很清楚,对于身边的少男少女对自己投来嘲笑的眼光,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
  任非凡看了一眼许诗涵,发现后者正笑看着自己,才明白这丫头是故意。
  虽然心里有些不快,但是任非凡也不想说什么。
  她爱玩就让她去玩吧。
  正在任非凡无奈的时候,腰间一阵清凉。
  下一秒,任非凡就看见了让他震惊的事情!
  只见许诗涵伸出右手,触碰到任非凡的腰际,一双纤细而又白皙的手攀上了任非凡结实的手臂。
  许诗涵居然挽着自己!
  这一刻,任非凡真的不淡定了!
  虽然女人会变,但是这变的也太夸张了吧?
  前一秒就骂自己色狼来着,下一秒就开始吃自己的豆腐了?
  许诗涵和任非凡从踏入昌海雅阁的瞬间就成为了现场的焦点。
  毕竟许诗涵在临城是数一数二的美女,还有着神秘的背景。
  无疑是众人心中的女神。
  但是这一刻,原本那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居然挽着一个男人的臂膀!
  而且是这么的亲热!
  我的天!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临城第一冰山女王居然挽着一个一身地摊货的家伙?
  什么鬼?
  难道是隐藏的什么大少爷?
  不科学啊,这个家伙从来没有出现过。
  远在昌海雅阁东南角的几个人男子原本在嬉笑闲聊,但是当看见许诗涵和任非凡的时候,一个颇为俊朗的男子突然闭口不言,紧握拳头,眉宇间闪烁着一丝怒意。
  “我马骏得不到的女人,岂是别人可以染指的,许诗涵,你不是一直高傲吗,没想到你居然喜欢的是这种货色。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任非凡突然间感觉到一丝杀意,不用转头便发现了马骏。
  此人如此阴狠?我两虽未谋面。
  哪里得罪这个家伙了?
  任非凡悄悄的留了个心眼,便同许诗涵向着里面走去。
  ……
  “哟,咱们临城的冰山美人今天居然破天荒的带了个男人,也不知道多少临城的青年贵族今天要哭死了。”
  就在两人准备向里走的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只见一个身穿旗袍,面容娇好的女子扭着硕大的臀部向着许诗涵走来,女子的身旁是一个颇为邪魅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任非凡敏锐的感觉到一丝阴冷。
  这个男子有古怪。
  许诗涵自然是看见了面前的两人,秀眉一颦,冷声道:“郑世怡,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
  郑世怡脸色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边笑边伸出手想要拍拍任非凡的胸膛,没想到任非凡一个侧身让她扑了个空。
  “哟,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小兄弟和你脾气倒是有些相近。不过看这小兄弟瘦弱的样子,怕是在你身上几分钟就缴枪吧。我还纳闷许诗涵你最近怎么消瘦不少,原来是每天晚上都这么操劳啊。”
  郑世怡如此露骨的话让许诗涵俏脸一红,怒意很快爬上她的脸庞,身旁的任非凡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许诗涵牙齿咬的咯咯响。
  任非凡很清楚,这个叫郑世怡的家伙估计和许诗涵是死对头。
  想到了这个层面,任非凡倒是也不惧,拍拍自己的胸口,掸掸灰尘,开启望气决,许久才笑道:“我脾气怎么样不用你说,我只是怕你那肮脏的身体碰到我而已,昨天晚上你和那三个男人玩的很尽兴吧?”
  此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以为任非凡在骂人,但是没有人注意到郑世怡的眼眸那一闪而过的震惊!
  不可能!
  昨天我和三个男人一起做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难道这家伙看到了?
  
  郑世怡因为一些原因,那方面要求比较多,昨天晚上她找了三个男模特一起游戏。
  但是这种隐秘的事情居然被这个小子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她整个人都有些慌乱了。
  “臭小子,你满口胡言,你……”
  郑世怡完全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起来。
  但是就是这样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有些狐疑了。
  郑世怡的嘴巴是出了名的溜,一般都是她调戏别人,很少被人调戏,也很少有人让郑世怡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
  难道这个小子说的话是真的?
  许诗涵看着面前的女人的反应,心中肯定了几分。
  “真是恶心,居然和这么多男人……呸呸呸,不对,任非凡咋知道的?”
  下一秒,许诗涵诧异的看着任非凡,却发现任非凡嘴巴上挂着招牌的笑容,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
  不会……那三个男人有一个就是任非凡吧。
  卧槽!
  任非凡你居然是这种人!
  我看错你了!
  你个色狼!不对是超级无敌变态色狼!许诗涵原本的诧异也变成了怒意,下一秒,许诗涵伸出白皙的手,在任非凡的腰间微微一转。
  “嘶……”任非凡下意识叫了起来。
  “让你和这种女人做!”许诗涵白了一眼任非凡,撇过头去。
  任非凡一听,顿时一脸黑线。
  感情这妞是怀疑自己了!
