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强宠,半路捡个小娇妻 乍见之欢 第十章四面楚歌


  段清泽觉得自己现在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两次救了这个小女人,没想到她却一直想从自己的掌心里面逃走,既然想逃走的话,为什么两次受伤又偏偏让自己撞见呢?难道她不知道她现在出去是有多么的危险吗?想到这里,段清泽就觉得自己的胸中憋着一股气。

  “给我看好她,没有我的指令绝对不能把她放走。”

  小陈听到吩咐马上回道:“是。”

  小陈看着段清泽气势汹汹的背影,他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砰的一声便用力的把房门关上了,吓得小陈整个身体一个激灵,怎么一下子觉得少爷对这个女人格外的不一样呢?

  “怎么了?”段清泽把门打开,看着沈之涵手足无措地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的手机在不在你这里?我想先给的朋友打个电话。”可能是犹豫自知理亏。所以沈之涵说话的声音格外的小。

  “我把你从车子上面救出来就不错了,你见过车子被撞成什么样子了吗?”段清泽看着沈之涵。

  “那好吧。那……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我想打个电话。”段清泽把自己的手机扔给沈之涵。

  拿着手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沈之涵给池旭阳打了电话。打了第一遍没有人接,拨打了第二遍依旧没有人接。沈之涵看着手机,算了,自己过去也是给旭阳哥添麻烦,既然如此就干脆在段家多打扰几天算了。

  段清泽看着沈之涵满脸失望的表情把手机送回来心中不禁一阵窃喜。

  “怎么?没有给你的朋友打通电话?”沈之涵点了点头。

  “所以可能还得再麻烦你些日子。”段清泽凝视着沈之涵,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情。

  “只要你不要再无故失踪就好了。”沈之涵慢腾腾地挪回到了自己住的房间里面。看来自己还要再在这里住好久。沈之瑜应该也不能想到自己能在段清泽的家里面,想必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池旭阳在约定的时间一直没有接到沈之涵的电话,心中越发的着急了起来。把电话打过去,开始是一直没有人接,到最后就直接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池旭阳气得一下子就把手机扔到了地上。

  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子里面急的团团转。

  “马上派人寻找沈之涵。要快!”

  “是的,少爷!”秘书接到指令过后马上在南市找起来了沈之涵。连续找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找见人。陆陆续续的,南市已经有人闻到了风声,池家的大少爷在找沈之涵。眼见马上就要出事情了,池旭阳只能暂停明目张胆的在南市搜寻沈之涵。

  沈之瑜自从沈之涵消失过后给杀手们打了钱,却也没想到那个时候他们已经落入了段清泽的人手里。等再想找他们的时候电话也早就已经变成暂时无法接通了。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一些心慌,很怕出了什么差错,但是过了一个星期一直都联系不上,也没有见到沈之涵的身影,她便也安心了下来。

  晚上,沈之涵在房间里面等着私家侦探最后打电话过来确认沈之涵最后的下落。

  电话刚想起来第一声,她马上就把电话接了过来。

  “怎么样了?”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音是多么的兴奋,在她的心里这件事情早就已经成功了,现在无非是想再次确认一遍罢了。

  “没有找到沈之涵小姐的下落。”沈之瑜听到这话嘴角浮现了阴冷的微笑。

  “好的,事成之后马上就有人把钱转给你们。”

  夜凉如水,但是在沈之瑜看来确实一个非常令人开心的夜晚,自己就这么让沈之涵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她一手拿着一杯红酒,一手拿着沈之涵给她签好的授权书,眼神盯着授权书的不能移开。

  “在温哥华没有杀掉你真是我的失误,但是让你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又能怎么样呢?最后你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里面。”她看着授权书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沈之瑜一样。眼神里都是恶狠狠的凶光。

  “谁叫你总是跟我抢东西呢?这杯酒就当是敬你了。”被子里剩余的红酒被沈之瑜倒在了地上溅起一片水渍。

  池旭阳把整个南市找遍了还是找不到沈之涵,派去温哥华的人也没有她的音讯。时间越久他越着急。无奈之下,他打算去找沈之瑜去问问看是否知道沈之涵的下落。

  认为自己早就已经把沈之涵灭口的她志得意满的在自己专属的沈氏集团办公室里轻松地处理着自己手上的文件。

  “沈总,池先生找您。”一听说是池旭阳来了,沈之瑜脸上马上笑开了话。

  “快让他进来。”沈之瑜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的妆容,镜子里面的自己面带桃花,看起来女人味十足。她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满意的微笑着。

  池旭阳进来的时候满脸的杀气。

  “怎了旭阳哥?”沈之瑜觉得自己有点心慌,池旭阳望向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吃了似的。

  看着小秘书关门出去了池旭阳才开口道:“你知道沈之涵在哪里吗?”

  沈之瑜愣了一下,“不知道啊。”她永运自己惯用的装无辜计量,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池旭阳。

  池旭阳双手撑在桌子上面,整个身体向前倾斜逼近沈之瑜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是你的妹妹,你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她的安危吗?”池旭阳怒吼的声音震得整个办公室里的吊灯都换了起来。

  “旭阳哥。”沈之瑜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吓到我了。”池旭阳低下了头。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池旭阳很是伤心,对于沈之瑜面对沈之涵失踪的事情她居然一点反映都没有。

  “是我疏忽了。我以为妹妹只是不喜欢南市的环境又回到温哥华了,你知道的,她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她回来的时候我们大家也都不知道的。”

  她看着池旭阳后退了几步,走到了窗户的跟前。“她不喜欢接受束缚,这点你是知道的。我想她想跟我们联系的时候自然会跟我们联系的,不然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她的。”

  沈之瑜走到池旭阳的身边,手放在她的胳膊上想要安慰他,“她是我的妹妹,她不见了,我跟你一样着急,甚至比你更着急。”听到这话池旭阳抬起头来,眼见自己面前的女人眼神里满是关切,一点都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你真的不知道沈之涵在哪?”池旭阳再次询问道。沈之瑜对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真的不知道。”

  “那好吧。”池旭阳躲开了沈之瑜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既然如此的话,有什么消息我们再联络吧。”说完便离开了沈之瑜的办公室。

  沈之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神通红,“总有一天我要你像担心沈之涵一样担心我!”

  离开了沈之涵办公室的池旭阳努力回忆着还有谁在南市并且是和沈之涵有关系的,毕竟她才回来,可能认识她的人都不是很多。况且她和那些名媛相处的又不开心。出了自己和沈家人,他也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还有谁能够知道沈之涵的下落了。

  池旭阳把自己的头埋在胳膊下面。“还有他!”猛然间他想起来,池旭阳想起来还有一个人,那便是段清泽。那天两个人相偕离去的背影猛然间闪现在池旭阳的眼睛里。看起来不像是第一次见面,没准他会有沈之涵的下落。想到这这里池旭阳马上拿起自己的东西只身前往华盛集团。

  “对不起先生,没有预约您不能进去。”池旭阳被拦在了外面。

  “我找你们老板有急事。你知道我是谁的。”池旭阳在南市也算是声名在外的富二代了,所以即便是华盛集团的前台小姐也不敢太拦着他。

  “段总,池旭阳现在在外面吵着要见您。”段清泽放下了手上正在处理的事物抬起头来。

  “让他进来吧。”段清泽拧上了笔盖。本来池旭阳找到自己这里来就在自己的意料之内,要是他不来才奇怪。

  池旭阳冲了进来,步伐都有些不稳了。段清泽面带微笑的看着冲进来的男人。

  “坐吧。”池旭阳看着段清泽,两个人都是南市的红人,但是私下的交流见面确实还是第一次。估计谁也没有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居然是为了沈之涵这个女人。要是让南市的那些小姐们知道了估计就要伤透心了。

  段清泽站在池旭阳的面前满脸的疲惫,“我来是想问你找一个人。”

  段清泽对着池旭阳摊了摊手,“但说无妨。”

  池旭阳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会来找段清泽的。他停顿了一下便说:“你有没有见过沈之涵。就是沈之瑜的妹妹,长得和她一样的那个女人。”

  段清泽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没有。”回答的干净利落。

  “我们只是上次在沈家的宴会上见过而已,一面之缘,并没有过多的交际。你找她不应该去沈家找她吗?”

章节列表