  我日,我哪会看上这种货色!
  这逼装的有点坑爹!
  任非凡强忍疼痛,在许诗涵的耳边轻轻说道:“你傻啊,我这么高的眼光,怎么看的上这种货色,我宁可和我的五姑娘做,也不会和这种女的做啊。”
  许诗涵一听瞪了一眼任非凡,似乎没有原谅他的意思,骂道:“好啊,任非凡,你还和五个姑娘……,你更恶心!”
  许诗涵还默默的竖了个中指给任非凡。
  任非凡这次是彻底无语了,这许诗涵居然听不懂……五姑娘是啥!
  是我的麒麟臂好吗?
  救命啊……年纪轻轻就有代沟了……以后的同居生活肯定不愉快!
  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落入郑世怡的眼中更是愤怒!
  但是理智很快让她恢复过来,对于这个小子为什么知道自己昨晚的事情,她显然认为是猜的。
  想通了这一切,她又笑呵呵道:“不知道小兄弟在哪里高就呢,我身边这边是龙虎地产的少东家,想必临城第一美女许诗涵看上的人也差不到哪去吧。”
  从任非凡的穿着来看,显然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郑世怡想要用地位来打压任非凡。
  但是任非凡岂能让她如意。
  “我是谁关你鸟事,你有病啊!”
  这一瞬间,整个宴会厅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刚才的事情郑世怡显然不打算追究,但是这个小子居然又破口大骂起来,这素质也太低了吧。
  郑世怡就算在好的涵养也控制不住,冷声道:“你别以为许诗涵站你背后我就不敢动你,在这个世界敢骂我有病的,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你真的有病!”任非凡依旧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一次,就连许诗涵也看不下去了,虽然她并不惧怕郑世怡,但是任非凡这样骂人也站不住脚吧,到时候如果有人要动任非凡,自己也救不了对方。
  呸呸呸,谁要救他?
  我带这个家伙来这里就是让别人找他麻烦的!
  但是……
  许诗涵按了按太阳穴,不再想这种事情,扯了扯任非凡的夹克。
  “你没必要为了我这样,别骂了……”
  但是任非凡丝毫不为所动,而是装作一脸委屈的模样:“但是这个女的真的有病啊!”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任非凡。
  这家伙到底是哪来的傻X啊,居然这么骂人,骂一次可能是口误,三番五次的骂,这就真的过了!
  难道这个家伙不知道郑世怡在江南省的可怕背景吗?
  所有人都同情的看着任非凡,他们都很清楚,任非凡这次真的谁也救不回来了。
  郑世怡的父亲在江南省可是坐到了公安厅的位置,而且其父又是老来得女,所以对郑世怡疼的不得了,曾经有个江南省家族的少爷偶然调戏了下郑世怡,结果第二天,那家族的产业链全部被封锁,一夜之间家族被毁!
  “好!很好!”
  郑世怡整张脸都黑了,任非凡在她面前此刻就好比一个死人,她不介意在父亲前“美言”几句,到时候她要让任非凡在她面前跪下!
  “任非凡,别以为许诗涵站在你背后,你就能够高枕无忧,我告诉你,你还有十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后,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许诗涵身体微微一怔,突然间有些自责起来,如果自己不带任非凡过来,任非凡就不会得罪郑世怡了。
  自己带任非凡来,虽然一开始的目的是让任非凡得罪一些人,顶多是一些小小的惩罚,但是现在好了,居然得罪了郑世怡这个业界出了名的难弄之人。
  她和郑世怡的关系几年前就很僵,她也很清楚郑世怡的脾气,这次对方显然是要来真的了,任非凡的处境很是堪忧!
  实在不行,自己只能去找父亲帮忙,但是如果郑世怡打算鱼死网破的话,她的父亲断然不会出手!
  怎么办?
  正在许诗涵急的团团转的时候,任非凡说话了。
  “喂,你是叫郑世怡对吧,你这几天有没有感觉下体瘙痒难受,而且一到晚上就会不停寒颤,只有行男女之事才能让这种痛苦略微控制,还有,你最近应该吃了不少安眠药和止痛药吧,月经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来了,对吧。”
  啥?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了,这任非凡不但没有惧意,反而搞的像个老中医一般点评道足了?
  下体瘙痒?
  男女之事?
  月经好几个月没来了?
  这种私密的事情,任非凡怎么知道?
  所有人可不认为任非凡真是什么老中医,因为这家伙全身上下哪里像个中医了。
  何况现在的中医不是都没落了吗?哪有西医疗效好?
  但是有心之人如果注意到郑世怡表情,必然能发现后者脸上写满了震惊。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